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達有能力執教車路士嗎?

筆-滿-足 於 12/09/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新賽季剛開始才 33 天,英超便已經出現第二個被解僱的領隊。杜曹(Thomas Tuchel)在執教 100 場比賽後於週三被車路士會方解僱。車路士在上週正式任命樸達(Graham Potter)接替杜曹的位置,雙方簽約五年。


當杜曹來到斯坦福橋球場時,他的影響是立竿見影的,他在執教車路士的五個月內便贏得了歐聯冠軍。不過,在新球季開始後,車路士的近況並沒有上季那麼亮眼,現時車路士以六戰三勝一和兩負排名第六,在歐聯分組賽首戰上以0-1負於薩格勒布戴拿模,這也成為車路士解僱杜曹的導火線。但問題是,讓樸達接替杜曹對車路士來說是個好選擇嗎?

誰是樸達?

47歲的樸達曾是職業足球員,主要出任左閘,但是其職業生涯並不顯赫。球員時代曾效力伯明翰、史篤城、修咸頓、西布朗、雷丁等多支球隊。 在2005年,當時30歲的樸達決定退役後,選擇完成他的大學學位,之後更在大學擔任足球隊的助教,隨後樸達攻讀碩士學位期間,也在不同的大學的足球隊任教。樸達作為教練第一支執教的球隊是瑞典第四級別球隊奧斯特桑斯(Östersunds FK)。執教球隊7年時間,帶領奧斯特桑斯升入瑞典頂級聯賽更在2016/17球季取得瑞典盃冠軍及歐戰資格季。

在2017/18球季,樸達率領球隊出戰歐霸盃,在外圍賽上先後擊敗加拉塔沙雷(Galatasaray),埃施福拉(Fola Esch),帕奧克(PAOK),晉身小組賽。在小組又僅以得失球差輸給畢爾包(Athletic Bilbao),以次名出線,在32強的賽事作客面對阿仙奴,樸達的球隊爆冷以1:2取得勝利,雖然在第二回合中主以0:3出局,但是成續已經超標完成,成為球會歷史上歐戰最好的成績。


之後樸達重回英國,成為史雲斯的領隊。在執教史雲斯一個賽季後,2019年樸達便接替曉頓開始執教白禮頓。作為英超的一支小球隊,在樸達的打造下,白禮頓成為一支富有戰鬥力的英超球隊。因為財力有限,球會近兩年連續賣出多名主力,如古古尼也(Marc Cucurella),比蘇馬(Yves Bissouma), 慕比(Neal Maupay),堅賓韋特(Ben White),丹般(Dan Burn),但卻依舊能保持球隊實力。


本賽季白禮頓新賽季開始後表現出色,6場比賽拿到13分,場均得分高達2.17分。他所帶領的白禮頓目前在阿仙奴、曼城和熱刺之後排名英超第四,而在白禮頓身後的是曼聯、車路士、利物浦三支傳統強隊。在英超官方的八月最佳教練候選中,樸達和干地(Antonio Conte)、哥迪奧拉((Josep Guardiola)、阿迪達(Mikel Arteta)一同在列。


樸達為白禮頓帶來的改變

在樸達接手白禮頓前,在曉頓(Chris Hughton)手下,白禮頓是一支標準的低預算護級球隊:他們幾乎不踢傳控或高位壓搶,只專注低位防守,只靠防守反擊和定位球破門。而樸達來到後,為海鷗兵團的踢法帶來撤底的改變,由一支傳統英式長傳球隊轉變為現代傳控球隊,他們後埸的傳控球水平(球風圖綠色楔形的BLD部份)從英超榜尾一下就來到中游水平,他們改變了場地傾斜度(球風圖綠色楔形的FLT部份),更多地在對方半場裡控球,而不是被動地讓對手攻過來。

樸達的改革於防線開始著手。 2018-19賽季,白禮頓守門員瑞恩(Mathew Ryan)在曉頓執教下,有94%的龍門球和69%的運動戰傳球距離多於40碼,但樸達上任後首季,這兩項比例分別降至46%和34%,由此可見樸達下的龍門不再是只負責長傳解圍的角色,而是後埸組織者之一。

在樸達的第2個賽季,白禮頓用有短傳能力的羅拔·山齊士(Robert Sanchez)取代了瑞恩,令白禮頓的後場直接多了一個出球點。白禮頓可以更從容、更有意識地在後場出球。 2020-21賽季的白禮頓是近5年英超掌控球權和向前出球(圖表綠色楔形的SFT部份)最好的球隊之一。

樸達的白禮頓也很擅長高位逼搶,從幾乎不逼搶的球隊變成了英超逼搶最好的隊之一。過去2個賽季,他們失誤後立即奪回球權能力(圖表紅色楔形的CPR部份)特別強,所以他們能在靠近對方球門的位置直接發動進攻(圖表紅色楔形的STD部份)。


樸達能帶給車路士什麼?

