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驕 - 摩連奴英超的最後探戈

紅色球探廣場 於 21/1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星期日的晚上, 晏菲路球場星光熠熠, 費格遜, 卜比查爾頓, 大衛基爾等曼聯傳奇人物也是這場大戰的座上客。當傳媒醉心於談論坐在後備席上的普巴, 或是那賽前16分的聯賽積分差距, 誰想到這兩個傳奇人物竟是送別摩連奴的特別來賓, 誰想到他們是收到曼聯管理層的請柬, 來參加一場曼聯的私人宴會, 也是為摩連奴舉辦的一場告別儀式。恥辱性敗給宿敵的一場劇本, 就像是曼聯給摩連奴的最後一份禮物。摩連奴的黯然離去, 就像一個時代的終結, 當年叱吒球壇的名帥, 今天也只能悄悄地隻身離開卡靈頓訓練場。

嶄露頭角的 Special One

遙想摩連奴當年, 歐聯初捧起, 雄姿英發。在39歲之齡捧起歐聯獎盃, 是誰也始料不及, 也讓整個球壇為之驚嘆, 摩連奴也成為當時球壇炙手可熱的主帥。從巴塞主帥卜比笠臣的翻譯, 做到雲高爾的副手, 再做到波圖的主帥, 摩連奴的豐功偉蹟可說是從這段時期建立基礎, 也成就出他的足球風格和理念。摩連奴的防守足球, 穩守突擊的足球戰術, 很大程度也是從卜比笠臣和雲高爾中偷師, 他自己也曾說過他們是自己的恩師, 是影響和成就他事業的重要角色。

(Source: Soccersweep)

(Source: The Independent)

這套主守的戰術, 不踢華麗足球的風格, 在當年使波圖創下三冠王歷史, 及後摩連奴更將同一套理念應用到04年的車路士和08年的國際米蘭, 同樣也在第一個球季取得空前成功。在國際米蘭奪得歐聯冠軍的一刻, 摩連奴喜極而泣, 更奔馳於班拿貝球場與球隊和球迷分享喜悅, 相信不少球迷也歷歷在目。這時的摩連奴年輕熱血, 激情四射,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人們也從那時再次肯定摩連奴的實力, 也足以讓他在2010年成為銀河鑑隊的主帥, 正式踏上事業高峰。

(Source: Goal.com)

患得患失的皇馬歲月

在皇馬的日子, 摩連奴已經是經驗老到的主帥, 不過面對著和宿敵巴塞的競爭, 摩連奴亦面對更多而且更艱鉅的挑戰。雖然第一季的執教沒有亮麗的成績, 但在皇馬的第二季, 摩連奴就能打破巴塞在西甲的壟斷, 也沒有人會再質疑摩連奴的領導。不過, 當時的皇馬在歐聯成績並不出眾, 而且好境不常, 摩連奴與當時作為隊長卡斯拿斯發生不和, 使皇馬陷入險境, 也為自己離開皇馬留下伏線。

(Source: Sky Sports)

(Source: El Confidencial)

重拾美夢的 Only One

重回昔日成名地車路士, 摩連奴把執教皇馬的成績複製出來, 也是第二季拿下聯賽冠軍, 但摩連奴似乎也把執教皇馬的問題複製出來, 與夏薩特等球員的矛盾, 與體能教練的衝突, 令車路士陷入混亂的泥濘中, 一落千丈的聯賽成績, 使他在第三季再一次給車路士辭退。這時的摩連奴, 已經飽經歲月的摧殘, 早生華髮, 不過雄心依舊, 最終在2016年, 從昔日恩師雲高爾手中接下曼聯主帥一職。

(Source: The Standard)

英超的最後探戈

曾經被喻為費格遜接班人, 此刻終於變成事實, 不論是摩連奴, 還是曼聯, 都是對對方充滿期待。在曼聯的日子, 似乎摩連奴面對的挑戰比任何人想像中都來的困難。球隊自從在費格遜離開後, 經歷著是巨大的變化, 而且變化牽涉很多層面和不同的變化, 不單單是人們看到換帥的變化這麼簡單。費格遜的離去, 走得不只是球隊的靈魂和精神領袖, 也帶走了球隊二十多年良好運行的管理系統。在舊時, 費格遜的角色不單單是主帥, 更是球隊管理層重要一員, 與球會主席大衛基爾合作無間, 權力之大無人能及, 這也不難想像。但費格遜的離去, 球隊漸漸把權力下放至著重商業價值的管理層, 這個轉變雖然在所難免, 但無疑使曼聯陷入一個要不段適應的狀態, 不單單球會管理層要適應, 教練團, 球員, 甚至球迷也要適應。

(Source: skysports.com)

管理層要適應沒有費格遜的日子, 先後請來莫耶斯, 雲高爾和摩連奴, 但球會背後是輝煌的球會歷史, 使球會和主帥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在面臨昔日冠軍陣容一個一個的離去, 球會在急於保持球隊成績的前提下不惜以高價收購各地聯賽球星, 但收購往往也給人感覺商業價值大於球隊實際需要, 以往的平衡打破了, 主帥再不能任意挑選收購名單, 也使主帥的工作不能得心應手, 摩連奴在季初就因收購名單問題以致與管理層關系破裂, 也間接促成摩連奴的離去。

除了管理層, 教練團, 球員和球迷也不斷適應著這亂石穿空驚濤拍岸環境下的種種變化。教練團要在短時間為球隊爭取成績, 維持球會的資產價值, 考的不再只是教練團的工作和主帥的功力, 也考考球迷的忍耐力。球迷要適應球隊重建帶來的不穩表現, 如果不能忍耐, 輕易受傳媒的渲染和誤導, 球會只會不斷在主帥輪替的困境中掙扎。

(Source: FOX Sports Asia)

說到傳媒, 摩連奴應該對它是又愛又恨吧! 愛是因為摩連總能透過傳媒去發揮他愛出風頭的性格, 插眼, 舉三指, 狂奔, 甩樽等畫面總能在大家腦裡浮現。此外, 他喜愛利用傳媒去輔助自己的教練工作, 說的是他透過傳媒發放消息製造球隊內部敵我矛盾, 以肅清球隊勢力過大的球星以平衡球隊的內部團結, 皇馬時期的卡斯拿斯, 車路士的夏薩特, 以致現在曼聯時期的普巴, 均是摩連奴精心安排的佈局。最後, 摩連奴更愛利用自己作為傳媒焦點, 用以分散傳媒對球員的注意力讓球員能專心一致為球隊和比賽作準備。不過, 傳媒也讓他恨之入骨, 球隊內部消息的泄漏, 球員對社交媒體的沉迷, 對球會不利的種種肥皂劇, 也是傳媒在娛樂性先行和資訊性高流通的大環境下所製造的產物。

現在的摩連奴, 早生華髮, 已不會再於綠茵場下奔馳, 不會再口誅敵對將帥, 大江東去, 以往的激情也隨時間流逝。當初摩連奴帶著重振曼聯光輝的雄心來到奧脫福, 如今輕輕的走了, 沒有半句感謝, 也沒有半聲掌聲。上年才為球隊捧起歐霸盃的獎盃, 今天已變為前領隊。或許人生如夢,倒不如一尊還酹江月。也許星期日的比賽, 不只是摩連奴為曼聯效力的最後一役, 更是他在英超的最後探戈。

(Source: Goal.com)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摩連奴  曼聯  英超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