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成為了Hiuming Ball的Fan屎

香港講波仔 於 23/09/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2018 – 2019年,車路士委任「煙剷」沙利為主帥,並簽入拿玻里中場愛將佐真奴,被視為Sarri Ball的核心,最終協助車路士奪得歐霸盃。

2018 – 2019年,理文委任澳門代表隊前教練陳曉明為主帥,務求實踐Hiuming Ball戰術,冀一改港超慣常高Q大棍的風氣。奈何球隊最終需經歷半季的調整期,季中簽入沙普夫及尼迪利後才能重拾佳態,最終奪得菁英盃完成球季。

2019年夏天,沙利轉投祖雲達斯鯉躍龍門,陳曉明則留隊,繼續實踐Hiuming Ball。經歷一季的調整,看來理文漸漸踏入收成期。

理文於今個夏天簽入包括列斯奧、佐迪、李康廉三名富經驗的港超戰將,外援則挽留下半季表現優異的沙普夫及尼迪利,配搭三名南美新外援迪奧高、亞哥斯達及基華尼頓,華人主力則大多留效。從夏天部署所見,陳曉明今季的目標是期望以本地的經驗戰將帶領年青華人球員成長,以及多以地面組織攻勢,盡量發揮前線亞哥斯達及基華尼頓兩名新援的腳下功夫。

這些改變令理文攻擊力大大提升。上季理文是港超聯入球最少的球隊,18場比賽只攻入12球,比起最終降班的凱景還要少一球,攻力之疲弱為人詬病。但今季開賽兩週,理文已經攻入6球,只需兩場聯賽便已追上上季半季的入球數字。6球入球尼迪利佔當中4球,位居射手榜榜首。

數據不說謊外,球員的表現也不會說謊。理文今季的球員分工非常清晰,後防線有中堅余煒廉主動攔截,後方再有隊長列斯奧提場及統領;中場沙普夫及顏樂楓則擔任雙防中,進攻時會主動將球送往兩邊組織攻勢;由右至左的攻擊線則由鄭兆均、亞哥斯達、基華尼頓負責,三人勤於跑動,間中更會左右換位加強變化,為前鋒尼迪利提供不少機會。此套路於最近兩場聯賽及高級組銀牌初賽行之有效,攻擊多元化外後防線亦敢於用波控制節奏,絕對是陳曉明樂見的Hiuming Ball。

經過兩場聯賽的試練,中前場的配合愈來愈有默契,對佳聯元朗一仗更是多次以小組入楔試圖爭取入球,2:0的一球正正由鄭兆均、尼迪利、亞哥斯達三人的第一時間撞牆入楔成功製造單刀機會。隨著更多的實戰演練,可以預期理文這幫中前場的小組配合將更得心應手,入球數字節節上升。

當然,入球數字高也不一定代表會有好成績,防守也是理文特別需要留意的一點。兩場聯賽理文各失兩球,當中對南區一仗所失的兩球都是被對方以頭槌成功埋門或製造機會而失的,看來兩閘及高空攻勢暫時仍是理文的缺點。特別是兩閘問題,余沛康以右腳擔任左閘與慣於走入中路的基華尼頓並不合拍,基華尼頓懶於回防亦為左閘造成一定壓力;謝朗軒擔任右閘時非常勤於回防,但從後方開始組織時用波卻仍欠一定火候,在右路傳失的次數略嫌過多,面對較弱球隊還能靠隊友補位而成功瓦解攻勢,但在面對更強的球隊如傑志、富力R&F時此類失誤將會非常致命,費蘭度及伊高沙托尼等機會主義者將令理文非常煩惱。

但是,年青就是本錢。對於理文來說,正在建立新風格的球隊是最沒有包袱的,他們仍有犯錯和進步的空間,大可本著「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精神繼續力求進步,因為他們選擇的是一個正確的方向,同時也是筆者期待於港超聯看到的踢法,畢竟現時亞洲新興的足球勢力無不以靈活機動性踢法掛帥,理文的Hiuming Ball其實只是大勢所趨,而不是標奇立異自尋死路。改革從來都必然需要經歷陣痛,理文經歷了上季頭半季的黑暗期,今年漸漸看到黎明的曙光。

本著對未來的無限幻想,今天,我成為了Hiumingball的Fan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港超聯  理文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