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痞英雄 —— 賓耶達

浪漫、高貴、繁華、土豪,可能都是大家對巴黎的印象,但光輝背後難免存在一道陰影。如果市中心的巴黎鐵塔代表了巴黎五光十色的一面,那麼位於市中心16.3公里以外近郊的城鎮薩爾塞勒(Sarcelles)就正正反映了巴黎最醜陋的一面。


一排排像倒模而出的公屋大廈裡,狹小的單位裡住著一個個窮困家庭。由幾幢大廈組成的公屋屋邨就像一道灰色圍牆,將所有種族紛爭都困在其內並逐漸放大。在這個犯罪率及青年失業率長期高企的城鎮,不少年輕人選擇訴諸暴力,即使是選擇默默耕耘的一群,亦因薩爾塞勒的惡名而備受歧視。到底巴黎市郊的生活是否如此絕望?我只知道有一個人情願圖勞無功亦不肯向現實低頭。


維薩姆 ‧ 賓耶達(Wissam Ben Yedder)在1990年出生於薩爾塞勒。六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四的他,與他來自突尼西亞的父母一同住在薩爾塞納市中心一個細小老舊的單位當中。家裡空間不足,區內又欠缺社區設施,賓耶達童年時就只能在粗糙的石屎空地或熙來嚷往的街道上靠踢足球度日。夢想成為職業足球員的他,不論日灑雨淋、風吹雪打,都堅持每天練習,只為求有一天能吸引知名球探的目光。當他意外跌斷他慣用的右腳,他寧願拖著上了石膏的腿到外用沒有受傷的左腳繼續練習。可是,一年又一年過去,雖然擁有技術天賦的他成為了街場的寵兒,經常被區內較年長的青年邀請一同比賽,但他矮小的身型成為了他追夢的最大障礙。莫講身高只有一米七的賓耶達,連他的兒時玩伴,身高達一米七八的馬列斯(Riyad Mahrez)也因身型太瘦小而被大球會唾棄,最後只能在巴黎都市圈附近的業餘球會度過青訓時期。


幸好,賓耶達對足球的熱情和兒時所下的努力並無白廢。位於薩爾塞勒旁邊,一個叫加爾熱萊戈內塞(Garges-lès-Gonesse)的小鎮中,有一所以室內五人足球著名的球會,而習慣在硬地上比賽,又擅長穿過前場緊密空間的賓耶達,當然也受到該所球會的青睞。雖然他最愛的還是綠茵草場,但他沒有拒絕這個對他球員生涯非常重要的機會,所以他於2009-2010年帶領球隊榮登聯賽亞軍,並入選法國國家五人足球隊。能代表國家參加國際賽事已經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但賓耶達不甘在此止步。當其他同齡青年用空餘時間玩電子遊戲時,賓耶達選擇同時發展他在五人制和十一人制足球的事業。就在他開始職業五人制足球生涯那一年,他選擇以餘下的時間為業餘十一人制球會UJA阿爾福維勒(UJA Alfortville)效力。

(賓耶達的室內足球精華)


賓耶達在五人足球界的名氣,正好吸引了法甲球會圖盧茲(Toulouse FC)的注意。隨著基格納在2009-2010球季末轉會至馬賽,圖盧茲正急於填補前場的空缺。位於法國西南部的圖盧茲雖然貴為航天業重鎮,同時亦是法國第四大城市,但球會班主單單是個當地飛機餐飲企業的主席,所以球會資金比很多法甲中小型球會更為有限;而富有天份但仍在業餘聯賽打滾的賓耶達正是最佳人選。2010年正式轉會圖盧茲時只有19歲的他,雖然頭兩季未有被教練卡薩諾瓦(Alain Casanova)重用,但隨著挪威藉前鋒布拉滕(Daniel Braaten)日漸老邁,而法國本土出身的利維亞尼(Emmanuel Riviere)又有意轉投更大球會,賓耶達漸漸成為了圖盧茲正選十一人中不可劃缺的一員。他在2013-2014賽季主場對索察(FC Sochaux)一戰中上演職業生涯中第一場「帽子戲法」,其中他攻入的第一球更令眾球迷回味而今:於賽事第二十八分鐘,巴斯維特(Martin Braihwaite)在貼近底線範圍傳中,不願放棄難得機會的賓耶達立刻看準時機,然後提腿輕輕一推...... 在場的球迷就在那一秒內目睹皮球首先擊中左邊門柱,然後彈入門內。就在那一刻,圖盧茲的球迷開始意識到,能親眼見證這位未來球會傳奇誕在,是何等的榮幸。

(精彩入球)


