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歐霸] 車路士最逼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 佐真奴

車路士昨晚作客以2比1擊敗馬模,取得歐霸盃32強淘汰賽首循環的勝利。沒有看這場賽事的球迷,或許會認爲車路士整場賽事佔盡優勢,取得勝利亦十分合理。然而,這隊自十二月十四日就沒有參與過任何一場正式賽事的瑞典班霸馬模,表現絕對比藍軍好,甚至更值得獲得勝利。


單看統計數字,馬模的射門數字比車路士還要高,兩隊分別有15次以及11次,而當中並非爲毫無威脅或軟弱無力的射門,反而更多的是能夠令車路士後防大亂方寸的攻門。然而,若比較兩隊綜合戰力,客軍車路士必定是更有質素的一隊,卻爲什麼只能以一球僅勝對手呢?從領隊沙利的排陣可以留意到,他十分渴望獲得一場勝仗來振奮車路士的士氣,故亦派出大量主力球員作賽。在取得1比0的優勢前,車路士的演出合乎賽前的預期,掌控整場賽事的流轉,而真正的問題卻在巴克利射入第一個入球後開始浮現出來......


主隊的馬模錄得第一個失球以後,便本着破釜沉舟的想法,整隊向前壓,期望可以追平。車路士因而失去了不少優勢,這亦十分合符一場足球賽事的發展形勢,但令筆者最爲不滿的是車路士組織反擊的能力。車路士儘管受壓,前場三叉戟的基奧特、韋利安以及柏度亦長期留在前場位置,以等待反擊的機會,卻鮮有傳球能從後場傳到他們腳下。即使後場成功截球,車路士球員仍然選擇相互短傳,而沒有善用機會利用長傳製造一個前場人少打人少的局面,尤其是作爲球隊playmaker的佐真奴。每每他從後防球員獲得皮球以後,他甚少選擇轉身望向前場,反而只是儘快將球傳給附近兩邊的隊友,或者回傳給傳球給他的那一位車路士球員。此舉不但拖慢了球隊反擊的節奏,亦無法發揮出一位playmaker在球隊之中的作用及使命。


坊間一直有不少人批評佐真奴的防守意識,但筆者更留意的則是他對進攻的貢獻。他作爲433陣式中站在中央的中場球員,或許令不少人先入爲主認爲他是一位防中球員,亦因而批評他對防守貢獻不足,應將中央位置讓給更有防守力以及更能覆蓋球場的干堤。對於這個說法筆者我有另一種看法,佐真奴站於球場中央是爲了更大限度地發揮他的傳球能力,令他更容易看到球場上任何一個傳球的可能性,並非要求他參與大量的防守工作。正如佐真奴同鄉,貴爲傳球大師的派路,他亦被給予一個中場中央的位置,然而防守功架亦絕非他的拿手戲。所以,筆者認爲沙利給予佐真奴的這個中央位置於戰術層面上並無任何問題,真正的問題卻是佐真奴無法發揮出他這個位置應有的作用,無法交出有創造力的傳送以協助車路士破門。


跟住whoscore.com的統計數字,佐真奴於本屆英超場均有91.2次傳球,但當中只有0.7次的關鍵傳球,比中場拍檔高華傑治(0.9)以及干堤(1.3)都要低,甚至亦比艾斯比列古達(0.8)還要低。每一場佐真奴都是車路士陣中傳球次數最多的球員,但卻鮮有任何具創造力或穿透力的傳送,這不是說明了他無法擔任領隊沙利給予他這個位置應有的使命嗎?或許你會說他的定位並非是要傳出有創造力的傳送,而只是單純球隊的節拍機,但對比他同樣於沙利麾下的2017-18球季,他在拿波里場均交出1.7次關鍵傳球,足足比車路士高出1次,而單看這個數據亦不難明白爲何沙利千辛萬苦亦要將他帶到車路士之中。


車路士將要於足總杯盃迎戰曼聯,亦要於聯賽盃決賽再戰曼城,更要在聯賽繼續爲前四的位置作戰。佐真奴這個key factor正正掌管着球隊的興亡,亦是沙利以及車路士最逼切要解決的問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英超  歐霸  車路士  佐真奴  沙利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