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格遜的遺憾:未能挽救加斯居尼的人生

足球群英傳 於 31/12/2013 發表 收藏文章
費格遜錯過了他,可能是執教生涯一大可惜;他錯過了費格遜,肯定是人生最大遺憾。他是英格蘭天才中場加斯居尼。

讚揚與期望伴隨住加斯居尼的崛起,但數之不盡的批評隨之而來。漸漸地,讚譽不再,批評也不再,變成唏噓與無奈;這就是加斯居尼的球員生涯。85年,未滿18歲的加斯居尼以隊長身份帶領紐卡素打入青年足總盃決賽,他更在次回合梅開二度,助球隊以總比數4:1擊敗屈福特捧盃。

效力紐卡素的加斯居尼。

儘管加斯居尼那時已經綻放天才的光芒,但他的生活不自律,體重超出要求。當時紐卡素領隊積查爾頓嚴令,除非加斯居尼可以在兩星期內減肥,否則任他多麼天才橫溢都不可以留隊。雖然他在這兩個星期內成功減肥,可以留效紐卡素;但江山易改,品性難移,在往後的日子裡,體重、傷患與酗酒3大問題最終磨光了他的才華。

88年,加斯居尼面臨人生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抉擇:曼聯或熱刺。那時在紐卡素的心目中,加斯居尼已成雞肋,縱他技術出眾,但場外麻煩多多。他試過發生交通意外後不顧而去,並說謊指有人偷車在先。他還試過一時火起,駕駛球場工作人員用的拖拉機撞向更衣室外的牆壁。難得曼聯及熱刺在88年夏天都開出不俗的報價,紐卡素決定放人。

對於加斯居尼,費格遜可說是青睞多時,但相信令他下定決心買人的是87年的拆禮物日,那天曼聯以0:1不敵紐卡素。當時紅魔中場史特根憶述:「我記得比賽後回家,我第一次時間跟太太說,我剛才見到一個天才橫溢的少年;他效力紐卡素,叫做加斯居尼。他帶給我們的隊長白賴仁笠臣很多麻煩,還令到費格遜在不斷向白賴仁咆哮!」

在87/88球季完結前,費格遜已經接觸了紐卡素及加斯居尼,進展非常好。在放暑假前,加斯居尼已經答允加盟,承諾在費格遜放完假後簽約,「費格遜先生,你好好去渡假吧。當你回來後,我就來找你簽約。」想到一名天才球員下季就會穿上曼聯球衣,費格遜懷住滿心歡喜,就跟家人到馬耳他好好享受假期。

就在費格遜鬆懈之際,熱刺乘虛而入,把魔爪悄悄地伸向加斯居尼。除了給予紐卡素一份不少於曼聯的報價外,熱刺更為加斯居尼開出一份難以抗拒的合約。加斯居尼憶述:「熱刺願意給我1500鎊周薪,而當時紐卡素只是給我120鎊,就算是曼聯的條件也遠遠不及熱刺。若果再加上獎金,我周薪可達2500鎊,如果我還可以入選國家隊,熱刺更會給我額外獎金。」

熱刺對加斯居尼的攻勢可說是四方八面,還為他的父母在倫敦置業;這叫21歲的加斯居尼怎去拒絕這份盛情!從前途來說,當時熱刺是英甲的爭標份子,曼聯還差一點;熱刺主帥雲拿保斯是譽滿英倫的名帥,並承諾推薦他入國家隊,聲望高於費格遜。

命運的抉擇很多時只是一念之差;該年夏天,加斯居尼以破英格蘭紀錄的200萬鎊轉投熱刺。聞訊的費格遜震怒,對加斯居尼的出爾反爾感到極之不滿;加斯居尼亦心存歉意,一度不敢接聽曼聯或費格遜的來電,因為他不懂去面對。

當他一想到費格遜的熱情,那雙如父親般溫暖的手,那對慈祥又帶有威嚴的眼睛,加斯居尼覺得非常內疚。其實,待氣消下後,費格遜都十分諒解加斯居尼的背叛,「熱刺幫他父母置業,很難不會令他改變主意。」

加斯居尼在熱刺度過職業生涯的高峰。

在熱刺的順境很快就令加斯居尼忘掉夏天的風風雨雨。他在加盟的同年即入選了國家隊,而且表現越來越好,看來沒有做錯決定。不過,在90/91球季,23歲的加斯居尼迎來職業生涯的轉捩點。在熱刺對諾定咸森林的聯賽,他右膝韌帶撕裂,足足缺陣了16個月。

