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北韓 今日香港 安達臣掌港隊帥印 2022年香港代表隊何去何從?

足動心靈 於 01/01/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上個月18日,香港足球總會宣布曾經執教北韓國家隊的挪威籍主帥安達臣(Jörn Andersen)正式成為香港隊主教練,並於12月13日正式履新。受到疫情於2020年初衝擊全球,香港代表隊能夠於國際賽磨練的機會少之又少,面對早前香港足總曾經訂下一個驚人目標於2034年晉身世界盃決賽週舞台,安達臣如何在尚餘十二年時間令一支已經五十四年未打入亞洲盃決賽週的球隊爭取晉身世界盃舞台?展望2022年,香港代表隊可以在安達臣帶領下可以得出什麼成績?筆者今日與大家細心探討....

安達臣履歷豐富 曾率北韓打入亞洲盃決賽週

受到疫情影響,2019年4月履新的芬蘭籍主帥麥柏倫僅領軍港隊十二場國際賽。受到各地包括中國大陸的防疫規定,大部分效力內地球會的港腳能未能得到麥帥的召集,參與港隊集訓。麥帥自然未能以最強陣容去檢視港隊實力,外界亦未能全面評估麥帥掌帥能力。可惜是麥帥約滿未有得到足總挽留,反而叫他再次入信申請港足主帥,其處理手法非常難看,筆者亦對他的離任感到可惜及為他抱不平。

過去十多年,港足主帥基本上沒有一個「坐暖」,最長都是掌帥五年的金判坤最後亦都宣布離任。最新一任的挪威主帥安達臣相信香港球迷對他絕不陌生,事關過去幾年香港與北韓對壘都會看見到這位挪威籍主帥身影。1990年攻入十八球成為首位非德國人登上神射手榜首的安達臣,於2002年開展他的教練生涯。過往執教過不少德國球會並打響名堂,包括08/09球季帶領緬恩斯取得乙組聯賽亞軍,取得升班資格。2016年5月,他獲聘為北韓國家隊主帥。在他擔任主帥期間,屢屢與香港隊對壘,並取得壓倒性優勢,包括2017東亞盃第二圈外圍賽在旺角場下擊敗港隊,躋身決賽週。另外,港隊更在2019亞洲盃外圍賽與北韓同組,結果兩次對壘港隊僅得一和一負,於分組賽被北韓力壓出局。總結安達臣於北韓兩年內成績表算是合格,能夠晉身亞洲盃及東亞盃決賽週,但北韓依然與亞洲列強實力距離上仍存在一定差距,以致未能於大賽上走得更遠,乃並非他一人之罪。

圖片來源:hkfa.com

港足青訓發展出現斷層 足總帳目唔清唔楚 港足發展蒙上陰霾

安達臣固然履歷豐富,但港隊深層次問題已經根深柢固,短期內難以一一解決。在2009年,港隊奪得首個大型運動會足球項目金牌,港府隨後於2011年至2014年期間每年撥款2000萬予足總作支持「鳳凰計劃」,大力支持港足發展。截2014年1月底,民政事務局就足總推行「鳳凰計劃」相關開支撥款為3,150萬元。縱使香港足總在2014年底公布《力爭上游─萬眾一心》計劃書,其中目標包括香港U23打入2020奧運會、男子代表隊在五年內躍升至平均世界排名130 位及五年內發展港超聯,令港超聯入場人數達平均3,000人,這幾項目標完全未達標。過去十年,港府投入足總的資源及開支不但令港隊成績及發展未有太大進步,反而令問題更難解決,「鳳凰計劃」一整套計劃及後被外界形容「雷聲大雨點小」。在2020年,審計署發表報告,指出足總審計委員會在2014至2019年球季期間違反多項規定,包括轄下的審計委員會有長達四年半沒有開會,委員會形同虛設,帳目「亂晒龍」,足總管理不善。

