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之時

人生勝利組 於 30/05/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場比賽, 焦點只放在一個人的身上。羅馬的奧林匹克運動場, 今季平均入座人數只有三萬多人。這一夜, 卻有六萬人進場, 參與球會史上最盛大的告別宴會。就算羅馬仍然和拿玻里爭逐一個歐聯分組賽的入場券, 但似乎沒太多球迷在意, 大家關心的, 是史巴列提 (Luciano Spalletti) 幾時換人。場內的六萬名觀眾、場外一票難求的支持者, 和全球各地的球迷, 由開波一刻起, 都引頸以待。

攝影師一而再再而三捉他的身影、他的風姿。也難怪, 這是最後一次了。他的一舉手一投足, 比那場刺激的煞科更加引人入勝。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球迷一秒比一秒心急。半場回來, 沒有換人, 不過, 他開始熱身了。如常在奧林匹克的草地上熱身, 這套動作做了二十五年, 早就習慣, 像是生活的一部份了。差不多了, 史巴列提在他的耳邊說了幾句, 也許是「享受掌聲吧。」56分鐘, 第四旁證舉起牌, 羅馬換人。如果史巴列提膽敢再遲十分鐘換人, 他可能無法活著離開球場。

牌上題示: 10。

那個俊俏的男人, 左臂上纏上白色的隊長臂章, 身穿棗紅球衣, 襟前是羅馬的會徽, 背後是醒目的橙色字母和號碼。TOTTI 10

他和沙拿 (Mohamed Salah) 拍一拍, 緩緩地跑進球場。

「最後一次了。」


球場內有22個球員, 但球迷的眼中, 好像只看見一個人。他觸球也好, 沒有觸球也好, 球迷同樣用雙眼, 緊緊地盯著他。當迪羅斯 (Daniele De Rossi) 射入第二球, 我以為是他。柏洛堤 (Diego Perotti) 射入第三球, 我又以為是他。這是潛意識中的渴望, 我相信很多球迷和我一樣, 都希望由他射入奠定勝利的一球, 寫下最完美的大結局

他的角球, 他的射門, 他的傳中, 他的突破。他和隊友慶祝入球, 他因被追平而失望。這些場面, 廿五年來, 始於如一。一切一切, 今夜都是最後一次。很多羅馬球迷, 小時候開始看著這高傲的小子。然後慢慢長大, 認識了同樣支持羅馬的女朋友, 生了個寶寶, 一起支持仍然高傲的王子。「羅馬王子」, 是一家幾口的共同語言。

最初, 我很不喜歡這個意氣風發, 不可一世的小子。無論他帶領球隊贏得意甲、或者助意大利得到世界盃冠軍, 我都沒有喜歡過他。不知何時開始, 我漸漸被他的一些特質吸引住。也許是因為他的球技、也許是他的魅力、也許是他無論如何, 都忠於羅馬的心。一個意甲冠軍、兩個意大利盃, 就是他的全部。他絕對配得上更多更多的榮譽, 他在榮譽和忠誠間, 做了選擇。他曾經說過: 「在羅馬取得一個聯賽冠軍, 勝於在祖雲達斯和皇家馬德里贏十次冠軍。」


時間不留人, 要走的, 終須要走。球證鳴笛, 吹響了偉大的休止符, 宣告一個時代的終結。奧林匹克球場內, 數萬人舉起手上的海報。一時間, 紅底橙字、橙底紅色的「TOTTI 10」,淹沒了人海。他的臉上, 除了歲月的痕跡, 還有份埋藏不了的傷感。沒說甚麼, 他離開了球場。

隔了一會, 他回到草地上。他和隊友、職員拍拍手, 然後和妻兒, 環繞全場致謝。或者是基於羅馬人天性的不屈不撓, 或是因王子的尊貴身份, 他的性格, 又高傲, 又硬朗。然而, 最後一夜, 他的高傲和硬朗, 都被深厚的感情融掉。眼前是共同進退四分一個世紀的羅馬球迷, 他那雙迷人的意大利人眼晴, 被欲掉不掉的淚水模糊了。他略躬身, 向球迷致謝, 一次又一次。把高傲放在後頭, 把無以言表的謝意, 送給不離不棄的你們。有一位球迷, 跑入球場, 在他的面前跪下, 伏拜。對羅馬球迷而言, 有兩個人的地位是崇高無尚的, 一個是教宗, 另一個是他。當夜, 奧林匹克內有多少人, 就有多少人心碎。羅馬球迷有多少人, 就有多少人流淚。

在這難以忠誠的年代, 仍然有如斯一位忠臣, 向世界說忠誠的價值

他接過球會贈予的十號球衣。從此, 奧林匹克運動場, 紅色十號, 不會再有。


多謝你, 在我的回憶中出現過。多謝你, 以最美麗的年華, 陪伴我走過多少個寒暑。

別了。


Facebook專頁:人生勝利組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羅馬  王子  托迪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