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阿仙奴的最佳拍檔:雲格與甸恩

足球群英傳 於 23/10/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每個成功領隊的背後,總有一位默默支持的管理層。

大衛甸恩與雲格同行十載,互相欣賞,互相支持,合力寫下阿仙奴史上輝煌的一頁。雲格遇上甸恩,他找到一個發揮所長的舞台;甸恩遇上雲格,他找一個位可以實踐其理念的拓荒者。遺憾地,兩人未能攜手走到最後,甸恩在球會最艱難的時候不得不離去,將危如纍卵的王朝交託到雲格手中。

雲格,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但對於年輕的槍迷來說,甸恩則是個陌生的名字。在英國以至歐洲球壇,甸恩擁有極高的江湖地位。1983年,甸恩購入16.6%的阿仙奴股分,成為球會副主席。甸恩積極參與足球事務,加入聯賽管理委員會及英格蘭足總,並後來推動英超的成立。

2000年,甸恩是阿仙奴兼英格蘭足總副主席,是他力主英格蘭國家隊起用國外教練,聘請瑞典的艾歷臣為主帥。不過,甸恩的雙重身分亦引起爭議,車路士領隊摩連奴曾批評阿仙奴在賽程安排上獲「特別照顧」,因為他們朝中有人好辦事,那位在朝之人明顯是指甸恩。

在各個足球管理機構中,甸恩儼然是英超的代言人。除了英格蘭足總董事局外,他還以英超代表的身分加入過歐洲足協的球會競賽委員會。此外,甸恩更得到歐洲各大豪門的肯定,曾經出席G14的主席。G14是一班歐洲頂級球會合力創辦的組織,實力足以與歐洲足協抗衡,但現已解散。

甸恩就是一位這樣長袖善舞且高瞻遠矚的人物,他引領阿仙奴走向輝煌。他可能是英格蘭球壇中,最早發現英倫三島足球水平落後於歐陸的人之一。有人說,雲格帶領英超歐陸化的潮流,但是誰人將雲格帶來英超?就是甸恩。沒有甸恩的賞識,可能雲格還在亞洲球壇中打滾。

26年前,在現在已經變成歷史的高貝利球場酒吧,這對黃金拍檔首次見面,一見如故。甸恩說:「我對全世界的足球都有興趣,我一早就聽過雲格的名字,但直至1989年,我才首次與他見面。都幾令人驚喜,雲格那天來了高貝利球場,看阿仙奴的比賽。」

「那天首先遇上雲格的是我太太,她在球場裡的雞尾酒酒廊碰上,還開始聊天。之後,太太來會議室告訴我,指摩納哥的教練雲格來了,就在酒吧,問我有沒有興趣識個新朋友。在半場休息時,我去到酒吧,認識了雲格。我問雲格來這裡做甚麼,他說剛從土耳其過來,那時法國球季還未開始。」

「雲格告訴我,他會在英國過一晚,我馬上問他晚上有沒有空,他說有空。我問他:『我跟太太今晚會去一個朋友的家吃飯,你有沒有興趣一起來?』他答應了我。完場後,我們帶他去吃晚飯。雲格那時懂德語及法語,但英文就一般,但他感覺很自在。」

「飯後,我的朋友提議玩個叫「有口難言」的遊戲,我問雲格玩不玩,他說玩。大概兩分鐘後,他在我們面前表演歌劇《仲夏夜之夢》。我想,這個人真的很特別。突然,一個念頭像閃電般出現,我彷彿看到天空中寫住:『雲格天生屬於阿仙奴(Arsene for Arsenal)』,這是命運,有朝一日,他會成為我們的領隊。」

「認識了雲格後,我們就常常到法國南部,每一次雲格都有邀請我們入場看他比賽。他應該不知道吧,他正被我們考察,我留意他的工作,他與球員、高層、球迷及傳媒的互動。如果你說英媒麻煩,其實法媒更甚。在半場時,他們就在更衣室門外守候,希望做到訪問,每次雲格都處理得非常冷靜及專業,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那時候,我告訴自己,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把他帶到阿仙奴。我一直都密切關注雲格。在1995年1月,他竟然去日本教波,執教名古屋八鯨,這個決定充滿勇氣。當時人人都在想,雲格應該有更好的選擇,為何要去日本?以他的能力,歐洲應該有很多球會願意招手。也許雲格真的很想證明自己,他執教的第一年,就贏得了日皇盃冠軍。」

