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型班主是好是壞?(上) 從《Sunderland till I die》第2季看公關型班主失敗例子

英倫專蘭 於 25/02/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想知道更多英超英冠消息歡迎like同follow我地嘅page: https://www.facebook.com/leagueinengland

今次的文章筆者在幾個月前已打算寫,不過當時恐怕新特蘭換班主的結果會好像死敵紐卡素般胎死腹中,所以等到現在EFL正式批準新班主路易斯杜里夫斯(Kyril Louis-Dreyfus)才落筆。作為黑貓球迷的筆者,和大部分黑貓迷一樣,知道新特蘭終於可以易主後十分興奮。看到這裏,有看過《Sunderland till I die》第2季(簡稱S2)的讀者可能會覺得疑惑,明明在第2季第1集中,新特蘭球迷將當時的新班主史超活當奴(Stewart Donald)視作救世主,但為何在兩年後當奴竟然落得如此下場?究竟當奴這類公關型班主是屬於好班主還是差班主?

在當奴的時代,發生了兩件該筆者以作為淪落至英甲球會的球迷而感自豪。第1件事是在18年的拆禮物日主場對巴拉福特的比賽中,在可容納49000人的光明球場上出現46039接近爆滿的上座率,不但破了列斯聯2008年38256人的英甲最高入座人數的紀錄,更是高過當時以溫布萊做主場的熱刺,成為當日第3高入座人數的比賽(可參考S2第3集)。第2件事是在19年3月英格蘭聯賽錦標(EFL Trophy)決賽對樸茨茅夫,因為兩隊都是擁有幾龐大球迷會的前英超球會,加上是當時的升班直接競爭對手,所以該場在溫布萊踢的比賽中有8萬幾人觀戰((可參考S2第5集)),也是這個比賽的最高入座紀綠。一個低組別盃仔可以坐到溫布萊9成的座位,雖然筆者未有直接參與其中,但作為兩隊其中一隊的粉絲,筆者十分興奮和自豪。

無獨有偶,當奴的功績都是和入座率有關。將入座率概念化,就是公關手段。其實,從第1集中,時任行政總監米夫雲(Charlie Methven)提出更換比賽前的球員進場音樂,在更換球場座位計劃中邀請球迷將自己的私家位帶回家,並讓球員一起參與換凳行動,第3集中米夫雲籌備拆禮物日過4萬上座人數時向下屬交代工作和接受訪問時的語氣,好明顯可以感受到當奴和米夫雲根本把經營新特蘭當成公關工作。在第1集中有一句說話令筆者印象十分深刻,其中一名季票持有者Peter Farrer被問及換凳行動時,認為球會讓球迷參與其中「毫無疑問是一個很好的宣傳噱頭,而人們(球迷)對此非常受落,大家都只是想抓緊一些東西。」(It’s a good publicity stunt. There’s no doubt about it. And people fall for it, man! They just want something to clutch at, that’s all.)從這句說話已經可以看出當奴和米夫雲公關式經營新特蘭經營得非常成功。

在兩輯紀綠片中一直在強調一點,新特蘭是一間以球迷為本的球會,這句說話當奴自己在第1集接受電台訪問時亦講過,在這訪問中的觀眾亦表示若果當奴願意繼續兌現承諾,球場可以一直有30,000人入座,因為球迷想要的是坦城和熱情(If you keep on doing what you say you will, you’ll have 30,000 in that stadium, cause all we want’s honesty and passion.)。很明顯,在當奴時代的前期,當奴和米夫雲非常成功地通過公關手段帶來了坦城和熱情,至少可以令筆者為拆禮物日的紀錄而興奮和自豪,而這帶來的結果就是新特蘭的主場平均入座有3萬多,作客賽事幾乎場場售罄,從S2中可以清楚感受到絕大部分英甲球會的主場質素非常「好」,如此狀況都可以場場售罄,可以理解為何起初新特蘭球迷當當奴神咁拜。