圖片來源:live.staticflickr.com

事實上,香港足球代表隊於2015年掀起「港足熱潮」後,香港足球近年都非常低迷,甚少人關注。當然最主要原因是青黃不接,青訓出現斷層現象。雖然香港U16成功歷史性打入亞洲盃決賽週,總算達到早期「鳳凰計劃」目標,但近年香港足球代表隊於U16及U19亞洲盃都於外圍賽出局,反映與亞洲不少國家足球水平存在一定差距。加上現代社會充斥一種「踢波搵唔到食」的風氣及觀念,家長都甚少讓自己孩子參加足球興趣班,令到香港要培育及尋找足球接班人,可謂舉步維艱。另一方面,香港U23於去年十月外圍賽不敵日本及柬埔寨出局絕對令人遺憾外,事後兩個月卻爆出不少小港腳於當地醉酒鬧事,破壞設施;更違反當地二十歲以下禁止飲酒的規定。事後外界猜測足總及教練團有包庇球員之嫌,沒有公開球員人數及身份,亦令外界對香港足球的形象更見插水,港隊管理球員的紀律問題都份外令人擔憂。

圖片來源:live.staticflickr.com

安達臣領港隊衝擊亞洲盃、東亞盃 可以走幾遠?

踏入2022年,香港代表隊於國際賽有不少目標。首先,就是明年於中國舉行的亞洲盃決賽週。由於香港早早於世界盃第二圈外圍賽出局,需要透過亞洲盃外圍賽爭奪餘下十二個決賽週席位。受到疫情影響下,亞洲盃外圍賽的賽期一拖再拖,由原定去年六月舉行順延至今年二月舉行。去年十月亞洲足協正式決定,因疫情決定這項賽事最終在今年六月以單循環形式進行,並參考去年六月舉行世界盃外圍賽的以公開競投主辦小組比賽形式進行。筆者而言,以現時港府嚴格防疫政策,香港要主辦這項比賽可謂難上加難,意味港隊失去「主場之利」機會極濃。另外,香港如無意外會被列入第二種子,成功避開泰國、菲律賓及科威特等「勁」旅,但一旦籤運欠佳隨時遇上第一種子巴林、約旦、吉爾吉斯以及第三種子馬來西亞、緬甸及新加坡等球隊。對港隊而言,絕對「唔易踢。事關前三支國家於去年十一月參加FIFA阿拉伯盃賽事,其中約旦更打入半準決賽;而幾支東南亞國家亦於十二月參加東南亞足球錦標賽,因此對已經超過一年(六月舉行亞洲盃外圍賽)未有國際賽實戰經驗的港隊而言,明顯「蝕章」。
圖片來源:media.mehrnews.com

港隊第二個目標預計是今年七月於中國舉行的東亞盃決賽週,力爭連續兩屆躋身決賽週。筆者認為港隊要打入七月決賽週難度比亞洲盃易。事關港隊「假想敵」北韓近年因為疫情而「鎖國」,拒絕派國家隊及球會參加賽事。外界都預料北韓一旦退出參賽,香港大有機會只是與中華台北及蒙古進行第二圈外圍賽,所以躋身決賽週呼聲相當高。況且,港隊近年有不少入籍兵申請特區護照獲批,包括上年五月得到麥帥召集的成功入籍的迪高及費蘭度。港隊得到入籍兵的加入,預計實力進一步提升,絕對可以凌駕中華台北等球隊。

圖片來源:cdn.i-scmp.com

安達臣接掌港隊預料早期未必為港隊帶來立竿見影的成績,觀乎足總近年改革停滯不前、青訓梯隊過往的紀律問題、足總高層處理麥柏倫續約的人事問題、「外行人管內行人」等甚至港超聯近年入場人數不升反跌等等都令港足的未來添上不少負面形象,要解決並非一時三刻可以做到的事。去年,香港足總公布2020-2025年發展願景,大膽提出以打入2034年世界盃為終極目標。撇開筆者提及的觀點,要令一支國家隊及球隊打入世界盃決賽週需要不止數十年的努力外、還需要不同社會持分者及各階層努力才可以造出這個得來不易成績。但香港無論在硬件及軟件都與周邊國家拉開一大段距離,加上官僚制度往往令香港足球發展拉倒,如此「離地」提出這個目標實在教人可笑。安達臣掌帥或許令港足重新起步,但成效有幾大則各人有不同看法.........

球迷如喜歡筆者文章,歡迎訂閱本專欄: 足動心靈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