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誤會會面詳情了?奧斯爾終回應與土耳其總統合照一事

Never say never 於 22/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世界盃開賽前,德國媒體持續報導奧斯爾(Mesut Özil)、根度簡(Gündoğan)與在西歐臭名遠播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Erdoğan)合照的事件,德國國內亦出現德國國內右派支持者針對奧斯爾與一些外裔德籍球員的行為。詳細內容可參考筆者另一篇文章:政治不正確下注定背鍋的奧斯爾——德土紛爭如何影響德國足球
德國隊前隊長拿姆(Philipp Lahm)與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等人曾公開呼籲國民停止針對奧斯爾與根度簡,德國隊一些隊友亦坦然在社交媒體上以合照或接受媒體訪問時坦護奧斯爾。但或許是不擅言詞,或是對政治敏感度不足,當事人之一奧斯爾一直未有就此事公開發言,而傳媒早已就各種角度批判定義合照事件及其本人的意向。為此,德國隊由開賽前直到出局後一直遭到國內部分國民及球迷的攻擊,質疑不同族裔人士能否為德國隊效忠,甚至希望多族群的德國隊表現不佳,藉此大肆「改造」隊內勢力。德國是前往俄羅斯觀看世界盃的第三大球迷來源國,但上圖中卻顯示不是所有德國球迷抱著支持的心情前往觀賽的。隊中球員,尤以奧斯爾、根度簡、保定(Jérôme Boateng)等外族血裔球員,皆在世界盃賽期承受被社會與網民抨擊的壓力出賽,而爭論至今仍因德國足總的處理方式而未能平息。

奧斯爾在德國隊出局後仍未有就此事發表意見,隊友梅拿(Thomas Müller)、紐亞(Manuel Neuer)及卻奧斯(Toni Kroos)等反而曾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德國隊表現確實有受到國民攻擊的影響。奧斯爾父親Mustafa亦曾於事後公開批評,假如需要承受這種「種族歧視」,寧願兒子退隊。
事隔兩個月後,奧斯爾終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了聲明。當中提及,他於休假期間終於有時間反思這一件事以及想分享他的一些心底想法。「像很多人一樣,我的祖先可追溯至多於一個國家。儘管我生於長於德國,但我家庭的根源自土耳其。所以我有兩個心,一個屬於德國,一個屬於土耳其。這也是我母親童年對我的教導,要尊重土耳其,也不要忘記自己祖先的根。這些教導現在仍是我的價值觀之一。」

「五月時,我曾在倫敦一個公益及教育活動遇到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2010年,與默克爾總理於柏林一場德國隊對土耳其隊的賽事上認識,自此在不同國家不同地方我們都會有所交集。我有留意到我們的合照在德國媒體間有巨大的迴響,亦有些人指責我說謊及欺騙了他們,但這照片並沒有任何政治意圖。」

他指出合照只是出自他對祖國最高政治公職人員的尊重,就像他母親的教導,而非關於選舉或任何政治意圖。而且他時刻記得自己純粹是一個足球員,他跟埃爾多安總統間每回討論的話題亦僅限足球——因為總統年輕時亦是足球員。

他亦提到,拒絕與總統見面可能會構成對他祖裔民族的不尊重,儘管德國媒體早已將這件事渲染成與之相異的事。奧斯爾並不在乎總統是誰,但他清醒知道總統就是總統。只要他到訪,即使英女王及首相文翠珊也會與他有同樣想法:需要尊重並接待他。他特別提到,「這點對於我來說,他是土耳其總統還是德國總統並沒有任何分別。」
聲明中,奧斯爾少有地用嚴厲言詞譴責德媒與右翼份子的「雙重標準」,他更特別點名提及曾多次質疑攻擊自己「對德國不盡忠、表現消極、應該退出國家隊」的德國名宿馬圖斯(Lothar Matthäus)。認為馬圖斯亦於世界盃期間會見一個「政治領袖」(根據新聞所指為同樣受西歐媒體不喜的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但德媒卻冷待此事,反而對奧斯爾的「雙重文化身份」與種族——而非他的踢球表現——窮追猛打,引導全國將世界盃失利的原因片面地歸咎於他身上,從而使他承受全國的抨擊。「假如我應為此(與埃爾多安合照)離開國家隊,那馬圖斯是否亦應被剝奪德國隊榮譽隊長(honorary captaincy)的頭銜?」

他更提到德國右翼傳媒如何令他感到受傷的經歷。他一年前曾資助在自己出生地西德蓋爾森基興(Gelsenkirchen)、兒時參加過的足球學校,希望令更多貧窮家庭出身或移民家庭出身的孩子能接觸足球,但學校與贊助商因爲害怕當地愈加猖獗的右翼份子,希望奧斯爾不要在這個時候與學校有公開連結。更甚是,他提到德國國家隊的一些贊助商抽起他的廣告部分,而德國足總因此呼籲奧斯爾應為自己合照行為進行辯護,其後有贊助商被爆出造假醜聞,卻沒有受到如抨擊他同樣力度的攻擊(筆者猜測他意指Mercedes-Benz 5月尾爆出柴油車排放造假並需回收汽車一事)。他質疑,難道造假不比合照事件更惡劣更影響公眾嗎?可惜德國足總對贊助商形象問題卻閉口不談。尤幸部分贊助商仍然在他「最艱難時刻」與他站在一起,如Adidas、Beats和Bigshoe,Bigshoe更與他一起捐助23個俄羅斯弱勢兒童接受「會改變人生」的大手術費用,如同他之前兩屆世界盃做的善事一樣,但德媒「找不到位置報道這樣的事」。
事實上,不少公眾人物對奧斯爾相當青睞,而奧斯爾亦確實無分國界地,多次在公益活動等場合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會面合照,但這些事件皆非他本人主動提出見面。面對出席同一公開場合,與自己國籍、祖先血裔有所牽連的政治代表,即使並非作為公眾人物,表達尊重還是一個公民應有的教養,尤其當政治人物親口邀請你進行合照。至於與政治有關的情感與其他想法,擁有民主的國家公民,自然也可以用自己的選票發言。德國國內對難民政策意見分歧愈來愈嚴重,右翼份子及其支持者自2010年開始亦不時攻擊奧斯爾等人的「外族血統」,並有愈發猖獗的趨勢,令奧斯爾等「外族德國人」即使土生土長,在代表德國時亦難免捲入政治漩渦。德國國民至今不滿足總處理,足球界內對目前的國家隊亦有不同意見。作為海外球迷無權置喙,只希望德國隊能排除萬難,找到對足球最有利的發展方向。

要繼續看第三篇聲明可點擊:「當我們獲勝時,我是德國人,當我們輸波時,我就是個移民——種族歧視下奧斯爾作為德國成功移民例子的破滅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