1995年2月,雲格才去日本不久,甸恩有機會立即把他帶回歐洲,因為阿仙奴領隊格拉咸離隊了。甸恩認為英格蘭足球落後了,需要來自海外的新思維,很希望球會聘請雲格,但其他董事反對,「董事局不想聘請國外教練,他們態度保守,想請一個熟悉英超及英格蘭足球的領隊,所以球會在1995年夏天請了里奧治執教。」

「雖請不成雲格,但我繼續與他聯絡,每場比賽後,我都把錄影帶寄給他,之後他把意見傳真給我。他很擅長分析,所以我每次都很有興趣了解他的看法。我們會討論阿仙奴、他對阿仙奴的想法,以至全世界的足球發展。他像我的私人足球評述員。」

「當里奧治帶領的阿仙奴成績下滑後,我付出更大的努力,去說服董事局聘用雲格。很開心,球會同意了,但在1996年夏天,他仍與八鯨有合約在身。直至10月,日本聯賽完結,我們馬上聯絡雲格,他很快就答應了。當然,在我們的考慮名單中,還有其他人選,但雲格是第一位,因為我看過他工作。」

不過,作為球會的領導人,甸恩都不敢單靠一己想法行事,他詢問了時任法國足總技術總監侯利亞的意見,另外還致電詢問荷杜。甸恩說:「荷杜曾經在雲格麾下效力過。在荷杜口中,我幾乎聽到跟侯利亞一樣的評價,『這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教練。』無論到甚麼地方,問誰人,答案都是一樣。」

甸恩此舉很大膽,如果說雲格去日本教波有勇氣,那麼他敢聘請一個在日本教波的領隊,那份勇氣更加值得佩服。「在加盟記者會上,沒有人認識雲格,我十分明白的。還記報紙的頭條寫住:『雲格是誰?』在球會官方宣佈前,我先到訓練場向球員宣佈他們的新教練。」

「我跟球員說:『我們的新領隊叫雲格。』之後我聽到有把聲從後排傳來:『他媽的這是誰人?』我很清楚,請一個新領隊,是充滿風險。不過,我相信一套烏龜的哲學,若果你不敢把龜頭伸出來,你永遠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一個在英國名不見經傳的法國教練,將為阿仙奴、英超及英格蘭球壇掀起一次沒有人想得到的大改革。

「不但是阿仙奴,雲格引起英格蘭球壇翻天覆地的變化。訓練方式、球員飲食、戰術風格全部不同了,還有他將英格蘭足球中的酗酒文化改變過來。要知道,那時阿仙奴是一支酒鬼隊。雲格知道我們要變,他令球員明白身體的重要,要球員學懂尊重自己的身體,去做一些合適的訓練。雲格把一切都變好。」

雲格的加盟,不代表甸恩已經完成任務,這僅是一個開始。甸恩省卻了尋找教練的心思,將全副心機去協助雲格在轉會市場操作。之前,甸恩已經展示過他在轉會市場的威力,例如將胡禮帶到高貝利,但代表作應該是將歐洲其中一位最有才華的10號球員伯金,由失意的國米帶到倫敦來。

1997年夏天,在雲格的推動下,阿仙奴加快歐陸化的進度,甸恩協助雲格簽下基文迪及比堤兩位摩納哥球員,還有從阿積士簽入左路快翼奧華馬斯。97/98球季,雲格執教阿仙奴的首個完整球季,他們贏得英超及足總盃,成為雙冠王。甸恩表示,雲格最大的優點是對足球的專注。

甸恩說:「雲格是一個一絲不苟的人,做事專注而有激情,會保護球員。他是第一個到訓練場的人,也是最後一個離開。除了家人,他的生命就只有足球。我經常說笑,如果要買二手車,一定買雲格的那一部,因為他的車只是每天來回家中及訓練場,不會再去其他地方。他沉迷於看足球比賽,對球員的認識簡直是出神入化。」

在千禧年前後的階段,阿仙奴在轉會市場非常成功,低買高賣安歷卡,再購入亨利,賺到錢之餘,球會覓到史上最出色的球星。在高貝利完成歷任務前,「高貝利大帝」出現了。此外,低價買韋拉、免簽蘇甘保、從巴塞青年軍挖來法比加斯,全部都是甸恩的得意之作。

甸恩及雲格簽下了亨利。

甸恩是一個不會滿足現況而懶惰的人,當他見到阿仙奴在雲格帶領下取得成功,他開始想,怎樣可以更成功。當他看到每季季初,那些買不到季票的球迷,他知道下一步該做甚麼了。曼聯的奧脫福球場有7萬座位,但阿仙奴的高貝利只有不到4萬人的容量,所以他生出擴建球場的念頭。因為高貝利附近的居民反對,擴建及重建都不可行,所以最後決定了另外覓地興建新球場。

