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刺主席Levy專訪;他如何帶令熱刺成為一隊有競爭力的球隊

熱刺主席Daniel Levy近十年來首次接受報紙媒體的文字專訪,讓倫敦當地報社《London Evening Standard》上上下下都極為興奮。

第一章:新球場,新時代,新曙光

來源:https://www.standard.co.uk/sport/football/daniel-levy-new-tottenham-stadium-club-new-dawn-a4316696.html

警鈴不響?大問題來了。造價高達10億英鎊但已經屢次延後的托定咸新球場又遇到了新的難題,這次是火警系統。球場的火警控制軟件需要完全重寫,可現有的程序如此複雜,工作人員完全不明白如何安裝。

這發生在2018年9月,熱刺本該在一個月前就喬遷新居了。集團運營與財務總監Matthew Collecott說那天是「整個球場工程最糟糕的一天。」

球會主席Daniel Levy每天早上五點鐘都會收到有關負責人發來的項目最新進展,告訴他消防噴頭和排煙系統的安裝進度。這些都是球場開業要求的安全許可所必需的。安全問題讓熱刺在溫布萊額外暫居了一段時間,因此無論建造時、還是此時此刻,Levy都不得不更加小心對待。

Levy告訴本報:「我們上上球季後沒能入住就很失望,如果上球季最終歸沒能入住的話就更失望了。不過入住只是個時間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資金。」

「大家總覺得足球世界都是大生意。但其實,儘管我們雷聲很大,從收入的角度來說規模還是比較小的。」
「所以我們很少會見到人投錢修建新球場,尤其是這種規模的投入。我們剛開始的時候可能也沒完全意識到這項挑戰到底有多大。」

上週日發佈的新書《目的地:托定咸》中講述了這個故事。Levy在2001年成為球會主席後就意識到了重新開發白鹿徑的需要。兩年之後,球會開始購地的艱難談判。整個項目涉及到了約80項獨立的地產交易。其中還有一間球會名下的倉庫被人私自闖入並改造成了毒品工廠。

「我們當時發現門被反鎖了,等我們撬開門之後發現裡面種了整整三英畝的大麻。我們肯定馬上報警了。後來對方為了報復我們,把我們在高街上的物業的水管切斷了,當時水漫金山。」

當時海靈蓋區議會對熱刺並不算支持,導致球會另做打算,申請租用奧林匹克球場。不過在2011年托定咸區暴亂後,這項申請也撤回了。

2015年3月,球會終於和拱門鋼鐵廠達成協議,並聘請了著名建築事務所博普樂思(Populous)開啟新球場計畫。然而一年後,脫歐公投再起波瀾。

「我們當時沒辦法提前鎖定材料價格。因為大量建築裝修材料都需要進口,所以成本上漲了至少15%。脫歐讓我們出了不少血。我們從一家德國公司採購了3200萬英鎊的鋁材用於球場外立面,脫歐風波後一下子漲了20%。」

「但這項工程不止依賴進口,也不止是英國南部的工程。大部分的金屬和水泥都是新特蘭等地生產的。球場用的鋼鐵都是北部來的。最多的時候,球場上同時有4000多人7天24小時連軸轉。在這樣的騰挪空間內運轉這樣規模的工程,對流程管理提出了巨大的挑戰。」

不過好事多磨,上球季熱刺在新球場踢完了最後5場英超主場比賽,還見證了歐冠決賽之路。

這是新時代的黎明,也是開始的終結。上個月,幾經糾結的Levy用Mourinho替換了Pochettino。在經歷了這些年的飛速成長後,球會的目標無比明確——獎盃。

但熱刺首先要避免的是重蹈北倫敦宿敵阿仙奴在十多年前建造酋長球場後面臨的財政約束。

作為應對,熱刺重組了原定2022年4月還款的6億多英鎊貸款。其中5.25億被轉換成了長達30年期的債券。

不過Levy堅持認為,熱刺在轉會市場的定位並沒有變化。尤其是因為新的融資協議中對每球季的轉會支出設定了上限。

「還有一個問題是球隊的人員規模,還有戶籍的問題。因為在英超我們還要面臨本土球員的要求。做不做一筆交易的背後有很多考慮,並不是因為我們沒有錢。我們必須要改正英國球會大手大腳花錢的壞習慣。海外球會真的不是這樣的。」

