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代表隊軍醫黄偉龍 - 軍醫工作不易為

足總360 於 17/11/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香港代表隊軍醫黄偉龍 - 軍醫工作不易為
縱使他的雙手未必可以如港隊首席門葉鴻輝一樣,屢次為球隊力挽狂瀾。但香港隊軍醫黄偉龍(Alan)在港隊大營內的作用可謂無可替代,尤其是每一次當香港隊需要出外應戰,Alan的重要性更會頓時倍增。曾經跟隨港隊南征北討,且讓這名港隊軍醫向你親述其在隊中所擔當的角色。

曾經於本地球隊傑志擔任物理治療師的Alan,近年輾轉加盟香港代表隊旗下,成為港隊的專責軍醫。穿上整齊港隊練習裝備的Alan,在訪問一開始便把港隊軍醫的工作娓娓道來:「作為香港隊的專責軍醫,除了出席球隊的操練及比賽之外,我亦需要照顧一些長期受傷的球員,幫助他們一步一步做好復健的每一個程序。如果在操練或比賽中有球員不幸受傷,我便需要即場作出診斷,不過在大部份的情況下,由於球場未必會配備合適的醫療裝備,所以很多時候皆需要相約球員回到診所進行更加徹底的治療。另一方面,每一次香港隊需要作客外地,一如現正在中華台北舉行的東亞錦標賽外圍賽,我亦需要提早對當地的醫療政策及相關手續作出調查及評估,免得在抵埗發現有需要的時候才手忙腳亂。以這次參加東亞錦標賽外圍賽為例,我們其實在很早之前便已經著手準備了。」
隨著近年鳳凰計劃的落實,令到香港足球在不少方面都獲得更多的資源作為運作經費,Alan亦因此成為了港隊的專責軍醫,協助球隊在防護治理的項目上制定了清晰的目標:「其實我們現在的目標亦都是頗為清晰,就是要提高球員的基本體能,增強其本身的耐力及肌肉的爆發力。當然,我們亦非常著意希望提高球員自己對防護治理的基本意識,希望他們返回球會之後,可以運用在港隊操練中所得到的運動醫學知識來保護自己。我亦曾經對球員提到,在足球場上短兵相接,偶然被對手踢傷總是在所難免,但若然因為自己未有做好賽前的熱身或防護工夫,而導致在比賽中受傷,那樣就真的太過不值得了。」

為球隊把守醫療上的第一道屏障,Alan承認軍醫和教練在球員運用的觀點上可能有所不同:「坦白地說,教練帶領球隊出戰,當然無時無刻皆希望能夠排出最强的陣容,全力爭取勝利。但身為球隊的軍醫,我必須以球員的健康為先,所以偶然會與教練團在球員調動方面的看法上有所出入。幸好金判坤教練亦非常尊重運動醫學及我本人的專業判斷,盡可能在球隊教練團開會時邀請我列席及參與討論,務求使到球員在操練及恢復上皆可以取得最佳的平衡。」

身為球隊隨軍軍醫,其運動醫學的知識及經驗當然非常豐富,不過Alan在訪問中亦提到另一樣不可缺少的元素:「其實球隊軍醫與球員及教練之間的互相信任可謂非常重要。作為球隊軍醫,我當然可以時刻皆play safe(安全至上) ,要求受輕傷的球員不要上陣。不過其實最重要的是能夠與球員建立出互信,讓他們可以毫無疑慮地向你道出身體或傷患處的感覺,避免有任何情況的隱瞞。事實上,入選港隊的球員往往要同一時間應付球會及港隊的操練及賽事,對身體的要求可真不輕,所以我們更加需要清楚知道他們身體的情況,從而在醫療、復健、戰術運用、排陣和臨場調動上作出合適的安排。」
近年不斷跟隨港隊四出征戰,當然為Alan帶來了不少難忘的回憶:「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應該要數到兩年多前有一次香港隊作客馬來西亞,林嘉緯在比賽中被對方球員踢傷。當時我立即跑到球場上,在嘉緯旁邊開始進行簡單的診斷及治療,雖然當時球員本身未有覺得太過不適,不過經過我初步診斷之後,卻懷疑其腿部受傷應該不輕,所以便鼓勵嘉緯如果可以的話便首先站起來,讓對方知道你並不會被輕易打倒。然後我便立即回到場邊,向教練表示嘉緯應該被安排退下火線,而教練最終亦同意我的判斷將其調出。及後經過進一步的診斷,亦証實了嘉緯的小腿腓骨骨裂了。」

每次跟隨香港隊出征海外,經驗豐富的Alan當然會為球員帶備各種醫護裝備或葯物,甚至安排球隊攜帶飲用水遠征,但原來在眾多裝備背後,Alan卻有一項非常重要的必需品:「每次球隊作客外地,球員通常都會自備一些乾糧作應急之用,不過他們卻永遠不會隨身攜帶,卻往往在操練後嚷著肚餓。所以為了避免他們胡亂進食當地的路邊小吃,通常我的隨身裝備當中必然會有一些餅乾,讓他們在返回酒店的路途上可以充飢。」
正當葉鴻輝繼續忙於在球場上保衛港隊大門,另一邊廂,港隊軍醫黄偉龍(Alan) 亦無時無刻在守護港隊大軍的健康,務求令球員可以遠離傷患,全力為港隊爭取佳績。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