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重逢、星塵 - 盧保與韋斯咸交錯的夢

鎚仔幫主場 於 17/05/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這個是韋斯咸今季的總結。

今季的盧保,就是韋斯咸的縮影。盧保曾經很想入英軍大名單,韋斯咸曾經很想成為歐戰一份子:不過都已經是曾經了,下一次還有機會的話,再算吧。

第一部份:種子

這一夜的長夢,要從開季時,剛剛入睡說起。

季前,韋斯咸宣佈今季韋斯咸搶贏熱刺,奪得未來99年倫敦奧林匹克球場的使用權,當時普遍韋斯咸球迷都只是希望球隊生生性性護級成功,能在下一季奧林匹克球場正式使用時,能還在英超就可以了;

作為韋斯咸隊長,盧保除了想韋斯咸能夠有理想的成績,還有一個願望:看著他在英格蘭U21戰衣,即使自己已經廿八歲,仍想像自己有一天能穿著全白戰衣,成為英格蘭大國腳,參與一個大賽。想著想著,盧保也就入睡了。
 
第二部份:有時閃亮

(Source: Telegraph)

通常在進睡時,淺睡的時間,你的夢仍是可控制的 - 但夢所想的,跟理想,出入可以很大。

韋斯咸那邊廂在歐霸盃外圍賽出局邊緣走著,在英超開季時,那位初到貴境的克羅地亞領隊比歷毅然放手:在他眼中,叫放手;在只注重英超第四個席位的人眼中,叫拖累。回歸英超賽場,一口氣撃潰阿仙奴,世人眼前一亮。

這個夢在可控及不可控之間,有個微妙的平衡:旁人以為會輸的,你贏了;旁人以為會贏的,你輸了。因此,你獲得了「羅賓咸」這名字,可能有不甘,但,也算是上天的恩賜。就這樣,韋斯咸獲得了媒體的注意,不過注意都不在隊長這位主人翁身上 - 有鎂光燈照著16歲的牛津仔 (Reece Oxford)、也有照著基士維的、不過餘下的落在了有如鷹般銳利的派耶身上,你沒有所謂,球隊好就可以了。

第三部份:有時黯淡

(Source: Daily Mail)

淺睡過後是深睡;深睡時,不會有夢境,因此可以算是一片黑暗。

鎂光燈再亮都有黯淡時,照過你後總有另一個比你更有新聞價值,就如鎂光燈找到了那隻到處亂竄然後走近王位的狐狸。還記得當時你嘗試吞下拖肥糖時,突然眼前一黑。在一片混沌間,派耶不見了、那位自己懂得反射光芒的寶石不見了 (Manuel "The Jewel'' Lanzini)、在前面的大旗手又不見了 (Diafra Sakho),盧保這位需要故作堅強的大男孩,唯有帶著殘軍向北斗星走去。

殘軍,只能苟延殘喘,就當你以為要連續8次被搶時,天有異象;相信就連比歷也算不到,破軍星將降臨陣中,為韋斯咸重畫藍圖、點亮星宿。

第四部份:重逢勝利


回看深睡的時間?不可能,一來,深睡時間看似很快過去,二來,因為你只會記得接著的淺睡期有什麼。

當你踏進聖瑪莉球場,瑪莉,也許變成血色瑪莉。只見聖徒在這儀式下看似會再屠韋斯咸,盧保頹然接受之際,只見一匹駿馬從森林奔出,用頭為韋斯咸軍擋了一劫之餘,也同時撞飛聖徒。得一匹破軍之馬,盧保大喜迎接。只見那馬變回人型,他就是安東尼奧。

安東尼奧,有個不討好的馬面,但也馬般的勤奮,更有寶馬的速度 (驀地想起南華的寶馬......);而最可愛是,1990年出生,五日後會生日的他,果真屬馬......

安東尼奧明明就在鎂光燈耀時已在陣中,只是他只能隱於陣中,終於找到了一段機會,破韋斯咸要破的軍,也破了自己要破的軍。破軍星,就此暫居於韋斯咸陣中;而這一顆破軍星,令那隻水母 (Nicklas Jelavic) 游到中國水域,也令那功夫小子 (Mauro Zarate) 採紫百合去;有趣的是,有位自命怪獸的人也來了。

韋斯咸捱過黑暗的聖誕後,派耶、蘭仙尼等人相繼歸來,一切都欣欣向榮。在「陽光勃勃」的景氣下,繼續向歐聯挺進。盧保的英軍夢,也浮面了。

第五部份:重逢初衷

(Source: Daily Mail)

都是那一句,即使是夢境,最美好的事也未必到來。每件事都美好的那種夢,叫幻想。

韋斯咸一路殺得性起,眾將享受著勝利之際,盧保被旁人喚起了那心中的那根刺:就是曾經身為U21隊長,至今仍未為大國腳上陣的這根刺。

不少人就此嘗試為盧保抱打不平,指出盧保值得入選的原因:多功能性、領導能力等等。然後,學神仍充耳不聞,繼續他的方針:學神的選人方針簡單易明,非常穩陣:先選大會如傳統勁旅如雙曼、車、槍、利、再依排名第一的李城數下去 (其實如非熱刺不是重用土炮的話學神大多都不會選了);韋斯咸這些只有第七的球會,學神又怎會理睬呢? (笑什麼,你們跟學神一樣而已。)