甸恩說:「新球場是必需要的,高貝利已經無法配合我們的發展,我們那時的季票輪候名單有差不多4萬人,很多人希望來看阿仙奴的比賽,我們一定要讓更多人入場,所以我們一定要搬。當我提出來的時候,引發不少爭議,因為我們根本不夠錢去進行一項大工程。興建球場,是一項幾乎超出了我們財政能力的工程。」

阿仙奴想盡辦法集資,例如將球場的冠名權賣予阿聯酋航空,並發行債權,同時再向銀行借錢。除了借錢興建球場,阿仙奴還要再借錢,去發展高貝利的地產項目。一下子,阿仙奴有3億多鎊的負債。甸恩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在轉會市場尋找物有所值的交易,找便宜的球員,或者重用青訓。在興建球場及保持球隊競爭力之間,雲格尋到一個理想的平衡,他做得非常好。」

阿仙奴在2002年贏得雙冠王後,雲格與甸恩出席巡遊。

2006年夏天,阿仙奴搬進新的家。甸恩及雲格知道這僅是挑戰的開始,興建球場的錢還可以慢慢還,但發展地產項目的幾千萬鎊,將要在2009年全面清還。雖然待出售物業後資金便可回籠,但為了符合銀行要求的財政條款,他們不能胡亂花大錢。這時候,甸恩有新的計劃,只有行得通,就可以解決財政難關,他希望找尋外資入股。

2007年初,美國體育大亨高安基收購了阿仙奴9.9%的股分,並希望控制球會。甸恩認為這是天賜良機,他想說服其他董事同意高安基入主球隊。更進一步,甸恩的終極目標是希望將阿仙奴上市,在股票市場中籌集資金。不過,其他董事不接受甸恩的想法,還在2007年夏天迫甸恩下台。

據《英國廣播公司》當時的報道,甸恩是這樣下台的,「在他下台前兩日,阿仙奴舉行了一場秘密的董事會,會中達成共識,要踢走甸恩。甸恩一直希望阿仙奴上市,但其他董事,包括主席彼得希活特及大股東丹尼費沙文都反對。近幾年,甸恩與其他董事的關係變差,而近期高安基的介入,更成為引爆點。」

甸恩的離去,引發球會不穩,就像一個王朝中國王逝世般那樣震撼。甸恩帶領阿仙奴走了廿多年,跨進了歐洲豪門的門檻,如今領頭之人離去,阿仙奴該何去何從呢。最令人擔心的是,跟甸恩相知相交多年的雲格會否隨拍檔離去。雲格說:「我非常失望,我跟甸恩是一直緊密工作的好伙伴。」

「過去10年、甚至更多年前,甸恩為這間球會貢獻良多,帶領球會取得成功。足球需要甸恩,是他引領阿仙奴翻天覆地的變革,他是一個有能力的人。」當時已經掛靴的射手胡禮說:「我知道球員不高興,包括亨利。在每場比賽後,甸恩都會入來更衣室與球員握手,他甚至認識每一位青年軍隊員。」

當時英國傳媒報道,董事局逼走甸恩,令雲格極之不滿,不願意跟阿仙奴續約,並以離隊去要脅球會,要求甸恩重返董事局。不過,甸恩挽留雲格,他認為阿仙奴還可以勉強承受一位副主席離開,但若果連領隊都一起走,這間球會分分鐘就此完蛋。甸恩將危如纍卵的阿仙奴,交到雲格手上。

由管理到戰術上改革,到贏得冠軍,再到決定興建新球場,阿仙奴是甸恩及雲格奮鬥十載的結晶品。當甸恩無法再保護這份成果時,他只好希望雲格可以一個人撐下去,直至最後,代他走完這條路。甸恩離去後的幾年,阿仙奴進入黑暗時期,N年無冠、年年賣隊長的歲月正式開始。在好拍檔被董事局踢走後,雲格一個含莘如苦地走這條路。

對於雲格來說,這是艱難的歲月,以往他跟甸恩有商有量,擁有共同志向,而且甸恩在球壇的能量及威望絕不比他雲格差,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雲格解決不到的,甸恩可能都有辦法,尤其是在轉會市場,甸恩打滾了超過20年,與各大球會高層都有交情。但一下子,這位志趣相投且能力出眾的好拍檔離開,雲格也需要時間適應。

