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方:我最遲2023年一定會退休


已經43歲嘅保方,一路都有好多人猜測究竟佢會踢到幾多歲先退休,而衛報記者 Nicky Bandini 就同佢做咗個訪問順帶問埋呢個問題,而保方都好大方地講埋佢心目中嘅退休大計。

我翻譯完呢篇訪問之後對保方嘅尊重又增加咗唔少,因為佢其實同大家一樣,風光背後其實都曾經遇過唔少難題,並唔係大家想像中咁一帆風順。佢對自己嘅要求之高以及唔怕犯錯嘅態度,絕對值得大家借鏡同學習。

以下為訪問翻譯(節錄)(超長文慎入!):

其實每次當保方提及佢會退休,都好難令人相信係真。2017年佢同我講佢決定咗踢埋呢季就退休,當季係佢第17季踢祖雲達斯。佢曾經講過佢好怕有一日再無波踢嘅生活要點過,但當時佢話會退休嘅一刻已經無咗呢種感覺。

一年之後,我地喺法國討論緊關於佢轉會去巴黎聖日耳門呢單野。佢仲有咩好講?呢個轉會黎得非常突然,忽然之間有一個機會比佢退休之前「冒險」一次,感受下新嘅文化,同麥巴比以及尼馬做隊友,如果可以喺退休前感受呢一切實在唔錯。

呢一刻,保方呢位43歲嘅球員返到黎祖雲達斯,喺都靈同我透過 Zoom 做訪問,條友一路做訪問一路係咁用佢控制唔到嘅笑聲測試我部電腦嘅低音喇叭。保方:「我依家諗緊,最遲2023年就會退休。真係最後了,真係真係唔踢架喇。不過我可能踢埋呢季就退落黎都未定。」

可能啦。保方同祖雲達斯嘅合約只係去到今年暑假,不過如果祖記咁都唔同佢續約先至出奇。不過,保方雖然話2023年真係佢最後一年踢職業足球,佢之後又補多句:「但我都明白到,人生無野係必然。」

有件事唔到大家唔承認嘅就係上年發生嘅事實在有好大嘅影響。上年春天,意大利係第一個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嘅歐洲國家。幾日之內,意大利由完全正常變成全國性封鎖。

保方用一把令人毛骨悚然嘅聲話:「其實全國性封鎖嘅第一個月,我真心覺得唔錯。因為我終於可以花啲時間喺自己身上,而呢樣野我成世人都未做過。」

「我可以全日陪住我老婆同小朋友。可以全情投入我嘅興趣、睇下書、做下我自己想做嘅野。嗰段日子其實真係幾唔錯,我從來無諗過可以做到呢一切之餘,我好開心我有好好利用到呢段時間。但當然時間慢慢咁過,就開始覺有啲沉重,特別當我慢慢諗到其他人嘅處境嘅時候就更加難受。」

保方好清楚佢擁有嘅野其實令佢喺呢個全國性封鎖嘅時間算係過得相對地輕鬆。因為佢有間大屋,相比起其他人可能只係住喺一個細單位黎講相差甚遠。

錢唔係萬能,其實保方都有遇過唔少問題,但佢都非常勇敢同大方地提及關於佢20幾歲嘅時候患上抑鬱症嘅情況。佢將呢段日子形容為 「雖然金錢同獎項隨手可得,但偏偏填滿唔到佢靈魂內嘅一個黑洞」。不過當時嘅佢有一次嘗試自己一個出街,非常隨意地參觀咗一個藝術展覽,從此就揾到佢嘅新方向。

「我認為我係靠著一啲好基本而本身已經存在嘅快樂去令我維持喺一個好嘅狀態。要為自己做過同做緊嘅事而快樂,為自己嘅將來而快樂...每次當我睇完一本書或者睇完一套戲而有所得著我都覺得我嘅情況有所改善。」

「當我同我太太同小朋友一齊係屋企嘅時候,我可以完全唔需要其他野去消磨時間。我地乜都會傾,我又有時間投入同佢地一齊嘅時間,從佢地身上得到一啲新嘅知識。我覺得我係一個不停學習緊嘅人。雖然我唔知我係進步緊定退步緊,我希望係進步緊啦,但呢一切確係令我感覺良好。」

如果喺屋企咁自在,點解保方一路都唔捨得足球唔退休呢?佢已經踢咗26年職業足球,耐到佢可以同時成為老基爾沙 Enrico Chiesa (前柏爾馬隊友) 同埋佢個仔 Federico Chiesa 嘅隊友 (現時祖記隊友)。

最直接嘅答案就係保方覺得自己仲有料作為職業足球員去為足球界付出。雖然佢無留意開美式足球,但絕對唔難留意到 Tom Brady 以43歲之齡贏得第7次 Super Bowl。