「我們每年都規定好了支出和淨投資額。如果把我們和一些其他球會比較的話,他們手頭會有更多零錢,但我們並不擔心。」

球隊還有一些其他創收的渠道。比如說球場的冠名權就還待字閨中。

「我們的底線是合適的品牌、合適的行業和合適的價錢。如果不能滿足這『三合適』的話,我們就不會同意。目前我們還沒找到符合全部條件的公司,也沒有什麼特別接近的選項。」

與此同時,球隊也可能在新球場迎來一支NFL球隊。倫敦的NFL比賽一票難求,富咸和傑克遜維爾美洲虎隊的老闆Shahid Khan還曾試圖買下溫布萊,這都說明倫敦是存在常規NFL比賽的市場的。

「要看32支NFL球隊的老闆是否決定把球隊搬到英國來。目前還沒有任何相關的決定和計畫。我只知道我們的球場包含了一座完全符合NFL要求的欖球場。」

「在新球場舉辦的兩場NFL比賽超級成功,所以我們很樂意看到更多的比賽。就算沒有球隊過來,也希望能有更多球賽。我們的大門是完全開放的。」
幾經波折,新球場終於開門了。Levy也至少可以安心,火警不是因為故障才不響的。

第二章:立足哈林蓋,放眼世界

來源:https://www.standard.co.uk/sport/football/daniel-levy-new-tottenham-stadium-is-a-worldclass-destination-for-haringey-now-council-must-think-a4316786.html

Levy呼籲哈林蓋區議會「格局要大」,支持托定咸改造社區。

自4月3日對陣水晶宮的揭幕戰以來,熱刺的十億英鎊新球場已經成為了世界公認的頂級球場。而球場周邊的配套設施,則幫助這個英國首都最窮困的社區重燃希望。

除了球場周邊的258間經濟適用房、新的學校和辦公樓、熱刺體驗店以外,一家面積高達7200平米的Sainsbury超市也已經開張。

球會還在球場的南端規劃了一座180間房的酒店和579戶公寓。球場頂部的天空步道也預計在明年夏天啟用。

倫敦交通局也投資了1億英鎊用於改善該地區的公共交通,但進展較為緩慢。新的白鹿徑火車站遲遲未能啟用,而車站與球場之間的高街西區的開發計畫也處於暫緩中。

哈林蓋區之前還提出了設立哈林蓋開發公司,用於開發球場東側的區域。但這一計畫也被取消了。

據瞭解,工黨佔多數的哈林蓋區議會更傾向於住房類的公共改造項目,而非活動類的項目。Levy告訴本報:「他們需要更大膽地想像,要像企業家一樣跳出常規去思考。」

「我們創造了一個全球矚目的景點,接下來需要確保周邊社區等一切都能從中受益。」

「我們希望能改造北倫敦,打造一個日夜兼備的活動中心。我們也很清楚倫敦的住房短缺,也不反對建設住房。但我們需要為大家創造一個集生活、學習、工作和娛樂於一體的地方。」

「從歷史傳承的角度來說,我們肯定想要留在托定咸,我們也一直想留在托定咸。但我們也一直希望看到能有投入來提升球場的周邊區域。這卻是我們遲遲沒有看到的。」

球會的聲明還提到:「高街西區目前的發展進度遠落後於區議會自己對於打造『倫敦新高端休閒區』的目標,也遠不及當地居民應享有的發展水平。」
哈林蓋區議會議長Joseph Ejiofor說:「我們的首要目標是確保托定咸區的改造符合現有居民和商業的利益。他們是且一直會是我們所有規劃的最核心部分。」

「整個倫敦都面臨著住房危機,我們希望能在高街西區提出一些解決方案。熱刺是我們最大的合作夥伴之一。他們新的世界級球場和周邊配套已經為托定咸區提供了就業、住房和重要的經濟推動力。」

第三章:我們不怕把Eriksen賣給競爭對手

來源:https://www.standard.co.uk/sport/football/daniel-levy-tottenham-not-scared-sell-christian-eriksen-premier-league-rival-a4316716.html

