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牌四強:理文對大埔賽後報告及分析 - 理文擁有很多港超球隊值得借鏡的地方 辛迪卡蘇拿出沒!

阿叔講香港波 於 27/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雙方陣式及排陣:

理文 (4-2-3-1)

袁皓俊

黃炎堃 迪奧高 余煒廉 余沛康

沙普夫 顏樂楓

鄭兆均 亞高斯達 李康廉

基華尼頓

大埔 (4-3-3)

陸平中

廖偉業 杜度 雲美亞斯 孫銘謙

中村佑人 唐道碧 陸志豪

勞高 辛祖 陳文輝

戰情發展:

開賽6分鐘,李康廉在左路偷得廖偉業的腳下球後再傳交基華尼頓,後者推順後右腳地波射遠柱被陸平中沒收。15分鐘,理文門前一輪混戰之下,辛祖左腳近射被迪奧高護空門成功。3分鐘後,亞哥斯達中路後腳傳交基華尼頓,後者再交出一記直線給左翼的李康廉入楔後左腳射地波,惜皮球在遠柱斜出。28分鐘,勞高三十碼左腳射高。4分鐘後,陸志豪25碼彈地波射斜。37分鐘,李康廉送出一記直線,鄭兆均單刀被陸平中擋出,但亞哥斯達補射入網,為理文先開紀錄。上半場補時階段,基華尼頓中路扣過杜度,再直線交予李康廉起左腳施射,孫銘謙解圍省中雲美亞斯差點誤擺烏龍。隨後,大埔展開反擊,勞高右路長驅直進後窄位右腳勁射被袁皓俊擋高。2分鐘後,這位巴西翼鋒左路硬闖,惜右腳射地波乏力。完半場前,理文一次反擊,李康廉左路交橫,基華尼頓扣過楊賜麟後起腳射遠柱斜出。


48分鐘,陸志豪罰球傳中,勞高大禁區線頭球攻門未能考驗袁皓俊。2分鐘後,勞高禁區頂燙射被袁皓俊飛身救出,及後杜度接應陸志豪開出的角球頂斜。53分鐘,亞哥斯達中路交右,李康廉半單刀起腳被大埔的後備門將何銳救出。2分鐘後,李康廉直線傳給基華尼頓,惜後者單刀起腳射中網側。79分鐘,陸志豪開出罰球,辛祖頭球攻門乏力。2分鐘後,亞哥斯達禁區推橫,皮球輾轉落在基華尼頓腳下,後者勁射入網,拉開比數至2:0。89分鐘,顏樂楓腳面妙傳給基華尼頓,這位巴西前鋒壓入禁區後再傳橫給後上的沙普夫射入空門,協助理文領先至3:0。尾段,杜度接應傳中後二傳予雲美亞斯攻門,惜始終未能為大埔「破蛋」。最終,理文以3:0大勝大埔打入決賽,對手將會是東方。

阿叔觀點:

賽前,兩軍的近況大相徑庭,理文在各項賽事取得三連勝,大埔則連敗兩場,而雙方在12月初的聯賽賽事亦已交鋒過,當時理文以4:1獲勝。和該場賽事比較,雙方的正選陣容都同樣地有三個變動。由於主力射手尼迪利缺陣,理文教練陳曉明安排今季較多擔任翼鋒角色的基華尼頓串演前鋒一職,球隊的4-2-3-1陣式簡潔而明,佈陣亦合情合理,今場亦盡出四大外援 (理文今季偶爾在正選陣容中留有一手,只排出三位外援,以令調配空間更具彈性)。至於大埔方面,孫銘謙和辛祖的歸隊令陣容更完整,惟其4-3-3陣式則沒有一位明顯的左翼,因此進攻上難免更倚賴巴西翼鋒勞高在右路的推進,他亦是大埔在今場賽事最具威脅的球員。



