一場14-0大勝背後的重大意義

亞洲勁旅伊朗於周四晚的2022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主場迎戰柬埔寨,憑著安沙列法特的「大四喜」,加上俄超辛尼特射手艾斯蒙大演帽子戲法,以14-0狂數對手,於小組暫以2戰全勝高踞榜首;但這場賽事除了球隊輕鬆大勝一場之餘,同時亦別具意義,因為除了是伊朗於今次賽事的首場主場賽事外,亦是伊朗40年來首次公開讓女性入場觀賞的賽事。
世界各地絕大部分國家都能看見不少女球迷於看臺上為愛隊吶喊助威打氣,但其實於一些伊斯蘭國家卻長年不會出現這種場面,伊朗就是其中之一。此前於巴列維王朝時期,女性於社會享有高度自由,但自1979年宗教領袖霍梅尼宣布廢除君主立憲制度,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後,由於神職人員擔心女性受男性的氣質影響,故禁止女性前往體育賽事場地,雖然法例上沒有明文規定,但一直成為國內的禁忌。
那麼,女球迷希望支持自己愛隊甚至國家隊又怎麼辦呢?沒有辦法,只得透過電視轉播觀賞賽事;一直以來,這個不明文規定於國內外都備受爭議,今年3月一位名叫莎哈(Sahar Khodayari) 的29歲伊朗女子為了抗議伊朗禁止女性於體育場館內出現,故決定喬裝成男球迷入場支持其愛隊伊朗勁旅艾斯迪加,怎料卻被當地警方拘捕,結果被判監半年;當莎哈得知將要成階下囚後,於庭外自焚,最終更因此喪命。莎哈死後,被當局極速埋葬,而其家人更受到當局恐嚇,不可對外透露太多,結果引發了伊朗很多網民的抗議,更蔓延至國際層面,大家紛紛認為這道禁令、警察、法院等幾方面都應該對其死亡需要負全責;曾效力德甲班霸拜仁慕尼黑的前國腳卡利米更表示禁令讓人感到噁心。事實上,現任總統魯哈尼已不止一次對解除這道禁令表示贊成,但受制於宗教當局的大力反對,故一直都只好作罷。
國際足協主席恩芬天奴已多次要求伊朗當局解除禁令,重新讓女性球迷入場觀戰,更有傳設下限期,要於伊朗於今次外圍賽中首場主場賽事中解禁,否則國際足協或會禁止伊朗參加國際賽,結果於國際各方的壓力下,伊朗最終妥協,於周四晚主場迎戰柬埔寨的賽事中,由之前的「做show式」只允許100名女球迷入場,到如今准許女性球迷自由入場支持球隊,結果賽事中有超過4000名女球迷見證著己隊以14-0狂數對手。
一年之前,若有人說伊朗快將會解除禁令,准許女性出現於體育場館的話,相信沒有多少人會相信,更會有不少人會認為這種想法只是癡人說夢,毫不實際,畢竟伊朗是一個以壓迫女性為人知曉的國家,但今天這個所謂天方夜譚的說法成為了事實,證明沒有甚麼事是完全沒可能,只要繼續不斷的爭取、抗爭,有誰能夠保證定必失敗呢?抓緊信念吧,香港人!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世界盃  外圍賽  伊朗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