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舒維爾篇)

足球群英傳 於 17/09/2013 發表 收藏文章

舒維爾:我是紅軍?還是天鵝軍?

今年六月,羅渣士坐在辦公室中,隊長謝拉特坐在一旁;舒維爾身穿整齊的利物浦隊服,站於兩人面前,氣氛非常嚴肅。羅渣士先問:「舒維爾,你三年前入來紅軍,記得我們拿了多少個盃?」

舒維爾大聲地說:「領隊,只有一個聯賽盃!沒有英超、足總盃、歐聯。」

謝拉特認真地再問:「你覺得我這個人怎樣?」

舒維爾望往謝拉特,不亢不卑地說:「對不起,隊長,我不太清楚,但隊長你今日出門前應該很匆忙,因為你沒有戴上隊長臂章。」

陳永仁觀察力驚人,令黃sir輸了打賭,不知大家記不記得這一幕?

羅渣士微微一笑,就叫舒維爾出去,然後對謝拉特說:「五百元,快給我!」

謝拉特從褲袋拿出隊長臂章,之後再拿張五百元給羅渣士。羅渣士欣然收下,得意洋洋地說:「都說他最適合做臥底。」

舒維爾轉投史雲斯,開始了他的臥底生涯。

「所有扭計要踢正選的人下場都會跟他一樣!有沒有人想要交換?」舒維爾夢見那天的情況,從睡夢中醒過來。望見窗外魚肚白的天空,原來都快天光了;舒維爾摸摸自己的光頭,輕嘆一聲,就換上衫褲,跑到天台去。

在天台上,只有謝拉特及舒維爾。明明是剛日出,但謝拉特都戴上太陽眼鏡,跟舒維爾說:「今晚,我們要上榜首。」說罷拿了個公文袋出來。

舒維爾打開公文袋,拿出一盒錄影帶,皺眉道:「又是你的錄影帶!利物浦堂堂豪門,下次有沒有些先進點,例如用DVD?」

謝拉特說:「下次給你成人動作電影好不好?」

舒維爾說:「日本還是歐美先?」說罷兩人一起大笑。舒維爾再伸手入公文袋一摸,竟然拿出一枝洗頭水來,不禁奇怪地說:「用完之後可以方便擺烏龍嗎?」

謝拉特白了舒維爾一眼,才說:「你廿五號生日呀,二五仔!」

舒維爾拋了拋那枝洗頭水,一邊離開天台,一邊說:「我都沒有頭髮,而且我是廿七號生日。」

在自由球場的晚上,史雲斯對利物浦。舒維爾穿上白色的球衣,面對住一眾紅軍舊隊友,不過在他的心目中,穿白衣的才是敵人。兩分鐘,舒維爾在利物浦的禁區前接到皮球,凌空抽射,他對自己的窩利射門很有信心,一定可以打飛機,但今次竟然撻Q,皮球仍在他的腳下。舒維爾回望身邊,頓覺孤立無援,因為場上沒有一人真正跟他並肩作戰。

他以最快的速度跑入禁區,但用最慢的速度起腳,如他所願,史卡迪爾擋到他的射門,但天意弄人,皮球又在他的腳邊。舒維爾知道,如果不射,他的身分就會被懷疑,所以立刻起左腳,希望可以偏離龍門出界,但結果是入了網。

舒維爾入波後,謝拉特非常不高興。
雖然史雲斯全場歡呼,但舒維爾心情很差,舉手示意不要慶祝;同時,他感到隊長謝拉特冰冷的目光。舒維爾悻悻地來到謝拉特面前,後者不滿地說:「你是否忘記了自己是紅軍,還是天鵝軍?」

舒維爾晒道:「隊長,我撻Q了一次,又再被你們的中堅擋一次,亂射完一次又一次,合共都射了三次,但皮球總是追住我入禁區,你覺得是我想的嗎?」

謝拉特及舒維爾的關係就像黃sir及陳永仁。

謝拉特厲聲道:「你對我態度能否好一點?現在場上只得我知道你的身分!信不信我回去將你的檔案刪除,你一生都效力史雲斯,到時大家都不用再煩!」

舒維爾喝道:「那麼你想我怎樣做?次次掂波都提醒自己是紅軍?是否要我發開口夢都識講,我是紅軍,我現在擺明要擺烏龍!」

謝拉特嘆了一口氣,柔聲道:「有沒有看我的錄影帶?」

舒維爾即道:「不知道!」過了一會兒,卻說:「看了!」頓了頓,大聲地說:「我看過了!寄誠庸走了,迪根斯文又打後備,我轉頭會回來做防守!」

謝拉特問道:「何時回去防守?何時有機會掂波?」

「我點Q知!場上有廿二個人!」舒維爾說:「兩分鐘內吧!」

謝拉特說:「做完這次,我們一月回購你。」

舒維爾發晦氣地說:「你講過這句九千幾次!」說罷就退回自己半場,等利物浦開波。

舒維爾傳出謝拉特的招牌自殺式直線,置史雲斯於死地。

兩分鐘後,史雲斯剛化解了利物浦的攻勢,皮球來到舒維爾的腳下,準備反守為攻。他想那盒錄影帶的內容,想起謝拉特那些極具穿透性的直線,還有亨利冷靜的射門……他知道史杜列治現正跑進那裡……深呼吸一記,舒維爾轉身一撥,皮球往史雲斯的禁區裡去,史杜列治現身接應,單刀射門,為利物浦追成1:1。

謝拉特走到舒維爾身邊,拍拍他的肩頭;舒維爾仔細感受,心裡默唸:「這是摩斯密碼?啪!啪!啪!是A-G-A-I-N!again?叫我再做?」他立刻瞧往謝拉特。

謝拉特冷冷一瞧,再打個眼色,便走回自己半場。

過了半小時,舒維爾在中圈附近,策動攻勢。此時,謝拉特下令,叫域陀摩西斯在左路跑上去。雖然摩西斯有點不解,但他都照上。

舒維爾知道是時候,來個致命橫傳,一個對於摩西斯來說很容易接的傳球。摩西斯想不到皮球就在腳前,驚異了一會,但他立刻調整心情,帶波殺到去禁區前施射,利物浦反超前史雲斯。

舒維爾下半場再妙傳摩西斯,第二度助攻利物浦

舒維爾高興,因為他的愛隊領先;舒維爾鬆口氣,因為他有望一月回巢;舒維爾恐懼,因為他擔心半場會被米高勞特立揭發。他心想:「做臥底真是會令人心理變態!」

換邊後,舒維爾盡量低調,希望幫利物浦保住勝果,但不幸地,皮球來到舒維爾的頭上,他隨意一頂,竟然落在米捷腳下,為史雲斯追成平手。他望往謝拉特冷冰冰的背影,就知道要繼續當臥底,直至利物浦拿到英超冠軍。去到那時,他不稀罕那面獎牌,只想利物浦可以還給他一個身分。

舒維爾:何時回家?何處是家?

足球群英傳為三無文章!無聊、無厘頭、無理抽水!幻想足壇人物回到古代,他們會怎樣飾演這個角色?順道借古諷今,笑談球壇趣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