最好笑是學神曾經說要打得更漂亮,但你又打算選熱刺那兩位強悍又易食牌的中場阿里及迪亞作防中之用,我參不透:究竟是你是在騙自己,還是深知來自阿仙奴的一群愛將張伯倫、韋大帝都傷出後打不到那種美麗的足球,還是明白英格蘭不應該打華麗足球。

盧保沒有特別想什麼,只懂繼續自我反省繼續做好。

第六部份:星塵之微

其實上幾晚,盧保都有同樣的夢;而且,不幸地,學神好像多了一個不選他的理由。

這幾季來,盧保在這幾季都有平穩的表現,尤其今季從季初一直穩打穩紮,以實而不華的駁腳及搶截為主,到後期殺入禁區頂入波,再加上他的十二碼穩定性 (近26次處理入25次),絕對有充分理由讓他入選。

不過後來,英足總出手了:他們給予了學神一個很好的落台階。一次過連續五場都有球證圈都肯定了的誤判:有被誤判的十二碼、有誤判所以能推翻的紅牌、有對手衝門後仍算為對方入球、誤判韋斯咸入球為越位。從只能爭直入歐聯和贏得英足盃,到後來只能爭歐霸盃的席位。英足總幫了學神不少。

盧保最悲也許並非走不到法國打歐國盃,而是韋斯咸的歐洲夢消褪。

第七部份:星塵之悲

(Source: Wharf.com)

舊日我跟你、是源自那、神聖耀眼燦爛晨曦,現在,又晨曦了。

到最尾,韋斯咸在最後三場,繼續「羅賓咸」,贏曼聯,輸予史雲斯及史篤城。打不到歐聯,好像連歐霸都不想打,讓修咸頓升上第六。只要曼聯贏不了英足盃,韋斯咸就不用參與歐洲賽了。

大概盧保還看著烏普頓公園能以一場最後很精彩的勝仗告終,就夠了;畢竟他在這裡有一場紀念賽被紀念過。作為一個韋斯咸球員,他還能求什麼呢?在這裡,他好像擁有了一切。

烏普頓這個堡壘,大概也跟盧保說了:我能夠圍著你們的愛,照耀著你這星塵,是我的福氣。

「情感於興建繁囂中粉碎」,大概就是烏普頓公園球場的寫照。

最後一部份:忘夢

以前,你會記得,並希望在夜晚與同一個夢重逢;今次呢?想變了嗎?

清晨六點,盧保醒了。

他從昏睡中醒來後,試圖記起剛才夢見了什麼:鳥普頓公園球場、韋斯咸、派耶、比歷、安東尼奧、留級......好像沒有提及自己、英格蘭、學神......

盧保也忽然想起:啊!今季不應用只排第七形容,我們排了在第七啊!英超破了最高分紀錄,這樣的美夢,夫復何求?

盧保就只是個韋斯咸先生,這個身份使他渾然忘了自己,連自己落選了都無所謂了。韋斯咸好,他就好。這樣不是更好嗎?不如留力看英格蘭分組賽出局之餘,放眼下季吧。

(Source: Daily Star)

駕車去訓練的盧保打開收音機,在一段音樂中,好像幻想到有個金毛小子唱著這些字:

亂世得我 只得我 在煩擾
懷念你 面對傷亡沒法意料
人際太冰凍 難以將溫與熱重召
抬頭望晚空想見光 像有光
幻變星宿誰在看
念掛一體的我們思盼閃閃星光
別再依戀三次元挽手出征遠方

我們當然是指鎚仔呀,難道是三貓兵團嗎?

~完~

後記: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有時》、《重逢》、《星塵》三個標題,是什麼呢?其實就是一個三部曲,比Juno更高質的三部曲,而且是幾何級數地比其高質。

而主唱的是誰?又是香港樂壇滄海遺珠 - 周國賢。

你們還是聽歌吧,不知有沒有神人會為這個故事剪片呢?


我用這三部曲的原因,純粹是這三首曲那種玄,很適合解釋小編如何理解韋斯咸:起落交替、時間的逝去、洗禮、空間的轉變。
不要怕被反對,繼續做好自己就對了。

(Source: Telegraph)
本專欄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ammershome
本專欄在PES Club Manager 的聯盟序號:1001406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韋斯咸  盧保  周國賢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hyeung
    hyeung 於 17/05/2016 評論 NO. 1

    寫得好好

  • nickson
    nickson 於 17/05/2016 評論 NO. 2

    用周國賢嘅歌配合,好唯美

  • tim wong 14
    tim wong 14 於 18/05/2016 評論 NO. 3

    寫得好好既文章 , 重要既係 真的有將歌同內文有關聯到~~~
    ( ps: 周國賢 fans)

  • Hectic Lam Chun Kit
    Hectic Lam Chun Kit 於 18/05/2016 評論 NO. 4

    周國賢fans表示欣慰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