那幾年,阿仙奴在轉會市場疲弱,不但因為債務原因,還因為甸恩的離開,球會失去了一位轉會談判的好手。在這段無冠日子中,美國商人高安基逐個擊破,慢慢收集阿仙奴的股分,在2009年增至約30%。同年,阿仙奴委任來自美國的加斯迪斯為行政總裁。雖然職位不同,但他接掌甸恩過去的工作,負責球員轉會談判。

過去多年,雲格堅守阿仙奴,他拒絕了「銀河艦隊」皇家馬德里、新興豪門巴黎聖日耳門及法國國家隊,因為他有一份忠誠。既然在他任內決定興建球場,他絕不會將爛攤子交給其他人,而他更擔心其他人處理不來,將他多年的心血化為灰燼。雲格說:「這是重要的時刻,要向球會表達忠誠,接受在受限制的條件下工作。我的任務是保持球隊的競爭力,我為此付出了所有。」

在無冠歲月中,雲格飽受批評,甸恩說:「雲格太成功了,結果他令到自己成為受害者。他帶阿仙奴不斷帶來冠軍,令球迷的期望非常高。沒有人比雲格更希望取得成功,他一如而往,渴望每一個冠軍,但簽有才能的新球員,做比說難得多。我可以跟大家說,皇馬每季都希望羅致雲格,法國足總多麼希望他能接手國家隊,但他決定堅守,阿仙奴球迷應該慶幸雲格還留在這裡。」

在金融海嘯的環境下,阿仙奴還完興建高貝利地產項目的貸款,財政度過難關。2011年,高安基已經成為大股東,手持66%股權。阿仙奴的商業運作越來越成功,收入增加,債務減少,終於可以在轉會市場幹番大事,他們前年簽奧斯爾,去年簽山齊士。在球星的加盟下,阿仙奴已經連續兩年奪得足總盃。雲格證明了,有錢的話,他也可以贏冠軍。

兩個男人,付出他們的心血,將阿仙奴由一支踢高Q大棍的英超隊伍,變成一間在歐洲舉足輕重、大踢華麗足球的球會,並給予這間球會一座足以用上數十年的偉大球場。甸恩已經退下來,雲格亦快退休,兩人雖然未為阿仙奴建立一個驚天動地的皇朝,但他們為阿仙奴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為後人搭起了舞台。一間財政健康球會,一座可容納6萬人的球場,一份著重華麗及青訓的傳統,就是甸恩及雲格留給阿仙奴未來的禮物。


參考資料:
Arsene Wenger: Arsenal boss's appointment was destiny - Dein
David Dein - the fall-out
Vice-chairman Dein leaves Arsenal
Wenger tells Gunners: Get Dein back or I'll quit
Why Arsene Wenger rejected Real Madrid, PSG and England to stay at Arsenal

你的支持,我的動力!給足球群英傳https://www.facebook.com/footballherostory一個like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Lee Yung Ching
    Lee Yung Ching 於 23/10/2015 評論 NO. 1

    👍👍👍

  • Tong Ho Yin
    Tong Ho Yin 於 23/10/2015 評論 NO. 2

    好文就要讚!

  • Bully Yu
    Bully Yu 於 23/10/2015 評論 NO. 3

    寫得好

  • jacob2013
    jacob2013 於 23/10/2015 評論 NO. 4

    謝謝用心寫文

  • 陳耀耀
    陳耀耀 於 23/10/2015 評論 NO. 5

    第一張相個個唔係柏金喎..........

  • Leung Kleung
    Leung Kleung 於 23/10/2015 評論 NO. 6

    甸恩咁吹死阿仙奴法 我諗冇阿迷會陌生掛

  • Kenneth Cheng
    Kenneth Cheng 於 23/10/2015 評論 NO. 7

    寫得好好

  • Chiu Yui
    Chiu Yui 於 23/10/2015 評論 NO. 8

    喂,入面張相係柏列黎架,唔係柏金

  • Kenneth CP Kan
    Kenneth CP Kan 於 23/10/2015 評論 NO. 9

    佢教摩納哥果陣已經試過入歐聯四強(四強輸俾當年超班既AC米蘭,決賽大炒巴塞夢一隊4蛋)同埋歐洲優勝者杯(而家既歐霸杯)既亞軍,果陣話佢係乜水既人應該係無咩留意歐洲球壇

  • Melon Ho C M
    Melon Ho C M 於 23/10/2015 評論 NO. 10

    沒有他們,我可能不會喜歡阿仙奴

  • 阿仙奴10號
    阿仙奴10號 於 24/10/2015 評論 NO. 11

    👍👍👍😂

  • Milton Ng
    Milton Ng 於 24/10/2015 評論 NO. 12

    Mike dean
    The one who changes arsenal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