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韋特的一封信

致:韋特先生(Gary White)

看到東京綠茵在官方網頁宣布你擔任領隊一職,心情總是悲喜交集。高興是,你找到一間信任你的球隊,給了足夠權力管理球隊。不快的是,你已經離開港隊,而我未有機會前來,欣賞你執教能力。你在亞洲執教期,在亞洲及英國媒體留意你。能將沙漠足球的關島及台灣,把世界排名提高,你帶領球隊表現有目共暏。當知道你有機會來港執教時,我並不高興。我並非不信任你執教能力,而我擔心的是,從事足球相關人士能否給予十足權力,信任你?隨後有關人士出言說明選人不當,又有人說應該尋找熟悉球壇人士擔任。一面滿口仁義,一面欲安插自己人選,鞏固自己實力。當你在短時間執教下替香港隊奪特出線權,某人再次指出選人不當,而非恭喜說話時,難免令人失望,令你有離隊念頭。在你提出請辭後,多方人士說你不是,說你未有「Die Of Hong Kong」。一群從沒有支持你,忽然出聲,當然有目的(個人理益、幫人出聲或是面子問題)。試問一群不信任你的人,卻要你做出應有本份(或更多對自己有利的事),然後出來說自己選人眼光獨到,或被人酸溜溜指責。最後離開已成事實,我祝願你更進一步。直到一天,有望見你在家鄉執教,到時我會前來觀戰。

蟲哥

註:本文章純粹個人感覺而出,若要對號入座,筆者只能說,歡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