「啲人成日都話,當你去到呢個年紀,狀態就自自然然會急轉直下。但我從來都唔相信呢件事,我感覺到我自己嘅狀態係點,而我亦都唔覺得我嘅狀態同能力會突然變得好差。」

「而我亦都係一個非常相信命運嘅人。當祖雲達斯問我想唔想回巢嘅時候,我當時心諗 : WOW,真係點都估唔到,可能真係整定我係要返去都靈,返去意大利寫埋呢個故事嘅最終章。所以我都好誠實地講,返祖記呢個決定有部分確係因為我相信命運呢樣野。」

保方對於足球嘅最後一個目標,由我地第一次見佢已經不停提,就係參與世冠盃。而要以歐洲球會嘅身份參戰就要贏歐聯,而保方咁多年黎贏過咁多獎項,偏偏就係未贏過歐聯。

其實保方一向都著重過程多於獎項。佢有提過佢有時得獎其實無大家想像中咁高興。雖然 2006 年佢好高興能夠幫助意大利奪得世界盃,但其實佢自己最開心嘅位係成功打入決賽,而且可以同一班一樣用盡成世人嘅努力打拼先去到呢步嘅隊友一齊對住法國奮戰到底。

而呢班隊友入面,有一位叫派路,即係依家祖雲達斯嘅教練。佢地由 U15 已經開始一齊代表意大利。「我同派路好細個就識架喇。其實我、佢同埋加度素1993年已經認識,當我地咁有運可以一齊分享贏世界盃嘅喜悅,實在更加穩固咗我地嘅關係。唔單止作為朋友咁簡單,因為友誼唔係單單靠一齊贏世界盃就可以建立到,而係一種非常親密嘅關係。呢件事令我地嘅友誼同對互相嘅了解牢不可破。」

當派路作為球員加盟祖雲達斯嘅時候,保方仲記得佢睇住派路練波嗰陣係諗緊 「原來神真係存在」。但當祖雲達斯公佈派路將會成為領隊嘅時候,保方喺 Twitter 上就有好唔同嘅反應:「咁我依家係咪要叫你做老細先?」。而派路當時就答佢:「 梗係!」。

當我問到佢習慣咗對派路嘅新稱呼未,佢就話:「我第一時間就習慣咗。喺其他人面前我一定會叫佢做老細。始終呢個係佢喺球會嘅角色,我點都要尊重佢。當我地開緊工嘅時候,佢有佢嘅角色,而我都有我嘅角色。但當我地唔使開工嗰陣,咁我地就會變返只係 Gigi 同 Andrea。」

保方話佢同派路嘅師徒關係正正因為佢地識咗咁耐,所以非常容易處理。派路喺佢嘅自傳入面講到佢喺世界盃決賽互射12碼之前有揾保方傾下點射好,因為佢知道同保方傾完會令佢冷靜啲。

而保方聽到呢年事就笑咗一笑,可能因為令佢諗起當年後生啲嘅佢其實根本唔冷靜,外界嘅人以為佢冷靜其實只係因為佢嘅表現令人有呢個諗法。問到佢有無野想同返後生嘅自己講,佢諗咗一陣然後話:「都有嘅,我都有啲意見想比返年青嘅自己。不過既然我知道以前嘅自己係點,又知道依家嘅自己係點,我覺得應該比自己試下感受先。我要比自己撞下板先,如果一個人完全無犯過錯,或者從來唔使為自己嘅錯而負責,我認為佢地永遠都唔會長大。」

「做錯事對於人生黎講係非常重要,而更加重要嘅係為你嘅錯而負責。如果你唔負責返嘅話,呢件事只會永遠纏繞住你。如果你成世人都未試過因為犯錯而尷尬嘅話,你絕對唔會成長。因為咁先會令你難受,從而令你自我反省,咁先可以留意到一啲生活上嘅細節。」

人愈大有好多錯誤都會變得愈黎愈容易接受。相反喺足球場上犯嘅錯,只會愈黎愈難消化。「當我踢得差嘅時候,坦白講我真係會覺得好難受。我會覺得好苦惱,因為我一向都對自己落場嘅表現有好高嘅要求,但當我做唔到嘅時候會覺得真係好羞恥。」

雖然今季因為首席門將位置已經由保方三年前轉會去巴黎之後讓咗比舒捷斯尼而令佢上陣少咗,但其實黎緊仲有唔少比賽將會進行。而保方今季亦已經有幾場嘅表現令人讚口不絕,例如意大利盃嘅四強賽事同埋歐聯小組賽作客魯營球場以3:0撃敗巴塞隆拿。

雖然祖雲達斯近期表現平平,但其實呢隊有派路做教練而且有C朗拿度坐陣嘅祖雲達斯仍然未從任何有份參與嘅賽事中出局,而43歲嘅保方絕對仍然有機會為祖雲達斯再次上陣。

「其實我從來無諗過我會有一個咁長嘅職業生涯。不過我覺得呢一切都係一個非常精彩同漂亮嘅故事黎嘅。」

保方衛報訪問全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意甲  祖雲達斯  保方  守門員  派路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