接下來的幾個賽季,雖然隊友充其量表現平庸,但賓耶達一直表現超卓。如果他每季沒有最少攻入13球,現在圖盧茲可能只會是單單一個法乙甚而法丙球會。話雖如此,但圖盧茲不可能永遠單靠他一人,他本人亦有權開始為自己前途打算,所以賓耶達在2016年五月為圖盧茲贏下最後一場保級戰後,就決定南下轉投西甲西維爾(Sevilla FC)。


可能西維爾未能算上世上最顯赫的球會,但這對賓耶達來說,絕對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從業餘到法甲下游球會,已經是一個相當難得的成就;但貴為五屆歐霸盃冠軍的西維爾,在賓耶達剛到埗時就帶他踏上了歐聯的大舞台,能夠與兒時鄰居,被封為「奇蹟」的馬列斯在草場上比拼。身為寂寂無名的新兵,賓耶達大多數時間都未能爭取踢完全場90分鐘,但他在西班牙的第一季已經以18球成績成為了球會當季的入球王,熱情的安達盧西亞球迷更為他冠上暱稱「miarma」(安達盧西亞式西班牙文,意指「我的靈魂」或「我的親愛」)。偏偏,西維爾在今季初以破球會記錄的轉會費(€20,000,000)從意甲森多利亞(UC Sampdoria)購入同樣司職前鋒的梅利奧(Luis Muriel),為求用盡其價值,賓耶達今季被納入正選的次數比上季更少,然而他的表現始終如一,入球甚至比梅利奧更多,命中率更達七成。


  講起賓耶達,不可不提的當然是三月他攻入兩球,將曼聯淘汰的那場歐聯賽事。他在上半場時間只能旁觀,一直到賽事第73分鐘他才被換入取代仍未有進帳的梅利奧。上場僅僅兩分鐘,賓耶達已經從隊友薩拉比亞(Pablo Sarabia)腳下收到他第一個明顥入球機會。面對眼前的「神將」達基亞,還有整個奧脫福的四面楚歌,這位法國射手完全沒有怯場,反而被激發出兒時踢室內足球時的直覺:室內五人制球場比十一人制場面積小得多,前鋒從接到足球到起腳射門之間可能只有幾步距離,而且五人制龍門的尺寸也較小,所以球員射門必需準而快,甚至比一般人的反應力更快。只剩下16分鐘為球隊爭取八強席位,賓耶達立刻來一球貼柱低射,就連迪基亞也無法及時撲救。不到4分鐘後,身高比場上其他球員矮一大截的賓耶達,再將一球角球頂入曼聯龍門。賽前,他在圖盧茲和家鄉薩爾塞納以外可能只是一個「二打六」;但賽後,他頓時成為了全球足球界的焦點,連大西洋的另一面都有人知道這個來自法國的小子叫賓耶達。


  很多人在觀看上述場事時,都對賓耶達從未入選過法國國家隊這件事感到意外。事實上,他一直都在國家隊教練的雷達上,而且他以往已經有為U21國家隊效力的機會。可是,在2012年,只有22歲的他作出了一個愚蠢的選擇:他和基沙文(Antoine Griezmann)、麥維拿(Yann M'Vila)等一行五人,在比賽前一晚從他們在勒哈弗爾(Le Havre)的集訓地偷走到巴黎一所夜店消遣。這種年少輕狂犯下的錯誤,在法國足協眼中卻是一種極度不專業的行為。結果,他們五人被罰停國際賽一至兩年不等。除了當時已經頗有名氣,而且威脅轉為效力母親故鄉葡萄牙的基沙文有在2014年被召入國家隊出征世界盃,其餘四人在隊中的地位早已被其他後起之秀取代。此後,突尼西亞國家隊曾經5次向賓耶達提出邀請,最近一次突尼西亞甚至已經確定打入世界盃決賽週,但他都一一拒絕。引用他自已的說話:「我已經品嘗過穿上藍色球衣的滋味,我現在只想再嘗一次。」不難想像他有多渴望再次為這個令他夢想成真的國家上陣。

  幸好,法國國家隊教練迪甘斯(Didier Deschamps)賞識賓耶達在歐聯賽事中的表現,所以決定在三月帶上他出戰兩場友誼賽。聽到迪甘斯親口讀出他的名字,賓耶達高興得像一個收到聖誕老人禮物的小孩,立刻在社交網站發表金像獎式感言:



「多謝大家!我實在高興得說不出話……大家都知道為了今天的來臨我許下多少願和付出了多少努力。這對於我和一直支持我的大家來說都是一份驕傲!來吧!!!」

  雖然最後賓耶達只為國家隊上陣十多分鐘,但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好開始。他能否出征俄羅斯,就要看迪甘斯的決定,還有一向慣用的球員在未來一個月有否受傷。他在近期一個訪問中說,令他從薩爾塞納走到奧脫福的,不是他體格或球技,而是他「硬頸」的性格。看來,賓耶達即使快年滿28歲,但他還在登上事業顛峰的途中。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西甲  西維爾  歐聯  法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