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快車總結 - 萬變不離傳中的時代

鎚仔幫主場 於 13/0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由於聖誕賽期太頻密、而且韋斯咸多場賽事皆在深夜,這令向來慢工出貨的筆者吃不消。以致瘋狂掉稿,既然如此,那就在足總盃賽期前後為大家作總結吧。

10號位的運用與轉陣

韋斯咸從 5-4-1,改成 5-2-1-2,再改成 4-4-1-1。大家可以明顯地看到,莫耶斯銳意在10號位置造文章。然而10號位有人,並不代表莫耶斯變得進取,倒只是希望多用後備 - 麥克盧保、賓那馬、蘭仙尼皆踢過10號位。

10號位的安排有兩大用意,一是多壓逼,二是改善中路推進。韋斯咸的防守近期被吹捧,除了幾名中堅解圍得當外,另一重點是前線壓逼。前場壓逼的最好結果固然是在對手半場奪得控球並製造機會,但執行壓逼的首要目標在於遮線、阻止對手後防向前短傳 - 也就是說令對手無法從後場開始組織。只要逼到對手長傳,韋斯咸可憑藉中後場的高度拿下控球解除威脅。韋斯咸往往在上半場中段起做到此點,在整個聖誕賽期皆沒有於 15-30 分鐘失球。


左肋部的空間

然而韋斯咸棄用5後衛陣、改用4後衛陣後,後防球員之間的空間理應擴大。與其說韋斯咸的防線變得更為鬆散,倒不如說韋斯咸的左中堅被抽走,導致整個左路肋部無人防守。

形象且粗略點看,可以將球場分為5份。5份有兩邊路(邊線到禁區邊)、中路,以及在邊路和中路之間的肋部(大禁區邊至小禁區邊)。舊有的5後衛陣中,本來可以兩翼衛、三中堅各自應對一路的攻勢。然而轉陣後,左肋部這個空間要由左閘(即基士維)兼顧;雖說兼顧,但基士維明顯兼顧不了,導致左肋部這路成為對手侵襲的位置。

莫耶斯有無在後場尋找解決辦法呢?沒有;但如何解決呢?前場壓逼,詳情上文已有略談。


殺手永遠在後備

上半場前場球員多以無球跑動防守,下半場就會持球跑動製造機會。莫耶斯近期經常在下半場開波前換人,不單為保持前場活力並繼續逼搶,而且會讓後備入替的前線球員多番突破,能進取時則會保持控球進攻。蘭仙尼、賓那馬皆曾在後備入替,他們在下半場後備入替能製造威脅往往比正選多,能夠以串連、分邊加快進攻速度,務求博得一球。

再進取都好,韋斯咸也萬變不離其本,仍然以椰子的九九八十一斬為主調。傳中的本質是重數量而非質素,更不求直接製造入球 - 相信大家都知道莫耶斯的死球戰術之強,皆因在莫耶斯領導下,韋斯咸憑死球入了8球。透過傳中戰術,坐擁大量擅扭擅斬的韋斯咸前線博得大量罰球及角球,斬入小禁區後,一群中堅和蘇錫自然會透過走位配合和身高優勢將死球轉化為入球。


最後的10分鐘

就算死球戰術再好,想攻但攻不入的韋斯咸甚大機會陷入膠著。莫耶斯繼續斬,最後一著則是於最後10分鐘將蘇錫放入禁區。

為甚麼要在最後10分鐘才放蘇錫入禁區呢?原因是蘇錫作為一名 Box-to-box 中場,體能消耗甚巨;就算蘇錫是個體能怪獸,也不得不慳住用。韋斯咸在下半場以攻、以控球為主,重點在於將局勢穩定下來,減少一對中場 (迪更賴斯和蘇錫) 縱向跑動的消耗。蘇錫得以在最後時刻釋放餘下的體力,數到殺入禁區爭頂。

在聖誕賽程接連面對白禮頓、愛華頓、修咸頓,蘇錫都有在最後時刻殺入禁區:對愛華頓時射入絕殺一球,對白禮頓則數度頭鎚攻門卻一球不入。對修咸頓?防守罰球時用高位防守令韋斯咸不能安放高塔入禁區,前場逼搶令韋斯咸組織也有困難。


一月何去何從?

失去夏拿對韋斯咸的短期負面影響其實並不大,皆因安東尼奧的支點工作本來比安東尼奧做得還要好,而且更能衝擊對手後防。韋斯咸唯一要擔心的,是能否於安東尼奧身體再次透支前取夠分上岸。一月簽了甚麼前鋒,到時再算吧......

反正嘛,有這白痴管理層,降班也不見得是甚麼壞事嘛。寫這類賽後文章、戰術文章,最主要是推廣韋斯咸給大家,僅此而已。

正能量?這裡沒有的,甩稿就有。

《鎚仔幫主場》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ammershome
《鎚仔幫主場》Telegram 頻道:t.me/hammershome
《鎚仔幫主場》的 Fantasy Premier League 私人聯賽號碼:8ql79o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英超  韋斯咸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