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需要解決的三大問題

華拉堤踢法似我 於 05/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執筆時,今屆世界盃已進入到最後八強階段。當中,比利時對巴西的戲碼相信會是最令球迷觸目的大戰,甚至是冠軍前哨戰。直至現時,今屆只有兩支球隊是在法定時間90分鐘內四戰全勝 (分組賽三場加一場十六強賽事),而其中一支正是本文主角比利時。除了錄得全勝紀錄外,比利時更攻入12個入球,是暫時攻擊力最強的球隊。而且,這12個入球分別是由8位球員所取得,攻擊點和後備兵源的力量令人豔羨。當然,足球比賽並不能只單靠數據來衡量。比利時在分組賽第一戰就遇上筆者認為是32隊中最弱的巴拿馬,球隊在進攻的銳利感未算十分強,加上巴拿馬在世界盃第一戰的衝擊下,也曾一度令比利時陷於苦戰。次仗,比利時面對當時士氣頗低落兼體能消耗甚大的突尼西亞 (突尼西亞在第一場賽事全場防守下最終被英格蘭絕殺) ,大勝一仗也是合乎預期,至於最後一役也只是在閒庭信步下擊敗英格蘭,大家也未盡全力。雖然比利時在分組賽輕鬆出線,亦曾擊敗英格蘭,也在十六強的最後關頭反勝日本,但仍有不少問題需要解決,而且這些缺點都表露無遺。

1) 配置問題 - 兩翼衛的漏洞

除了在分組賽最後一戰對英格蘭的比賽中作出大幅輪換外,比利時的陣式和陣容都沒有太大變動,仍以三中堅配兩翼衛的陣式為主。由於華美倫 (Thomas Vermaelen) 和高賓尼 (Vincent Kompany) 在分組賽初期時才剛傷癒,在狀態不足的情況下,教練馬天尼斯 (Roberto Martinez) 在逼於無奈下選擇起用保耶達 (Dedryck Boyata),而他的發揮尚算可以。對於比利時和馬天尼斯的戰術理念來說,球隊期望中後場能有足夠人手控球在腳,然後經過維素 (Axel Witsel) 和迪布尼 (Kevin De Bruyne) 在中場的滲透,配合夏沙特 (Eden Hazard) 和梅頓斯 (Dries Mertens) 的喘擾和走動,加上盧卡古 (Romelu Lukaku) 在前線的牽制和埋門,比利時的進攻理應可以有不少變化。可惜,球隊的配置一直存在著不少問題,例如二閘或翼衛人選始終欠缺良將,尢以左翼衛位置較為嚴重。雖然卡拉斯高 (Yannick Carrasco) 在外圍賽時期已開始適應左翼衛角色,但時至今日仍有不少失位情況出現,而且仍未能拿揑到攻守平衡,至於另一競爭者查特利 (Nacer Chadli) 雖然在對日本時攻入價值連城的致勝入球,但他在對英格蘭的比賽上展示出比卡拉斯高更差勁的防守意識,似乎仍未準備好在這個位置上擔當重任,至於右翼衛梅尼亞 (Thomas Meunier) 亦攻強於守。再者,比利時的翼衛和左右中堅 (即華湯根和艾達維雷特) 之間的互補和協防意識薄弱,加上一對中場中的防守效率欠奉,在由攻轉守時令後防壓力極大。巴西的兩翼側擊威力強大,比利時如沒有對症下藥,勢令巴西有機可乘。


2) 中場中的取捨

從外圍賽到現在,馬天尼斯麾下有兩套應變計劃。面對較弱對手時,他會安排迪布尼出任墮後的組織型中場,夥拍維素,不過幾乎所有人都意識到這個雙中場組合的缺點,就是限制和犧牲了迪布尼在進攻上的想像力和空間,同時其防守意識亦一般,令身旁的維素 (其實維素的搶截能力也不高) 和身後的防線飽受壓力。另一方面如面對強隊,馬天尼斯會選擇起用丹比利 (Mousa Dembélé) 和費蘭尼 (Marouane Fellaini) 兩位更「硬橋硬馬」的球員,然後把迪布尼移前一格取代梅頓斯 (Dries Mertens)擔任攻擊中場。當中,丹比利的閱讀球賽能力和轉向能力較高,奈何卻始終不是馬天尼斯心目中的腹稿。


3) 傲慢的特質和心態

自從數年前開始被坊間冠以「黃金一代」後,比利時的球員好像擺脫不了一些傲慢的特質,當然這也建基於部份星級球員的特性以及他們的球風。不過,在現今講求速率的足球下,比利時無論在攻守轉換的速度或控球在腳後的滲透都過於緩慢。如要在今屆世界盃走到最後,馬天尼斯必須向球員灌輸一種必勝的決心和信念,需告知球員:「你們強,但暫時仍未贏到任何錦標!」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