熱刺主席Daniel Levy聲稱球會並不懼怕在一月份把Eriksen出售給英超球隊。

27歲的Eriksen今夏即將合約到期。熱刺最近幾次提出以20萬英鎊左右的週薪續約,但都被他拒絕。他在1月1日起將可以和國外球會直接談判自由轉會。

不過,據本報瞭解,Levy願意在下個月考慮對丹麥中場的報價,以避免讓他免費離隊。其中本土的追求者包括曼聯,而海外則以皇家馬德里為首。

本報在專訪中問到Levy是否會允許向其他英超球會出售球員,Levy回答道:「我們真的不害怕和競爭對手做生意。」

另外兩位僅剩6個月合約的球員,Alderweireld和Vertonghen,據說在Mourinho到來後正在考慮留隊。Levy補充道:「我的看法很簡單。一個球員要簽下合約的話,不僅條件要到位,他本人也得有這個意願。到底要不要留在熱刺取決於他們本人,我們拭目以待。」

「我不想過多評論具體球員,我覺得這不太公平。具體情況都不一樣。有些球員可能想留隊,有些球員可能我們不想讓他留隊。」

儘管Mourinho反覆表示他對球隊現有陣容很滿意,還是有傳言說熱刺準備在冬季轉會窗簽下兩名球員。其中一名是支持Kane的後備前鋒,另一名是增加後場選擇的後衛。

不過Levy不認為球隊會在冬季轉會窗有所作為:「Jose(Mourinho)公開說過,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讓現有球員發揮更好。這就是我們目前的工作。」

「他很明確不會在一月份尋找新球員。他對現有的球員很滿意,所以才會這麼說。」
Levy上個月用Mourinho取代了Pochettino。當被問到他對Mourinho的目標是否是結束球會11年之久的冠軍荒時,他回答:「首先,我們還不能確保躋身前四。沒有誰是理所當然應該在前四的。足球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激烈的競爭。」

「如果我們鐵定前四,那就一點意思都沒有了吧?當然這是我們每個球季的目標,但沒有什麼是一定的。我們肯定會在每項競賽中都全力以赴儘可能走到最後,但也要看運氣。我們只想走的越遠越好。」

第四章:解僱Pochettino是我最艱難的決定

來源:https://www.standard.co.uk/sport/football/tottenham-daniel-levy-sacking-mauricio-pochettino-hardest-decision-a4317746.html

熱刺主席Levy談到解僱Pochettino的決定時,坦白這是他有生以來做的最艱難的一次管理上的決定。同時他也提到,他也歡迎有朝一日Pochettino以其他角色回到球會。

上個月,Levy咬著牙解僱了Pochettino。後者在過去五年間將熱刺打造成了前四常客,還在6月份打進了歐冠決賽。

整個2019年,熱刺的聯賽狀態都萎靡不振。Pochettino的最後25場比賽只拿下了24分,最後時刻已經下滑到了第14位。

在專訪的下半部分,我們問Levy這是否是他做過的最艱難的管理決策,他是這樣回答本報的:「是的。因為你要理解過去五年半我和Pochettino建立起了深厚的個人情誼。」

「我其實也不想這樣的。對我個人來說很不容易。我也告訴了他,他也理解我。他在足壇經歷了很多,所以他能理解。」

「這不是針對誰,我也相信他一定可以東山再起,去執教一家優秀的球隊的。」

Levy相信新主帥Mourinho會在北倫敦成功長期執教,並說葡萄牙人是這份職位的「絕對首選」。但被問到Pochettino未來是否有可能歸隊時,Levy回答:「為什麼不呢?我的大門永遠敞開。」

Levy不願意細談解僱Pochettino的原因,但提到他堅信改變是必須的了。

「我不會坐在這分析過去,沒有建設性。Pochettino的成績很出色,我們也很感激他。我祝他未來一切順利。我和他也還保持著聯繫。」

「我們的關係非常好,但當時感覺到『離婚』是必須的了。」
「但我也理解執教一傢球會的不易。這些主教練面臨的壓力是巨大的。現在能執教一傢球會五年都是鳳毛麟角。像Ferguson、Wenger這樣的主教練已經變得極其罕見了。」