這場比賽的初段其實有很多停頓位,先後有幾位球員因傷倒地而接受治療,影響了球賽的流暢度之餘,也阻礙了兩軍的入局程度,而大埔則是較不幸的一方,因為他們在上半場就先後有右閘廖偉業和門將陸平中因傷退下火線。不過,對於大埔教練和醫療團隊在處理陸平中的受傷過程中似乎可圈可點,在判斷上未能斬釘截鐵。球員的自身安全固然是很重要,但管理團隊也有責任去避免球賽耽誤得太久,應更當機立斷去處理,作出最快和最合適的決定,情況和年初謝家榮在省港盃比賽受傷的故事有點相似。另一方面,大埔教練馮凱文在下半場尾段被逐離場,而整體的觀感也不太好。作為教練,除了未能控制自身的情緒外,亦反而要勞動到球員去作出安撫,場面委實不太好看。你可以說,教練也是人,面對各自認為不公的判決,要掩蓋自身的情緒不是一件易事,但這並不能作為一個充分的辨解理由。


說回球賽本身,理文的勝利之道最關鍵一環在於球隊富有想像力。足球的互動性是講求制衡,你的主動即表示對方的被動,進攻球員的移步,即代表對方的防守球員頓時需要兼顧你的走位,然後空間就隨之而來。再者,要爭取入球也有很多不同的進攻手段。舉例說,當一位球員在控球後,他第一時間的選擇是眼看前方,嘗試交出一些具侵略性的傳送,還是希望先站穩陣腳,保持控球權,把皮球交橫或交後,作一些過渡性的傳送,兩者在時間上和效率上已有很大的分別。當然,這也要結合隊友的走位,以及傳球者的個人能力,甚至對手在由攻轉守上的結構。


今場賽事,理文就是有很多快速且具侵略性的傳送。而且,他們陣中亦不只一人嘗試這些具創意的直線傳球,中前場的四位球員固然首當其衝,例子多不勝數 (詳見上文的戰情發展),但就連一對中場中路的組合也有這樣的意識,其中一個最佳例子肯定是顏樂楓在理文攻入的最後一球時,他所交給基華尼頓的一下腳面直線。理文的攻擊四人組今場賽事都相當活躍,也有很多的配合,不論是亞哥斯達的穿針引線,還是基華尼頓的靈巧走位,甚至老將李康廉的狀態也相當出色,此外值得留意,鄭兆均在進攻角球甚至進攻死球都會有不同的處理 (例如左路角球用右腳或右路角球用左腳),不要說在香港球壇,這做法在世界球壇也極為罕見,阿叔只想到西班牙名將辛迪卡蘇拿 (Santi Cazorla) 和前捷克國腳柏拉斯 (Jaroslav Plašil),但無論是「生波」或死球也好,擁有一位像鄭兆均這樣的「雙槍將」,能在不同情況下靈活運用,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除此之外,顏樂楓和沙普夫的搭檔也漸見成熟,而後者的瞻前顧後,控制節奏、補位、傳送,甚至去到比賽尾段仍能壓入禁區後上攻門得手,是理文陣中的無名英雄之一。



另外,二閘球員的位置和取態也是另一個影響著球賽發展的一環,理文的二閘球員在企位上也明顯較不少其他港超球隊的二閘更前 (尢以左閘的余沛康為甚)。當然對他或球隊來說,這會是一個賭博,因為對方的右翼勞高在今場賽事有不少的起腳機會,就說明了這並非偶然性。不過相反,二閘的出擊頻密度也令理文在進攻上一直處於主導的一方,而製造機會的次數也自然較多。事實上,除了下半場初段較受壓外,理文都是佔據較多主導權的一方。


大埔半場以一球落後,而下半場他們作出了一個較明顯的變動,就是將隊長杜度和防守中場唐道碧互換位置,但陣式上則沒有大改動,此舉或多或少是希望前者的掃蕩能力能有助提升中場的抗壓力,惜球隊的中前場球員在分工不太清晰,特別是陸志豪、中村佑人和陳文輝,前者除死球處理較有看頭外,其餘時間無甚佳作,後者亦非純正的邊路球員,而三人對於組織的參與度都不太高,導致勞高的單打獨鬥更形重要,而辛祖的護球,以及拿到第一點後,如何帶動隊友的基礎上也做得不好,表現也是水準之下。可惜的是,由於初段被逼作出兩個換人調動,加上金玟基停賽,導致可換入的進攻球員捉襟見肘,落敗也是合理的結局。大埔今季一直處於動盪期,相信1月份會迎來不少變動,以應付2月展開的亞洲賽。


阿叔MVP: 沙普夫

Photo: 聰叔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