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不正確下注定背鍋的奧斯爾——德土紛爭如何影響德國足球

Never say never 於 28/06/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回想四年前奪冠德國隊的紀錄片取名「團隊」,這屆德國隊可謂「分裂」。分裂指的不只球員,更多是情緒高漲至失去理性的球迷、名宿乃至德國社會。

世盃開賽前爆出奧斯爾和根度簡捲入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合照的事件時,除了德國本地人,或許從沒有德迷預料,原來這件事會嚴重影響更衣室氣氛乃至球場氣氛。奧斯爾作為更受囑目的球隊明星、路維眼中的favourite之一,更是火上加油地成為被媒體針對的主角。更可怕是,隨著德國表現不佳,提前於世界盃出局,世人開始將責任矛頭指向這位土耳其裔德國球員。這場愈演愈烈的政治風波,會否影響他的球員生涯?
合照事件的緣起,是德國社會近年因難民問題紛爭極多,而政府與鄰國土耳其的外交衝突越發失控。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為了動員選民支持,將目光放到在德的300萬名土耳其移民後代。但埃爾多安的造勢活動及言論不但引起歐洲多國憤怒,更有刻意挑撥德國政府與移民的「融入政策」之嫌。德國曾吸納土耳其人為勞動力,但移民多代的土耳其裔仍常面臨種族歧視、標籤及不公平待遇,甚至有研究指出多達一半以上的土耳其移民及其後代無法融入德國。因此近年土耳其裔德國人開始被土耳其威權主義吸引,讓認同土耳其的人重拾信心。

相信土耳其裔的奧斯爾和根度簡亦因此受吸引為埃爾多安所利用,並付出慘痛代價。在一片世界盃狂熱新聞中,奧斯爾和根度簡在友誼賽中,受到德國球迷的強烈噓聲也許不值一提。在這之前,6月初德國隊在科隆最後一場熱身賽開賽,根度簡的車亦在離球隊下榻酒店不遠的地方遭到蓄意破壞。根度簡知道後立刻憤怒地向科隆警方投訴。雖然最後德國取勝,但德國球迷不歡迎他的態度是顯而易見的。噓聲亦讓球員承受沉重的壓力,根度簡甚至在更衣室流下了眼淚。在為土耳其總統選舉的事件後道歉,德國媒體暫時「放過」了根度簡。
媒體大肆攻擊的對象集中在不擅言詞的奧斯爾身上。事實上,他並不是第一次被動地牽涉入政治。10年世界盃成名後,奧斯爾曾得到象徵「融入德國社會的傑出移民」的斑比獎,並由現任總理默克爾親自頒發。喜愛足球的總理對奧爾斯讚譽有加,亦曾獲總理公開支持。奧斯爾得獎後才開始在公眾面前表現出關心土耳其的行為,作為第三代移民,開始對祖父故鄉進行捐款(同時亦對國際性組織進行捐款),此舉當然受埃爾多安所讚揚。

或許這些正常行徑由於近年難民牽涉內政的問題愈演愈烈,在部分親右的德國人眼中變成了攻擊他的理由,但並不能成為合理的攻擊論據。前隊長拿姆在墨西哥賽前公開為隊友辯護:「(你們)必須要了解他。奧斯爾不是善談的人,要給他時間。」他表示隊友沉默應對政治問題的做法並不明智,但是能夠理解奧斯爾。默克爾更針對球場噓聲回應國民:「他們不希望令任何一個人失望,特別是德國的球迷。我認為兩人都沒有考慮過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合照會引來迴響。」 ​​​

因立場偏向同情難民令支持度跌到新低的默克爾,當然未能令德國社會就此收手。例如,《DIE ZEIT 德國時代週報》曾寫道:「穆斯林永遠不會成為完全的德國人。」反映德國社會在難民的衝擊下,開始懷疑這些移民並不那麼忠於他們的基本價值觀,懷疑他們「先是土耳其人,之後才是德國人」,儘管奧斯爾連土耳其護照也沒有。這情況被一些中立的德國人稱為「反土耳其的伊斯蘭恐懼症」。因此逐漸得到社會支持的德國極右黨AFD更發表針對奧斯爾的陰謀性言論:「德國球員故意消極踢球,目的是排擠拒唱德國國歌的土耳其裔球員奧斯爾,先輸一局逼路維換走奧斯爾,才開始反攻。」大多數人當然知道這並非事實,但大眾仍想要奧斯爾「去土耳其踢球」。這類從成名起德國媒體就特意點名針對奧斯爾的血統歧視,從未停息,至今愈演愈烈。一些種族主義者更直言希望可以因此影響他的表現,趕出象徵日耳曼民族的國家隊。隊內球員明顯察覺到這些惡意,如卻奧斯在對賽瑞典後的訪問言論教人耐人尋味:「我知道現在德國國內有很多人其實很希望看到我們被淘汰出局。」非常諷刺是,最希望分裂德國隊的人可能是部分德國球迷,甚至德國足球界人士。而如今,他們得償所願。
奧斯爾的表現是否如外傳一樣差?