92年,加斯居尼毅然加盟拉素,但傷患加上要適應意大利的聯賽,其表現有所下滑。94年,他更加在操練中受傷斷腳。經歷兩次嚴重創傷後,加斯居尼注定不能再往上爬,他的未來只能無可避免地往下走。

效力拉素時的加斯居尼。

在拉素的不如意令加斯居尼思鄉了;他回想一位蘇格蘭主帥曾張開雙臂,歡迎他加入其大家庭,他實在難忘那份熱情。不過,加斯居尼自知曾以最殘酷及無情的方式傷害了費格遜,所以6年來,他再沒有主動致電費格遜。

突然那一刻,也許眼前困局為他帶來勇氣;他寄望費格遜已經忘卻舊怨,讓兩人可以重回88年的夏天。然而,加斯居尼收到費格遜的拒絕,他無奈地慨嘆:「6年之後,我再聯絡費格遜,問他可否帶我離開拉素。那時他已經有簡東拿,他回答我,要先看看簡東拿會否離隊。其實,我心知肚明,我的職業生涯再無機會去曼聯,費格遜只得開罪一次,之後一切都完結了。」
的確完結了,加斯居尼再難以重返高峰,只能一步一步地往下沉。最後,不止是球員生涯的沉淪,還有他的人生。面對事業的失意,他選擇了自暴自棄,在酒精中尋求解脫,更險些賠上了性命。由於嚴重酗酒,今年46歲的加斯居尼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趟,他之後決定重新振作,立志戒酒,但經過多年頹廢的生活,這位昔日球壇天才已經一貧如洗,連去戒酒的錢也沒有。幸得連尼加等好友為他籌到足夠的醫藥費,加斯居尼終被送往美國的戒酒中心。一念之差,加斯居尼葬送了球員生涯;一念之差,他在死亡邊緣挽救了自己的性命。

加斯居尼上電視節目講述自己的經歷,一時不能自己,淚如泉湧。

在戒酒中心,加斯居斯收到一隻由英國寄來的光碟,當他打開光碟一看,回憶剎那浮現,情感不能自制,淚水如泉湧出,「當我看費格遜等人叫我堅強,叫我撐下去時,我整個人都崩潰了。費格遜提醒我,我是一個戰士。他是代表曼聯所有球員鼓勵我,所有人都支持我。」是後悔的淚,是感動的淚,是內疚的淚;原來那對張開的雙臂一直都在,熱情還在,關愛還在,只是皺紋多了。

退役後,加斯居尼在卜比笠臣的喪禮上跟費格遜聊天。

其實,加斯居尼一直沒有放下25年前對費格遜的拒絕;如果時間可以倒流,如果命運能夠選擇,在88年的夏天,他會堅持加盟曼聯。加斯居尼嘆道:「費格遜曾經說過,他教練生涯其中一件最遺憾的事,就是未能簽下我;但我覺得事實是掉轉的,後悔的應該是我,我未能成為他的球員。」

「我看過費格遜的紀錄片,他得到了很多的榮譽及獎項。他絕對是其中一位我很樂意跟他在更衣室中相處的領隊。他對球員好好,不只是在球場內,還有場外,甚至對那些不是曼聯的球員。我退役後,曾經短暫地擔任凱特靈的領隊,只是幾個月的時間。我很掙扎好不好打電話給他,最後我打了,他竟花了很多時間在電話中教導我,告訴我應該怎樣做。」

今日的加斯居尼連走路都要人扶住。

在費格遜心目中,對加斯居尼哪有恨?他十分愛才,他多麼希望加斯居尼可以善用他的天分,他多麼惋惜加斯居尼最終浪費了一切,「我真的很想簽下他。我認為我可以幫到他,為他做到一些有建設性的事。我們有卜比查爾頓、白賴仁笠臣及布魯士,這些不同年代的球員模範,所以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幫助他建立良好的紀律。」

就算到現在,費格遜都為加斯居尼而嘆息:「他絕對是英格蘭的球星。朗尼及謝拉特很好,但都不如他,他們沒有加斯居尼的天賦才華!他簡直可以踢巴西,他是有機會可以成為偉大的一個。」如果加斯居尼當日選擇的是費格遜,他會不會成為另一位卜比查爾頓,真的沒有人知;不過可以肯的是,老頭兒絕對不會容許自己的球員沉迷酒精。他不一定可以阻止傷患摧毀加斯居尼的球員生涯,但他一定可以阻止酒精摧毀他的人生。

假如加斯居尼穿上了紅魔球衣,將會是另一個世界。


你的支持,我的動力!給足球群英傳https://www.facebook.com/footballherostory一個like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