杜曹被解僱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他與部份球員的關係疏離,令替補球員感到被忽略,有不再被球隊所需要的感覺,而且在這個情況下,球員難以知道自己應如何改進才能爭取到正選位置,間接令球員能力裹足不進,這也是今季大部份進攻球員如添姆雲拿(Timo Werner),盧卡古(Romelu Lukaku),赫臣奧度爾(Callum Hudson-Odoi)等球星出走的原因。

在這方面,相反正好是樸達的專長,他擅長發挖球隊中球員的潛力,鼓勵球員作出新嘗試,突破自己嘗試新的位置和角色,從而豐富球隊的戰術打法。例如將翼鋒Trossard改踢左翼衛或前鋒位置;2米高的中堅Burn改踢邊後衛;攻擊中場Mac Allister改踢偽9號或中埸中等,使隊中很多球員都能勝任不同位置,令球員更具多面性,從而使球隊在戰術上能在更多選擇,也令球隊不會因為相同位置的球員同時出現傷停,便令球隊實力大打折扣。另外,柏斯高·哥斯(Pascal Gross), 拉爾拉拿(Adam Lallana) 和古古尼也(Marc Cucurella), 也是在樸達手下都有不同程度的進步。



另外,樸達十分願意和球員作出詳細的溝通,講解自己的足球理念,以及了解他們的想法,甚至會關心球員在球埸以外的生活情況等等,令到新加盟的球員也能更加快融入球隊,因而深受到球員們喜愛。樸達的這些特點相信會是車路士部份邊緣球員阿列沙巴拿加(Kepa Arrizabalaga),普列錫(Christian Pulisic), 薛耶治(Hakim Ziyech), 查洛巴(Trevoh Chalobah) 和 羅夫度斯卓克(Ruben Loftus-Cheek)的福音,在杜曹的體系中,這些球員都是只是充當替補的角色,位置可有可無,但樸達的到來,他們或許可以重新找到自己在球隊中新的位置及角色,樸達的到來,絕對是這些球員的福音。


杜曹的戰術困局

另外杜曹在戰術上的堅持,也是令他被解僱的另一個主因。在今季,在陣容大幅變更下,車路士的攻守明顯不如上個賽季,車路士上兩季一向自豪的防線多次被攻陷,而前線也是進攻不靈,但杜曹依然堅持球隊防守反擊的踢法,在中埸部份球員受傷及老化的情況下,中埸欠缺創造力,令前線沒有個人突破能力的問題更加顯露出來,三中堅欠缺魯迪加具速度能持球推進的中堅,只能單靠兩翼衛同時兼顧中埸策劃分波,進行邊路傳中、內切射門,還要負責邊後衛的回防任務,令陣式過份倚賴翼衛。最終對賽球隊只要作出戰術部署,針對兩翼衛防守時,杜曹的球隊便會無從入手,為此杜曹曾要求伯利購買列斯聯的翼鋒拉芬拿(Raphania),以增加鋒線的個人突破能力,以解決球隊前埸的進攻問題,但因為球員屬意加盟巴塞隆拿,令收購失敗,也為杜曹的離任埋下伏線。


樸達的戰術調整能力

上賽季,樸達最常使用陣式為 3-5-2,同時也用過了在早期發揮出色的“3-box-3”,從本質上來說,3-4-3陣型及變體與圖式車路士的慣用陣式相似。但是,只看正選陣型會忽略樸達的戰術調整能力。

樸達非常注重細節,會根據對手和臨場情況做調整,並不會執著同一種陣式及踢法。以本賽季本賽季白禮頓輸給富咸一役為例:白禮頓開埸排出 3-5-2 的陣式,當中並沒有安排一名正式的九號中鋒,但開埸後戰術效果明顯不如意,有見及此,樸達在15分鐘後便馬上變陣改踢四後衛。這是樸達樂於通過換人和戰術調整來奪回或保持比賽控制權的其中一個例子,和杜曹執意一種陣式和踢法顯然不同。


樸達喜歡他的球隊以控球為主,用清晰的理念和套路控制比賽。2019年他剛上任時,白禮頓還不是這種風格。但慢慢地,樸達貫徹了自己的理念,令白禮頓成為一支傳控的球隊。強隊和中下球隊其中不同的地方是,強隊踢得更積極主動,更重視傳控,上賽季,白禮頓在組織進攻,等待機會時,他們踢得有耐心得就像是一支前六的球隊,而在這方而的數據,白禮頓也和前六的球隊不遑多讓。


球隊財政的可持續發展

在撲達加盟白禮頓的四季間,最初兩季的轉會開支分別是6350萬英磅和690萬英磅,而之後兩季轉會開支都是負數,分別是負1840萬英磅和負8180萬英磅,四季合計轉會還有2980萬英磅的盈利。今個賽季古古尼也轉會到車路士,白禮頓在一季間賺了4000萬英鎊;比蘇馬轉會到熱刺,也令海鷗獲得了1100萬英鎊的利潤,而卡斯度(Moises Caicedo)也是利物浦傳聞的冬窗目標。

伯利在這個球季大灑金錢,買入多個球員重整球隊,但身家始終不及前班主艾巴莫域治豐厚,很難每季都投放巨額資金到車路士身上,若車路士希望球隊和財政都能持續發展,樸達和他的團隊在這方面也是專家,能在改造球隊的同時,提升球員的身價。

波特的親信、引援分析師基爾-麥哥里(Kyle Macaulay)將會跟隨他一起改換陣營,這對藍軍來說應該也是一個利好消息。據悉,白禮頓當初之所以會簽下古古尼也和卡斯度等球員,背後都是麥哥里挖掘出這些富潛力的球員,交到撲達手下,把這些原石都打造成了寶石。


總結

當樸達有機會重新塑造一支自己風格球隊時,他的球隊是可以成為一支有系統而強悍的球隊,在瑞典球會奧斯特松德和白禮頓時已經充份證明了這點,但是在車路士能否有足夠的時間,還要看伯利會有多長的耐性。同時,車路士和樸達之前任教的球隊級數有所不同,能否管理一支擁有如此多高知名度球星的球隊也是未知之數,若果不能,恐怕也只會步上杜曹的後塵。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車路士  樸達  杜曹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