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亞英雄有個葡萄牙兒子,細說沙荷域父子的故事

足球群英傳 於 08/11/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14年前,斯洛文尼亞足球冒起,打入了荷蘭及比利時主辦的歐國盃決賽周,還爆出了一個「斯洛文尼亞碧咸」沙荷域。14年後的今日,又有一個沙荷域出現在歐聯賽場,為馬里博爾比賽,他是沙荷域的兒子盧卡沙荷域。

一代斯洛文尼亞中場沙荷域有子長成,名叫盧卡沙荷域,但兒子竟然不想做斯洛文尼亞人,而想當葡萄牙人。

沙荷域被視為斯洛文尼亞的英雄人物,更一手將馬里博爾由財困邊緣帶回正軌,但盧卡沙荷域卻想「叛國」,他渴望為葡萄牙國家隊比賽,渴望到葡超,更想為賓菲加比賽。「斯洛文尼亞碧咸」竟然生了個葡萄牙兒子,相信沙荷域都十分感慨,也十分無奈。

在斯洛文尼亞球壇,沙荷域的地位如同德國裡的碧根鮑華、法國裡的柏天尼、英格蘭裡的卜比查爾頓。在球員時代,他在2000歐國盃帶領斯洛文尼亞首次打入大賽決賽周,兩年後,他更帶領球隊殺入日、韓世界盃決賽周。

不過,沙荷域在世界盃跟教練不和,故被棄用,他之後淡出,並於2004退出國家隊。然而,這沒有影響沙荷域的偉大,他為國家隊上陣80次,射入35球,兩項數字皆排史上首位。他效力過波圖、賓菲加及華倫西亞等歐洲一流球會,絕對是斯洛文尼亞史上最好的球員。

沙荷域年輕的樣子。
2005年,34歲的沙荷域退役,賓菲加願意留他擔任U19青年軍主教練,但他心繫祖國,沒有留在葡萄牙,而是回到斯洛文尼亞。此時,馬里博爾深陷財政危機,瀕臨破產邊緣。沙荷域放棄穩定、前途光明的高薪厚職,在2007年,他決定加入馬里博爾,成為體育總監。他要挽救這間斯洛文尼亞球會。

當沙荷域接手時,球隊財政赤字,陣容只屬二流水平,設備過時破舊,銀行戶口裡空空如也。這7年間,沙荷域用他的人脈及威望,還有時間及努力,幫助球會還清了債務。他成功將馬里博爾由破產邊緣拉回來,但這段日子絕對不易捱。

「我們根本沒有資金,這是我們跟其他球隊的分別。每年,我們都要被迫賣走陣中最具才華的球員,去填補支出,這真的不容易。每年都要賣主力,令我很難去建立一支擁有未來的球隊,但這是現實,我要去面對及克服。」沙荷域說。

為了補充流失的好球員,沙荷域由源頭著手,加強馬里博爾的青訓。當青訓營源源不絕產出新血液時,球會才有能力賣血還債。「我們好好教育球員,聘請出色的年青軍教練,確保我們可以出產到優質的球員,從中獲利。我們的球員一年比一年優秀。在歐洲,很少球會可以有財政能力留得住他們最好的球員。」

沙荷域現居馬里博爾的體育總監。

沙荷域最強的地方,他不但為球隊還清債務,而且踢出成績。當沙荷域上任體育總監時,馬里博爾已經連續4季無緣聯賽錦標,但在他上任後的7年,球隊5度聯賽封王,3度捧走斯洛文尼亞盃。

「一支球隊要成功,並非一朝一夕就做得到。這幾年,我們著力招聘各方面的優秀人才,他們要專注,而且對工作有熱誠。球隊有今日的成就,不但是球員及教練的功勞,行政、市場及公關的同事都功不可沒。球會中每個人都擁有一顆追求勝利的心。」

2007年,沙荷域帶住一份赤子之心,希望為祖國出力,回去拯救馬里博爾,而有一人,他十分不願意離開葡萄牙,但無奈要隨父親到斯洛文尼亞,他是盧卡沙荷域。就算到現在,他亦從不掩飾那顆重回葡萄牙的渴望之心。

盧卡司職前鋒,今年18歲,被視為斯洛文尼亞的希望之星,更與史達寧、贊奴沙等一同候選今年的金童獎。盧卡上季都間中有上陣機會,但今季正式上位,13場聯賽入8球,但令他聲名大噪的,還是9月對士砵亭的歐聯。

當時馬里博爾對士砵亭,80分鐘,蘭尼入波,士砵亭領先1:0。81分鐘,盧卡入替,就在補時兩分鐘,盧卡以救世主姿態入波,助球隊追成平手。正當斯洛文尼亞人對盧卡充滿希望、期盼沙荷域之子再次帶領國家隊雄起之時,盧卡卻一盆冷水澆在同胞身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rKaETLxYD8盧卡沙荷域在對士砵亭一戰的入波。

