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術撚 - 車路士僅勝紐卡素的解讀

球味 於 16/0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隨著阿仙奴隊在較早時間對陣韋斯咸的比賽中失利,車路士領隊薩里和他的隊伍有更多的動力去追逐前四名位置。雖然車路士在過去的12場主場比賽中只輸了一場,但他們在前兩場比賽中都沒有進球,進攻能力備受質疑,矛頭更直指鋒線球員莫拉達,但事實是戰術問題還是球員問題?

兩隊的陣容

薩里的4-3-3陣式
薩里繼續以他主力的4-3-3陣式對陣紐卡素,而 Hazard 夏薩特扮演的是「偽9號」的角色,但夏薩特善長的技能主要是持球突破及小範圍下的個人突破,以下再為「偽9號」的作用提供參考:

「偽9號」的作用
一般情況下,傳統的中鋒位於前方,其中一個中後衛主力跟踪及緊貼他,而備用的中後衛則為他覆蓋及包抄,但是在「偽9號」戰術中,兩個中場後衛都在自由中。這引起了混亂,因為他們在兩個方面都被關注是否需要跟隨「偽9號」進入中場,或者他們是否堅持與他們的伙伴並保持他們的防守線。當中最成功的例子一定要數哥迪奧拿時期的「美斯」及拿玻里薩里時期下的「梅頓斯」。

回到車路士與紐卡素的比賽中,夏薩特「偽9號」的角色在賓尼迪斯以5-4-1陣式對抗下,在中場及後衛人數數佔優下便大大減低威力,一對紐卡素中堅無需面對「偽9號」的拉扯,身邊都會有一定數量的防中及後衛補位。

上半場的入球
作為比賽的主導權來看,車路士在早期絕對佔據控球權,完全扼殺喜鵲任何真正有意義的傳球。對於薩里的戰術理念來說,比賽以他們的想像差不多,再加上一個漂亮的入球,大家可能會問車路士仲有問題咩?Pedro和Azpilicueta的無球跑動再加上David Luiz的傳球,絕對是精彩的入球。

間題係車路士慢慢陷入空有球權的陷阱,卻根本沒有找到打破紐卡素低位防守的方法,從入球圖示中可見,入球的發生很大程度是紐卡素球員的執行力問題,紐卡素左翼Atsu當時是應該左移預防Azpilicueta的後上,中場Hayden 則左左移預防Kante,如遇上防守紀律較好的隊伍入球未必能夠出現。

空有球權的陷阱其中一個原因可歸因於薩里的戰術系統。如果夏薩特繼續背對防線及回到中場持球,將限制他加速及盤球突破的選擇,除非有出色的個人發揮或對方防守不佳,就好像第一球。

正如你在車路士的位置圖中所看到,當夏薩特作為「偽9號」時,他基本上和Willian韋利安一樣處於球場的同一部分。雖然這看起來像是一個雙人合作更有威力,但這兩名前鋒實際上並沒有足夠空間從防守球員後面跑動並拉開防守,再為後上車路士球員提供傳送。

因「偽9號」令夏薩特經常回到中場位置

上半場過了一半,紐卡素開始習慣車路士的控球並嘗試創造了一些機會,主要是通過前鋒 Rondon朗當作支點。利用車路士不佳的防守定位,直接踼防守球員身後球,不停嘗試入禁區並最終透過角球取得入球。

大衛路易斯的好與壞
大衛路易斯一直是大家在車路士的討論話題,關於他實際上是什麼類型的球員都各持己見。他會給你一些閃光的時刻,並會給你帶來低級的失誤。他最強大的屬性就是他的持球的面積分佈,這在他對Pedro的助攻中得到了充分展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有目標的引球推進,再配合時機等待Pedro完美的走位及跑動。

大衛·路易斯因其作為中後衛受到高度批評,在上半場的後半段,路易斯多次失控,紐卡素幾乎佔據優勢。
從上圖中看到,大衛·路易斯的防守預判與位置都不佳,如果他及早封閉傳球路線及空間,亦不需要到後來緊追對方到車路士近底線。

韋利安的靈光一閃
下半場也看到車路士擁有更多的進攻目標,以及Hazard,Jorginho和Kante的更好的無球走動。這有助於打開喜鵲防守並創造更多得分機會。由於紐卡素在這段時間內無法創造太多機會及控球,車路士的防守做出了適當的調整,針對紐卡素前鋒 Rondon朗當的走動。如圖所見,最後透過韋利安的個人能力,在充足的防守球員面前射出高質量的入球,成功帶領車路士取勝。

結論
比賽的不同之處在於車路士擁有更多的進攻人才,可以透過個人能力改變賽果。對於車路士來說,本場比賽後很明顯他們必須找到方法來打破更多種類的防守。夏薩特作為「偽9號」可能是一種戰術,但面對打901的下游球隊及更具反擊能力的中游球隊,多變的進攻配合球員的個人能力才可以打破不同防守,可能車路士領隊薩里需要更多時間研究夏薩特最佳位置的問題。

Source: BY JUSTIN FAUST(https://totalfootballanalysis.com/)
Photo: WhoScored.com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