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斯堡慘劇和泰萊報告

人生勝利組 於 22/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希斯堡慘劇 (Hillsborough Disaster)

1989年4月15日, 利物浦和諾定咸森林在錫周三的希斯堡球場, 上演足總盃四強硬碰。當天雪菲特和利物浦的交通擠塞, 很多利物浦球迷未能提早到達。在開賽前的十多分鐘, 大量球迷一窩蜂湧到Leppings Stand 十字轉門的狹小空間, 希望能在開賽前進入球場。約5,000名的利物浦球迷, 擠在細小的空間, 令那兒成為瓶頸。警長大衛.德根菲特 (David Duckenfield) 基於安全的考量, 下令打開原本為出口, 沒有轉門的C閘, 企圖疏散人群, 但反而導致大量球迷迫過閘門進入球場。

數以千計的球迷, 透過狹窄的通道, 湧到原本已超出負苛的露天看台中央區域, 使鐵絲網前的人不斷受到推擠, 壓向鐵絲網。由於後面的人未有察覺前排觀眾的危機, 人流繼續湧到中央區域。奇怪地, 負責維持秩序的駐場警察及球場職員, 當天沒有人按情況, 指示球迷分散到兩邊較小的區域。除了小部分人, 沒有人察覺異樣。

球賽如常進行。

賽事踢了六分鐘 (3:06pm), 警方發覺鐵絲網已經塌下來, 有球迷開始爬越鐵絲網逃生。警方建議球證暫停比賽。看台上的球迷擠成一團, 一個壓著一個。最前排的開始逃走, 後面的人亦知道出現危險, 四處奔逃, 一片混亂。警方只道是流氓發生騷亂, 跑入球場干擾比賽, 故他們加派人手, 阻止球迷衝入球場。他們在中場線拉起封鎖線, 以防利物浦球迷跑到森林球迷的一方, 造成更大的混亂。警方沒有協助利物浦球迷疏散、離開。

此時, 有球迷 - 當中有很多小孩 - 在混亂中跌倒, 被荒忙逃生的人擠擁、踐踏。不一會, 看台和球場已經不少被踩死的屍體, 亦有很多躺在地上, 奄奄一息的傷者。至此, 警方才意識到事態嚴重, 但在場的人力和資源完全不敷應用。其他球迷盡力協助受傷的人, 或用廣告板當擔架, 把他們擡到安全的地方; 或即場為呼吸困難的人做人工呼吸。

最後, 希斯堡慘劇中有96人喪生 (38人為20歲以下), 766人受傷。



不公平的聆訊

事後, 南約克郡警方直指海量的無票球迷湧進希斯堡球場, 是造成慘劇的成因, 意圖將責任推卸得一乾二淨。而南約克郡驗屍官史提芬.波柏 (Stefan Popper) 的驗屍報告就更惹人爭議。他的調查範圍, 停止於當天的下午3時15分 - 慘劇發生後的九分鐘。波柏解釋, 大部分的罹難者, 於3:15pm已經死亡, 或腦部死亡, 不需要再進一步的調查。

死難者的家屬對這個判定, 感到震怒。他們認為波柏將調查時間止於3:15pm, 明顯地想避過因警察和救援服務判斷錯誤、行動遲緩, 以致大規模傷亡的重點。1991年, 地方法院的裁判令死難者家屬大失所望。判決認為希斯堡慘劇的死難者是「意外死亡」, 而不是unlawful killing。希斯堡慘劇被定性為「公共秩序問題」, 將事件簡化為普通的球迷衝突和騷動。把英格蘭過去數十年來累積的其他社會問題完全忽略。

泰萊 (Peter Taylor) 法官被任命, 調查希斯堡慘劇的成因。他於1989年和1990年先後發佈了臨時報告和最後報告, 就是著名的泰萊報告。


泰萊報告 (Taylor Report)

