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回家好過年] 或許我們都早已沒有家了 - 派耶

鎚仔幫主場 於 30/01/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老實說,這篇文章不是給韋斯咸球迷看的,所以鎚仔們看見這文章的話別打面......因此就不在專頁打一篇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抒情文了)

(Source: VICE Sports)

如果球迷世界做街訪,問大家對韋斯咸的第一印象是甚麼,你們的答案會是什麼?
隊長盧保?安東尼奧?領隊比歷?Keyman?還是那個自以為是的鎚仔小編? - 別傻了,十個有九個肯定會答派耶。(小編:#我覺得自己係零)

在烏普頓公園的最後一季,派耶的存在令韋斯咸生色不少,造就了一個很多姿多彩的球季:終於再次進入歐戰外圍賽、成為了專斬強隊的「羅賓咸」、足總盃殺入8強、平了千禧後英超最高排名......統統都不及烏普頓公園球場的最後一仗重要。所有韋斯咸球迷都是記得怎樣贏得最後一場勝利:迪化沙高一球,馬斯亞連入兩球反先,最後由安東尼奧、雲斯頓列特分別入兩個頭鎚,取得最終的勝利。派耶雖然沒有入波,但兩個頭鎚都是靠他助攻。派耶也有份,為烏普頓公園美滿的過去,劃上了一個完滿的句號。

這一夜之後,韋斯咸搬家了,將一個個裝滿回憶、希望的貨櫃由烏普頓公園搬到倫敦球場。

(Source: Metro)

曾經有一刻,相信韋斯咸球迷都天真地以為,倫敦球場以後就是我們的家;只是回法國為東道主出征歐國盃的派耶,心留在了法國。在那裡他得到他想要的 - 來自法國人的肯定。

或許就是這樣,仍未到不惑之年的派耶,依然對自己前途感到疑惑。在「夏天移民潮」期間,派耶選擇留下。這可能因為他覺得:走,是自私的行為。韋斯咸給予他那麼多,是不是要報恩呢?更何況,派耶當時也沒有回家的機會。派耶當時收了100萬鎊忠誠獎金,也不想自己重演在聖伊天、南特等地的離隊鬧劇。徘徊在離開和留下,紊亂的內心,導致他在這一季他打得患得患失。對外,他瑕不掩瑜;對內,他難成大器。

在一月,他選擇勇敢地踏出家門,當一個新移民。由派耶缺席操練、罷踢,韋斯咸由比歷公開回應、放逐他到U23操練。最後,到了農曆新年,派耶如願地離開了,只是韋斯咸地要求他歸還一百萬鎊忠誠獎金。畢竟,沒有分手會好睇的,好心只會存在心底。



在貼文中,他用法文說:「我們回家了」。派耶現在是回家嗎?他的確回到了法國,回到了第一間讓他擔任純正進攻中場、真正進攻主軸的球會 - 馬賽。就算回到馬賽,他也躲不過鎂光燈;相信比起馬賽,可能他最想回到他的避世小島,出世地留尼旺 (Réunion),簡單地踢自己最喜歡的足球。留尼旺是甚麼國家?馬特加斯加旁,一個法屬島嶼。

有人選擇離開、回家,有人選擇留低、奮鬥;但一樣的是,我們都要向前走,只是會分開走而已。

作為留下的一批,小編當然會不滿為什麼他會離開;不過鬧完一句半句之後,反正都不再相遇了,今日雖然是赤口,但都是不如祝福一句好了。而且,小編還是要對他說句對不起的,因為小編寫他的新兵文時,文筆還是有點稚嫩,資料搜集又不太足......

最後,又是小編點歌的時間:周爸爸《風起》裡的《今生不回家》。
(《風起》bonus 《今》編曲其實更正,利申已入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次,如無意外應該是小編最後一次講派耶了。畢竟,小編都不會預計這幾季的韋斯咸能夠踏入歐洲賽場,不降班就已經夠偷笑了......

本專欄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ammershome
Fantasy Premier League 的Classic League 序號:786407-212197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韋斯咸  派耶  馬賽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