假如有認真鑽研過他的表現,你會發現答案是否定。作為中場核心,他主要任務是組織助攻。與Reus一樣,擅長「用腦踢球」的奧斯爾即使多次有威脅對手的傳球,也因為他兩個弱點——身板不夠強硬需保護身體,容易失球及回防不夠主動——經常為人逅病為「散步者」。

此前被德國名宿點名批評「毫無鬥心」、「不屬於國家隊」並要求更換正選位置的奧斯爾亦曾於小組賽兩度「救國」,可惜早被遺忘。2010年及2014年小組賽對戰加納及阿爾及利亞時,德國亦曾身陷險境。8年前的比賽前夕,奧斯爾更失去了他的祖母。然而全隊憑著奧斯爾的入球,德國兩屆都得以小組賽出線。作為虔誠的穆斯林,他每次都會在賽前祈禱,國歌播放時他閉嘴不言是因為:「我習慣在奏國歌時禱告,為隊友及自己祈求幸福,總之每次國歌響起,我都熱血沸騰。」2014年,他甚至為了協助德國取勝,表明不可能進行齋戒。
與球迷批評相反,數據上他多次名列前茅。跑動上,全隊正選平均跑出9900多米,他並不比隊友少(10188米)。剛剛對陣韓國的比賽上,他創造出本屆世界盃目前單場最多能夠形成射門的威脅紀錄——多達7次的機會。全場110次觸球,交出98次傳球,到位成功率高達86%。當中尤以85分鐘,交予Hummels空門前極富威脅的傳球,無奈Hummels竟以肩膀撞出對韓國的威脅。奧斯爾亦與隊友卻奧斯當選為F組交出最多威脅傳球的首三位。尤其,比起其他兩位球員,他出賽僅兩場。假如隊友有進球能力,或許他的成績能更佳。

但這在苛刻的德國球迷面前顯然不夠說服力。即使同為中場組織者,對瑞典帶領球隊贏球的卻奧斯明顯失誤更多:對墨西哥的浪射、對瑞典的回傳失誤送對手入球、對韓國時直接送對手烏龍助攻送到龍門。面對這些嚴重失誤,德國人主動認錯,大家也就輕鬆放過。只是奧斯爾卻沒有一樣的待遇。由賽前直到出局,無論德國球迷、媒體乃至名宿,仍然將失敗主因集中針對奧斯爾身上,並要求他退出國家隊。
見高拜,見低踩。在足球界如是,放諸任何界別亦如是。未能藉隊友入球貢獻助攻而脫離「不屬於國家隊」形象、備受遷怒的奧斯爾,注定要承受德國球迷賽後的尖銳批評。正因如此,當德國球迷真的做出不分青紅皂白,將責任歸咎於他一人身上,而忘記足球踢的是團隊,球員亦為教練團戰術體系下的執行者時,這種態度實在讓人心寒(筆者作為球迷,看完資料後已經不敢想像他是怎麼渡過這屆世界盃的)。當足球牽涉政治,情況更難以預料。網絡發達,令每一句出自球迷、名宿的惡意批評,即使與事實相反,仍能令無知人士無從判斷,傾向輿論批鬥攻擊。僅一個多星期前,非德混血的保定只是在twitter上為塞內加爾贏波蘭歡呼,便足夠引起球迷爭議,質疑是否刻意針對Lewandowski。德國社會近年因難民問題紛爭極多,擁有「外族」血統的人士想要融入德國社會,相信亦並非易事,作為國家隊隊內球員更難置身事外,勢必被推上輿論浪尖。

奧斯爾事件迴響之強烈,或許背後牽涉更多的層面源自德國國內危機重重的國勢。外有歐盟分裂,鄰國挑釁,內有難民危機,執政聯盟內鬥,各種德國品牌醜聞不斷,德意志銀行瀕臨破產。難怪德國國內極右勢力抬頭,輿論亦偏向民粹。保定、奧斯爾外,德國足球界內亦多番掀起針對國家隊內祖先有外來背景球員的爭論指控,這樣的氛圍必然影響球隊的團結及士氣表現。到底這些不理性的民粹,在為這些國家青訓出身的不同族裔球員「製造」出先天無法改變的尷尬難堪後,想將德國隊以及德國社會帶到甚麼方向,德國足總是否又能擺平風波,只能拭目以待。

(圖片來源:Googl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奧斯爾  德國  德國隊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