「Ferguson和Wenger剛開始的那個年代,英超還不像今天這樣。現在的競爭太激烈了,他們的例子很難重現了,Ferguson和Wenger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在英國我們對所謂『主教練(Manager)』的長期執教太執著了,但在歐洲大陸的常態是兩年一換。這和個人好惡無關。他們連五年的合約都不會簽了,每次都是兩年,然後就換人。」

「Pochettino和Mourinho都是很了不起的教練。他們的風格很不一樣,而Pochettino也帶我們經歷了太多。」

「他的工作完成得非常、非常出色,但我確信Mourinho也會以他的方式同樣出色地完成這份職責。」

第五章:Levy:體育界最不好對付的談判對象?別亂說,我不是。

來源:https://www.standard.co.uk/sport/football/daniel-levy-toughest-negotiator-best-for-tottenham-a4317866.html
Levy是不接受足球界的採訪的。不說熱刺的其他工作人員,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他上次和記者一對一面談是什麼時候了。但大約10年前,大家基本建立起了一個印象。

在這10年裡,這位熱刺主席成為了世界足壇最受人尊敬的管理者之一。

自從他在2001年開始掌管球會工作以來,熱刺經歷了飛速的發展。儘管預算有限,但他們已經打造了一座世界頂級的球場和訓練基地,以及一支英超勁旅。

Levy一直以來都選擇避開聚光燈,在幕後辛勤工作,任他人代表球隊發聲、評論他的處事為人。

所以這些年大家也對Levy形成了一些刻板印象。我們的主要訪談內容是熱刺的新球場,以及剛剛出版的新書《目的地:托定咸》,但也想利用這個機會好好採訪一下這位英國足壇的巨頭。

一想到轉會截止日,我們腦中浮現出的就是天空體育專題節目的黃色標題、主持人Jim White,還有就是Levy。據說面對轉會截止日的一片混戰,他樂在其中。Ferguson爵士提到2008年買下Berbatov的經歷時,認為最後時刻和Levy談判「比他的髖關節手術還讓人頭疼」。對大家公認的足壇頭號談判專家來說,這是一種稱讚。不過以上這些Levy都矢口否認。

「我可以老實告訴你,大家的認知是完全偏離現實的。頭號談判專家?我覺得完全不是。根本沒有這樣的人物。你可能很出色、很公正、很嚴厲,但沒人能說自己是第一。別人怎麼說我管不了,但我只是努力讓球會更上一層樓,努力保護自己的資產而已。」

那托定咸一次次在轉會窗最後關頭才出手呢?他難道不享受最後時刻的這種猛烈交鋒嗎?

他直接否認了:「不。如果你整體看轉會市場的話,窗口剛開啟會有一些交易,然後會安靜很久,直到最後五天左右其他交易才塵埃落定。市場就是這樣。大家這麼說我,但這也不是我選的。」

其實Levy是支持轉會窗口改革的。上球季開始時我們看到英超在聯賽開始前先於其他聯賽關閉了轉會窗。本來的初衷是希望其他幾大聯賽跟進,但幾大聯賽都維持了原來的轉會窗口。這讓形勢更複雜了。

「這個夏天我們比較幸運,談判的幾傢球會都願意和我們儘早交易,所以我們能夠提前完成幾單轉會。還有幾單是最後時刻完成的,但我們也是希望能更早完成的。」

「過去兩年英超提前關閉轉會窗讓我們更難談判了。其他聯賽並不著急。」

「我們最初同意轉會窗改革時,我是支持的。我認為在聯賽開始前完成所有交易的邏輯是沒問題的。但這個前提假設是其他聯賽也會效仿,但是他們沒有。我們必須要保持一致才行。」

「我們目前面臨的問題在於,大家對價格的預期和各傢球會實際能承受的水平是錯配的。所以我們看到轉會交易數量降下來了。如果有人賣了8000萬英鎊,那所有人都會覺得自己的球員值8000萬。」

「如果市場有足夠的資金流轉的話沒問題,但是如果沒有足夠的資金了,這些球會會突然發現沒人會花8000萬買人。這樣市場就會停轉,流動性就枯竭了。市場的流動性有限,所以我們看到交易越來越難做。但不止我們一家。」