盧卡不想留在斯洛文尼亞,更沒有興趣繼承父親在斯洛文尼亞的衣砵,他要改變國籍,他想當葡萄牙人。他不要當斯洛文尼亞英雄之子,他就想當個平平凡凡的葡萄牙人。

盧卡想當葡萄牙人,是可以理解的。盧卡沙荷域在1995年於葡萄牙出世,當時沙荷域正在葡超的甘馬雷斯搵食,所以盧卡一出生,就擁有葡萄牙、斯洛文尼亞的雙重國籍。盧卡在葡萄牙成長,加入賓菲加的青年軍,直至12歲才隨父親移居斯洛文尼亞。

盧卡已經是馬里博爾的主力球員。

盧卡說:「如果兩支國家隊都想邀請我,我會好好考慮,但我傾向選葡萄牙。我覺得我的家庭像葡萄牙人多於斯洛文尼亞人,就算我的父母是斯洛文尼亞人,也不代表甚麼。我在里斯本住了很多年,我還跟很多葡萄牙朋友保持聯絡,每逢有假期,我都回葡萄牙找他們。」

「返回葡萄牙踢波是我的夢想,我從不掩飾我對葡萄牙的熱愛。如果我告訴你,我不是賓菲加的球迷,我就肯定騙你。我在賓菲加足足有6年。當然,我都很滿意現在馬里博爾的生活。」

眼見兒子在足球上甚有自己的影子,但他卻不願代表斯洛文尼亞,沙荷域都十分無奈,「當我見到盧卡在歐聯入波,我心裡非常興奮。在比賽之後一日的晚飯,我們全家都在談論這個入球。這餐是否慶祝飯?你可以這樣說,我認為每餐跟兒子同桌的晚飯都是值得特別紀念。在他這個年齡,他肯給我5分鐘時間,已經是十分難得的。(for me every dinner with my son is a special ceremony, especially if he gives me five minutes of his time. At the age of 19 that is difficult)」

「盧卡在葡萄牙出生,他很多朋友都在那裡。他會為自己的未來下決定。我給他的意見是選擇斯洛文尼亞,但我只能給他意見,而不能為他下決定。盧卡已經不想為斯洛文尼亞U21比賽……」盧卡入選各級斯洛文尼亞國家隊,但暫時未獲大國腳徵召。

上Google打沙荷域兩父子的名,找不到他們的合照,只有些合成照。

父親想兒子選斯洛文尼亞,兒子卻想踢葡萄牙,父子之間會否產生裂痕?盧卡說沒有,「我跟爸爸的關係不變,人們總不信我所說的是事實。我們在家中甚少聊天,也很少見面,我們只會在看電視時談論足球。(My relationship with my father is not changing. Some people don’t want to believe this, but it is true. We don’t talk much at home, we don’t see each other that much. We talk about football only when we watch it on TV)」

沙荷域說,兒子肯跟他食飯或給他5分鐘已值得紀念;盧卡則說,兩人甚少見面及聊天。看起來,盧卡指國籍問題沒有影響到兩人的關係,其實都有道理,因為沙荷域兩父子的關係似乎一直都十分疏離。

寫到這裡,筆者十分感慨,父子之間,因為代溝,價值觀不同,兩代人很容易發生衝突。對於今年43歲的沙荷域來說,他生於前南斯拉夫的冷戰時代,成長於動蕩的80及90年代,見證斯洛文尼亞的獨立,他對國家那份情懷,是盧卡難以去體會及感受的。

盧卡很希望,有一日可以步父親的後塵,到賓菲加踢波。

對於沙荷域來說,葡萄牙只是他賺錢搵食的地方,他永遠都是過客,他的根永遠都留在斯洛文尼亞。但對於盧卡來說,葡萄牙是他的根,他在那裡出生,朋友及童年回憶都在葡萄牙,相反他覺得自己是斯洛文尼亞的過客。同一血脈,但忠於不同國家,沙荷域父子豈不疏離!

兩代人的撕裂,源自不同的成長環境,不同的經歷,形成對事物不同的看法。這種事情,不論在世界哪個角落,不論是大英雄的家庭,還是平凡之家,也可能發生。在家中的飯桌,當你談起「佔中」這兩隻字時,你有沒有感覺自己變成了沙荷域或者盧卡呢?

參考資料:
Maribor who? The Slovenian champions are no pushovers
Luka Zahovic’s present, future and his father’s past
Does the answer to Portugal’s striker problem lie in Slovenia?
Zahovič working miracles with Maribor
Slovenian Zahović Nominated for Best U-21 Footballer in Europe


你的支持,我的動力!給足球群英傳https://www.facebook.com/footballherostory一個like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