一切看似是美好,可是,該季新特蘭不但EFL Trophy中飲恨,在更重要的升班上,在附加賽最後一刻被絕殺,無緣升上英冠。足球世界是講成績的,只要你交不出成績,以前發生過甚麼事也幫不到你。這一句除了是林伯特被車路士炒的原因外,亦都是當奴敗走新特蘭的原因。

作為一個公關型班主,當奴和米夫雲優秀地展現了他們的公關技能,充分利用新特蘭球迷力量非常強大的優勢帶來了開始時的希望,不過這類公關型班主卻往往在商業上讓球會處於劣勢,而在新特蘭的例子中,當奴正正是敗於商業失誤。指的就是S2第4集的標題賭博(Playing poker),關於當時新特蘭的前鋒馬查(Josh Maja)的轉會風波(馬查就是富咸剛剛從波爾多借入的前鋒)。馬查在該季成為新特蘭的主力射手,因為當時只有20歲而合約只剩下半年而有大量球會虎視眈眈,最終球會以100萬將他賣至法甲波爾多套現。從球迷的立場看,筆者當然希望留下馬查至季尾自由身離隊,始終升班比轉會費重要,不過從當時球會的盈虧狀況考慮,套現也是可以理解的。問題就在這裏開始,標題所指的賭博,除了是賣走主力射手的賭博,亦指簽入新射手的賭博。馬查離隊後,新特蘭一直未能簽下新前鋒,於是在轉會窗截止日窮追猛打韋根的前鋒韋爾古歷(Will Grigg)。韋根方面當然知道新特蘭急需前鋒而一直獅子開大口。在100萬的報價被拒後,當奴多次被勸再提高報價便不符合古歷身價,要慎重思考是否加碼,但當奴的回應是「如果他種(古歷)在附加賽決賽戴帽,你肯定不會這樣講」(You won’t be saying that if he scores a hat trick in the play-off final.)。從當奴當時十分激動和自大的口吻,筆者非肯定當奴決定加碼是一個純粹的賭博,完全沒有任意生意上的原因,賭注更是300萬鎊。結果,古歷以300萬鎊轉會,但入球卻是寥寥可數,在季尾已淪為後備,當然亦沒有在附加賽決賽戴帽。

當奴入主新特蘭時所作的承諾,除了是要帶新特蘭立即回英冠之外,還有為球會帶來更多資金。古歷這個非常失敗的賭博,是當奴由盛轉衰的轉捩點。一直未找到人注資,是當奴要賣盤的導火線。在路易斯杜里夫斯之前,已經傳過無數個財團有興趣入股,比較知名的包括戴爾電腦總裁米高戴爾(Michael Dell)有份的財團,但全部都不了了知。在戴爾相關的財團入股計劃正式告吹後,球迷的怒火已經到臨界點,加上球場上換帥後成績不進反退,竟然只位處十幾位的中游位置,球迷的憤怒一發不可收拾,有人在當奴的Twitter帳戶上向他人身攻擊;在下一年的拆禮物日中,幾個主要球迷組織發聲明要求當奴離開。種種行為讓當奴萌生去意,在20年1月17出聲明表示會積極尋求買家,標誌着當奴徹底從新特蘭的救世主變為瘟神。前文引述過S2中一個球迷向當奴表示「若果你繼續兌現承諾,球場可以一直有30,000人入座」,但這句說話還有下文,「若果你不兌現承諾,球場不但沒有人入座,你將會處於無盡的困擾中」。自20年1月起當奴所有的工作,都比以前的困擾得多,不但要sell客尋找新買家,也要繼續接受球迷的咒罵,更不用講疫情後出現的種種財政問題。而促成當奴不堪結局的,就是當年為他的公關手段帶來成就的球迷。

現在看來,雖然當奴的時代以非常失敗告終,不過他也曾經為包括筆者在內的大部分球迷帶來驕傲與熱情,那麼,究竟當奴是個好班主還是個壞班主呢?近年數目越來越多的公關型班主會是好班主還是壞班主呢?這些問題留待下回分解。希望令次的文章可以讓看完《Sunderland till I die》後希望繼續知道新特蘭復興狀況的讀者提供一下新特蘭的近況資訊。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