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勝利時我是德國人,但落敗時我只是一名移民

香港講波仔 於 26/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I'm German when we win, but I am an immigrant when we lose.

奧斯爾備受種族歧視的抨擊下憤而退出德國國家隊,佔據了全世界的新聞版面。當中一句「當勝利時我是德國人,但落敗時我只是一名移民」,引來球迷熱烈討論。


這次的焦點,除了老生常談的種族歧視外,奧斯爾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合照被政客上綱上線,將其扣連至世界盃無心表現,作為政治宣傳工具,亦是爭議點所在。

歐洲作為一個自由流動的地區,球員擁有多國血統並不是稀奇事,就算只談及德國國家隊,遠有艾沙姆這名出生於加納的歸化兵,近亦有波蘭血統的高路斯和普度斯基,來到今屆亦有與奧斯爾相同擁有土耳其血統的根度簡,但德國以往成績尚可,亦少見批評國家隊的成員。

但是今年德國迎來了80年來的最差成績,更是歷史上首次於分組賽階段出局,自然要找尋戰犯。身為正選、非德國「本土」血統及班霸拜仁慕尼黑的「近親」的奧斯爾成為了最大的戰犯。德國球迷對他口諸筆伐、拜仁高層否定他於世界盃的表現、政客更拿著他與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的合照大造文章,指控他為叛國者,仿佛全德國與他劃清界線。昔日的奪標功臣今日淪為過街老鼠,奧斯爾在憤怒之下發出聲明,一一對其痛罵聲音作出反擊,並憤而退出國家隊,離開這片是非之地。

德國這屆的表現差勁,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但湯馬士梅拿、侯姆斯等拜仁「嫡系」同樣狀態差劣,可是就沒有人去抨擊他們,戰靶全落在奧斯爾一人身上,筆者認為這是十分不公平的。

不過,足球向來都是成王敗寇,人們只會記得誰是勝利者,遇到挫敗時便劃清界線、親疏有別,為求自保不擇手段,這也是足球界的常態。特別是國家隊的球員,隨時也會被捲進政治風暴之中,永無翻身之日。所以奧斯爾選擇早日退出國家隊遠離是非之地,對他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

德國這次挫敗,令球迷們展露了輸打贏要的心態,尋找戰犯、諉過於人的醜陋行為雖然是人類的天性,但筆者卻嗤之以鼻。口說陪著球隊走過低谷,他日東山再起,但到頭來又有誰能做得到?


今日站在奧斯爾一方、反對種族歧視及政治迫害的香港球迷,請對今日的取態銘記於心,同等地對待香港隊的球員,奧斯爾一個也厭多,不要再讓此等悲劇於香港發生。當年面對著「有層次」的侮辱,香港球迷選擇了同仇敵愾,高呼「著得起港隊球衣的都係自己人」,力挺港隊出戰世界盃外圍賽,但願此等豪情壯語不只是一剎那的熱情,而是香港球迷心目中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圖片來源:
https://metrouk2.files.wordpress.com/2018/07/mesut-ozil-statement-part-one.jpg
https://metrouk2.files.wordpress.com/2018/07/mesut-ozil-statement-part-two.jpg
https://s.hs-data.com/picmon/06/2F6A_5f2tRV_l.jpg
http://rs3.sinahk.net/cap/9/2015/06/10/0/048e7a7239fab37ebeefb08f3f5bf938.jp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奧斯爾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ahbin
    ahbin 於 26/07/2018 評論 NO. 1

    論表現oc2呢幾年啲確大退化,因為佢跟咗雲膠,响雲膠手上所有好球員都下滑,佢去兵工廠第一年表現尚算好,但係越踢越懶,呢啲都係教練問題...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