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高柏尼既專訪!!

曼城 - We are Blues 於 05/02/2013 發表 收藏文章
World Soccer - Interview by James Montague

World Soccer: 當你回顧往事的時候,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哪幅畫面?

高柏尼: 那必定是聯賽冠軍。當最後一刻,阿古路在球迷和隊友的注視下打進絕殺進球,這是你一生中或許都很難經歷到的奇蹟。大悲大喜,跌盪起伏的心境無法平復。這場比賽、這個賽季亦然。

2012的比利時國家隊也很不錯....

現在我們同時擁有不可思議的一代人。對於我們這種規模的國家,能在同一時間湧現這麼多出色的球員,如同鐵樹開花版少見。我們年齡相仿,青春洋溢,才華橫溢。我才26歲,就已經是隊內的老大哥了。我們得齊心協力,共同取得勝利,才配得上讚譽和美名。所以,壓力有點大啊。

比利時並沒有國家級的青訓學院,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優秀球員脫穎而出?是運氣使然嗎?

我不這麼認為。在青訓方面,比利時更多扮演的是追趕者的角色,而非領導者。我們已經證明小國家也能出現大批的優秀年輕人。不得不說,我們受益於那些足球強國的熏陶。許多球員在荷蘭、法國、英格蘭踢球,但是他們有這樣的機會首先由於自身的才華。如今歐洲足球氛圍大好,人們去踢球,不僅出於興趣還能收入不菲。

比利時南北存在法語區和佛蘭芒語區。甚至有傳言國家或因此分裂。你在隊內如何克服這種問題?

確實存在極端主義者對分裂的訴求,但這也對國家隊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因為支持統一的人更加珍視那些國家的象徵。足球就是足球,當國家隊出場時,支持的球迷仍是很多的。我們認識到,我們確實與其他國家的代表隊不同。我們如此受歡迎,表明大家對我們的認同度很高。我們有責任去幫助人們,我們接受這個挑戰。

國家隊會對國家的團結產生積極的影響嗎?


當下比利時國內的政治形勢 確實很緊張。但是,國家隊展現的不是團結而是其它,絕對是匪夷所思的,這畢竟是我們自己的國家。我們的責任就是宣傳我們國家的正面形象,我們的潛力,而不是聚焦在分歧上面。一些比利時記者指出因為你既能講法語又能說佛拉芒語,所以你是這支代表隊的粘結劑。我履行了很多責任,因為我比隊內的許多年輕人更有經驗。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我想我的優點是有話直說,對事不對人。

在去年10月對蘇格蘭的世界杯預選賽上,姆伯約代表比利時首秀。他曾經涉嫌強-奸案。你認為他應該繼續獲得代表隊的機會嗎?他的入選對整支球隊的道德形像有何影響?

我們的社會總是抱怨罪犯又回來了,然後這些人因此又再次墮落,這樣陷入一個死循環。當一個人改過自新,人們仍然不高興。媒體也多會推波助瀾,但你要知道,在他回歸社會的過程中,他鼓起了多大的勇氣,他付出了多少努力。不論如何,他是重新做人的典範。當然,對於曾經的受害者,我們也得給予支持。

這支球隊的潛力如何?你認為能在巴西世界杯上大放異彩嗎?

最現實的挑戰是晉級,這個小組很強。但更要的是,我們得克服長期“衝出歐洲走向世界”失敗的心魔,高昂我們的頭顱,樹立對自己能力的信心。我們必須打破這個心理障礙,就像曼城曾經做到的一樣。這樣,晉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當我們擁有這樣的自信,我確定我們會震驚世界。

你一直待在比利時完成了教育,這在球員中很少見。你認為英格蘭足球是否應加強對小球員的教育?
現在還很難判斷教育程度對一名球員的影響。英格蘭過去已經產生了眾多偉大的球員。學業並不是判斷智商的唯一手段,我見過許多教育程度低但極其智慧的球員。有時候當你年齡大了時,或許該為了未來加強學習。當我還是一個10歲的小孩子時,我夢想著高舉獎杯,在全場球迷的支持面前,攻無不克,防如鐵壁。貌似從我夢想的記憶中,找不到香車美女。那不是我內心的驅動力。榮譽不是金錢能夠形容的。但有時我覺得,不僅是英格蘭,還包括比利時,社會總是教小孩子去追逐物質,而非其它。

當你年幼時,作為第二代移民,你在比利時當地球場上的遭遇如何?

我想種族主義正在抬頭,尤其在球場。這點英超做的很好,但我們最終要解決球場上發生的問題。在我小時候,被種族歧視很普遍,從6、7、8、9歲直到我進入了一隊。一隊就正規多了,我很少遭受種族歧視。說真的,我很不喜歡使用“遭受”這個詞,我不認為自己是個受害者。對那些行為種族歧視的人,我對他們感到很遺憾。但是,現在種族歧視正在抬頭,尤其在球場,或許對其的容忍太多了。

英格蘭和比利時有什麼不同?

最大的不同是,在英格蘭每個人都很健談。如果發生了什麼事,很快便會傳遍全國,每個人都會持有自己思考的觀點。思想兼容,這真的很棒。這或許是英格蘭領先其他國家的原因。總而言之,很難用言語來描述英格蘭。當你來到這裡,每天都會有新的發現。

你怎麼看待你的剛果血統?

我和剛果確實很有淵源。但我並不認為比利時和剛果在我生命裡各佔一半。我以全部身心愛剛果,同樣我以全部身心愛比利時。擁有雙重文化背景於我而言,是筆巨大的財富。我在剛果的慈善活動不是作秀,不是休閒,這是出自我內心的召喚。這項工作與我的職業生涯同樣居於我生活的首要地位,高於其它。作為球員,我將繼續努力,這樣可以提高我的影響力,方便我更好地去開展慈善活動。

曼城老闆深居簡出,很少接受采訪。文素爾酋長是怎樣的一個人?很多人對曼城有關注,你怎麼看?

管理層對推動俱樂部的建設,是盡心竭力的。給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他們變革俱樂部的深度。揮動支票本,買下球員,然後獲得成功,事實果真如此簡單嗎?觸到我最深的是俱樂部對青訓的龐大投入。儘管挑戰很艱鉅,操作很繁瑣,但他們還是努力培訓出優秀的年輕人。有些人只看見你的燒錢,你無法改變他們的想法。但我有這個機會觀察的更深入。對梯隊球員和俱樂部未來將會產生巨大影響的工作正在展開。這是項難以置信的工程,我以身處其中為榮。

你退役後有何打算? 會做教練嗎?

我還沒想好,我懷疑自己能否專注於一件事。我喜歡旅行,一輩子不會變。從漢堡來到曼城以來,我的職業生涯遇到了許多挑戰。我喜歡它們,這幫助我更加專注,並給我的生活注入了某種平衡。 不管如何,我喜歡生活中充滿平衡。是否我會選擇做教練,一切皆有可能。對於退役,我並不畏懼。我知道許多運動員對退役心懷恐懼,我毫不在乎。我知道如何選擇。曾經的輝煌生涯漸漸凋零後,新的生涯會揚帆起航。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