這一年對於熱刺來說也是大起大落。一方面,打入歐冠決賽和10億英鎊新球場的開幕帶來了諸多喜悅。另一方面,糟糕的聯賽成績最終讓執教五年多的Pochettino慘遭解僱。

Levy認為這是他生涯最艱難的管理決策,但他和Pochettino的關係並沒有像傳聞一樣破裂。

「你要理解過去五年半我和Pochettino建立起了深厚的個人情誼。我其實也不想這樣的。對我個人來說很不容易。我也告訴了他,他也理解我。」

「他在足壇經歷了很多,所以他能理解。這不是針對誰,我也相信他一定可以東山再起,去執教一家優秀的球隊的。可能有一天他還會回來。」

Levy承認他只要有時間都會觀看主教練的新聞發佈會,而就算沒時間,也會有人專門匯報發佈會的內容。

所以問題來了。當Pochettino隱晦地提到球隊管理層需要「更像一家大球會一樣做事」、提到他的頭銜應該是沒有轉會權的Head Coach而不是Manager時,Levy聽到了嗎?

「我不會坐在這分析過去,沒有建設性。Pochettino的成績很出色,我們也很感激他。我祝他未來一切順利。我和他也還保持著聯繫。我們的關係非常好,但當時感覺到『離婚』是必須的了。」

上個月,離婚終於來臨了,而且一切來得又快又準。在11個小時的時間內,Pochettino正式離任,Mourinho正式上任。在動盪的那一天裡,雙方都完全開誠布公。Mourinho也被清楚告知亞馬遜拍攝紀錄片所需要的錄音錄像權限。

據稱,Levy之前就曾經嘗試過聘請Mourinho。但他表示這球季是他第一次直接和Mourinho說話。

「很多年前,我都不記得具體多少年了,我們曾經產生過一些聯繫。但我從來沒和他說過話。」

「我和經紀人的溝通是頻繁的。談判細節有障礙的時候就會和經紀人直接通話。但我之前和Mourinho從來沒有過正式的交流。」

「而且他賦閒的狀態也和Pochettino毫無關聯。我不記得我第一次和他談話是什麼時候了。但當我腦中決定作出改變的時候,雖然我們也知道還會有其他主教練對這個職位感興趣,但Mourinho就是絕對的首選。」

Mourinho的公眾形象可以說和Levy是兩個極端。他一年前在曼聯下課後一直做解說工作打發時間,但大家對他的印象也是深刻的。

Levy也見了Mourinho幾面才把現實中的他和傳說中的他分開來。

「我們討論了幾次。首先,這個決定很不容易,你直到開始共事那一天起,都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樣的。」

「大家對Mourinho有很多刻板印象,但我覺得並不是真的。」

「我當時想花一些時間確保和他有共識,因為我不希望他到了球會發現我們想的和他預想的不一樣。而我們對未來戰略的想法是完全一致的。」

所以大家對Mourinho的誤解都有哪些呢?

「首先就是他不踢進攻足球。我們這段時間進球的數量就是最好的證明。我們現在的足球風格還是很激動人心的。」

「不重視青訓?是有這個印象,但我認為沒有事實依據。這個球季會逐漸看到的,我相信很多年輕球員都會得到不少機會。」

但對Mourinho最大的擔心還是大起大落的風險,大家都熟悉穆三年的結局對球隊帶來的傷害。

「我只能說,我在請他來之前的幾次會談都讓我印象深刻。我認為他是一個非常優異的主教練,我們也是一家大球會。有時你就是需要在合適的時間來到合適的地方。我們在一起對雙方都是合適的。」

儘管還有很多疑慮圍繞著Mourinho,但比起他贏取獎盃的歷史紀錄都不算什麼。在熱刺這幾年的崛起過程中,唯一缺少的就是冠軍獎盃。但Levy堅持說他不會以冠軍來衡量Mourinho的成績。

「我從來沒和Mourinho說過『哦,我們需要達成什麼樣的成績』。我們只需要儘可能發揮出我們眼前的球員實力。當然我們都希望能贏,但我們所處的聯賽競爭非常激烈。無論我們多努力,都沒辦法確保一定迎來勝利。當然,我們會全力爭勝,但我不會給任何人下達具體的目標。」

記者:James Olley
翻譯:JC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熱刺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