泰萊報告的其中一個重點, 直截了當指出警方無法維持秩序、急救單位救援遲緩、足總的制度失靈和希斯堡球場的危險設計, 種種因素導致是次慘劇。事實上,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足球流氓問題和日益殘破的球場環境, 已釀成多次災難, 包括1985年, 造成39人死亡, 600人受傷的希素球場慘劇 (Heysel Stadium Disaster) 和造成56人死亡, 265人受傷的巴拉福特球場大火 (Bradford City Stadium Fire)。然而, 這都未足以令英格蘭足總和各家球會正視問題。事實上, 這不僅是足球場 / 球迷的問題, 更是英格蘭警政系統、死因裁判庭等弊病。他們腐敗又無能, 毫不自我反省, 反而互相卸責。

報告指出悲劇成因眾多, 但最主要的的確是警方的人流管制失當。泰萊指警方沒有預備足夠的人手, 控制進入十字閘門的觀眾。他質疑當局為何沒有採取更多行動去檢查觀眾的門票, 和將人流有效地帶進球場。警方高層回應, 他們的決定和做法與以往無異, 初期沒有重大意外, 他們不可能預測到出現問題。泰萊法官提出相反的觀點, 他指Leppings Lane是通往西看台和北看台的唯一路徑, 在1987和1988同樣因如潮的人群而擠得密不透風, 只是幸運地 - 暫時 - 未有變成災難。

「由於十字轉閘塞滿了人, 警方決定開放C閘。警方和球會應該明白, 除非球迷於一段長時間, 穩定地到球場, 不然十字轉閘不可能應付大量進場的球迷。行動組和警察沒有適當的策略, 控制短時間內突然而至的大量球迷。這個情況是可以預料的。事情亦真的發生了。」

中央區域的容量為2,200人, 但健康和安全部後來發覺場內設施不合乎標準, 應為球場的容納人數應該減低到1,693人。然而那天, 估計有3,000人進入了那個區域。人數過量引致了致命的推撞和踩踏。同時, 泰萊否定了利物浦球迷的責任:「我不認為他們是導致慘劇的成因。反過來看, 假若諾定咸森林的支持者遇到這情況, 慘劇同樣會發生。」

總結部分, 泰萊直接批評南約克郡警方態度「防衛、含糊」, 拒絕承認任何錯誤和責任。2012年, 希斯堡獨立調查小組, 還了利物浦球迷的公道。

泰萊報告提出另一個悲劇的成因, 是希斯堡球場的設計和設施十分落後。他呼籲各球會應檢討球場的結構, 並按情況進行改建, 折除鐵絲網和圍欄, 將球場改為全坐席。報告公佈後, 切斯特城的迪華球場 (Deva Stadium) 成為全英首個球場, 合乎泰萊報告中的安全準則。因為花費甚鉅, 時任英國首相馬卓安 (John Major) 從運彩和博奕稅收, 撥出一億鎊, 資助車路士、錫周三、列斯聯等重建球場。


事後, 曼聯和阿仙奴的露天看台 - Streford End 和 North Bank - 於英超誕生前改為全座席。然後, 阿士東維拉的Holte End 和利物浦的Spion Kop 等露天看台, 亦相繼被全座席取代。那些難以改建的老舊球場, 如米杜士堡的艾蘇美公園 (Ayresome Park) 和新特蘭的洛加公園 (Roker Park) 於九十年代後期被棄用。又如修咸頓的小谷球場 (The Dell) 和阿仙奴的高貝利球場 (Highburg Stadium), 就算減少球場容量, 亦被迫改建成全座席。無論如何, 球場的環境都變得安全和現代化。另一方面, 球會需要達到某些準則, 包括於比賽日, 安排足夠的警力和保安。

每每都要經歷切膚之痛, 人類才會醒覺。96個人無辜地犧牲, 英格蘭球壇才有爾後的改變。真的無法避免嗎? 真的值得嗎?

如果喜歡小弟既專頁, 或者想透過足球交個朋友, 可以俾個讚。
Facebook專頁:人生勝利組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