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員與飲食營養

球壇雜文 於 09/09/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前言
縱使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Ludwig Andreas Feuerbach)(1804-1872)在德國真正接觸足球前一年逝世,但他的思想卻穿越時代,影響著現今的足球員。「人如其食(You are what you eat)」應該是費爾巴哈最著名的格言。職業足球員實應盡早認識這名哲學家!

現今的球員相當注重他們的飲食,他們會聽取意見,務求取得足夠營養。他們知道「人如其食」這個道理,深切體會食物不止於一頓飯。相反,這個道理其實亦適用於他們的生活,對人生的態度。
(By Perikles Monioudis)

開飯了!
現時,職業球員必須擁有良好的飲食習慣。作者史迪娜(Sarah Steiner)會深入探討其真正的意思。

「人如其食」!雖然此句說話從費爾巴哈口中說出來已經超過150年,然而,他卻一直影響著我們,尤其是現今足球的世界。當球員需要足夠的能量應付高強度的比賽以至演出高水平,「人如其食」所代表的遠不是「吃些什麼下肚」那麼簡單。

阿仙奴領隊雲加曾經說過:「食物就像燃料一樣。如果你的車子注入了錯誤的燃料,它是不會動的。」同樣的道理亦適用於人類身上。合適的飲食能提供球員所須的營養,好使他們能有最佳發揮。身體就是足球員最重要的資產,良好的飲食習慣自然變得無比重要。一碟炸肉片拼薯條曾被視為一款很好的補給品,很多球員以往亦習慣在比賽後喝下一升啤哂。現在,球員不敢再想像這些謬誤了。

足球是一項耐力型的運動。雖然每位球員平均每場比賽的強度是可承受的70%,不過就算是一些較低強度的比賽中,從觀察球員的心跳率以及體溫得知,他們整場比賽所消耗的能量一直維持高的狀態,原因是比賽中有很多短爆發的高強度活動。據統計,每名球員每場比賽平均會有150至200次短距離衝刺跑,90分鐘的比賽跑動距離達10-15公里,當中包括600米的全速衝刺以及2.4公里的高強度跑動。他們的心跳率一直維持在可承受的85%速率,而需要的氧氛亦會上升至最高所需量的70%。換句話說,一名75公斤的球員,他每場比賽平均消耗1800卡路里。可想而知,足球比賽是何其高強度的運動項目。

不只是意粉

史杜貝治(Holger Stromberg)清楚明白正確的營養何其重要。他已經為德國國家隊擔任了8年的主廚,去年7月的世界杯亦有隨隊參與,是世界杯冠軍隊伍的一份子。他解釋道:「當2006年比亞荷夫(Oliver Bierhoff)邀請我加入國家隊成為主廚時,我仔細地考慮過。因為,我不希望我只是一個端出一碟碟意粉的廚師,我希望突顯出營養對足球的重要性。」之後,憑著細緻的前期計劃,以及應有盡有的食材,他做到了,而球員們亦相當感謝他的努力。史杜貝治說:「足球員從小到大吃的大多是意粉。他們很渴望有其他選擇,因為其實意粉不能夠滿足他們每天碳水化合物的攝取量。古斯米沙律(Couscous)又或珍珠大麥(Pearl Barley)沙律其實都很適合。
史杜貝治與梅拿

碳水化合物是最能提供能量予運動員的物質之一,因為我們的身體需要碳水化合物作為製造能量的組件。除了碳水化合物對身體製造能量很重要外,蛋白質是身體組織以及肌肉的成長的主要原素,而脂肪對能量,建立細胞膜以及傳送一些脂肪溶解性的維他命亦相當重要。小量的維他命,再加上礦物質以及一些極微的營養分子亦不可或缺。成功的闗鍵無疑是均衡地攝取以上所有的原素。由於球員每天的耗能量隨著他每天的運動量(比賽日或訓練)而有所不同,他們的營養攝取量亦應該每天不同。簡單地說,如果一名球員儲存的能量不足,他很易便會感到疲累,訓練效率會有所影響,甚至有更大的受傷風險。

23名球員,喜歡23款不同的食物!

雖然每位球員需要攝取的營養基本相若,不過,他們的口味卻各有不同。不同位置的球員、不同狀態、以至不同戰術角色所需要的營養或許有少許分別,但每個球員卻各有自己喜歡的食物。史杜貝治說:「我們沒有任何定餐。23名球員至少有23款喜歡的食物。有人喜歡肉類,有人喜歡魚類又或蔬菜,有人又喜歡甜食。」這名德國籍的廚師因此體會到,「只有一直吃著美味的食物,才能一直維持健康的飲食習慣」。

這支世界杯冠軍很幸運地擁有這名主廚,讓他們能夠享用各式各樣的美食,然而,這卻不是常有的。當沒有比賽時,球員要自己安排用餐。這對年輕球員來說是一個小挑戰。因為他們大多第一次出時間離家出外比賽,他們沒有太多自行煮食又或保持良好飲食的經驗。因此,很多球會都格外關注這一點,向這些新星提供飲食餐單的建議。另外,碓保球員攝取足夠的水份亦很重要。因為,身體會因能量消耗增加而流汗,從而令身體降溫,這會導致身體上水份以及鹽份的流失。

當來到一場重要比賽時,一名球員能量以至水份是否充足,將可能影響比賽下半段的結果。積存充足的能量,能讓球員保持敏銳,使他在比賽中作出正確的判斷。當那麼多比賽要鬥到最後的一分一秒,整場比賽圴保持最高狀態顯得相當重要。

「比賽之後,就是比賽之前」

希比加(Sepp Herberger,1897-1977)(譯注:擁有納粹黨背景的前德國球員兼教練)曾經說過標題的這個引言,當然,當時他所指的並不關於營養飲食,然而,這句說話道出了運動員與營養飲食的關係。比賽後的復原其實是球員準備下場比賽的一部份,補充水份是重要的原素。補償流失的汗水至關重要,因為身體需要補充所失的水份及鹽份。另外,補充失去的卡路里亦同樣重要。史杜貝治說:「理論上,碳水化合物於比賽後需要盡快補充,最好在比賽後45至60分鐘內。意粉、一些小吃、香焦又或燕麥類食品是最有效的食物。」就算上年德國隊贏得世界杯決賽後,史杜貝治想的第一件事仍然是球員的身體狀況。他回憶道:「當然,比賽完結後的那一刻,沒有任何人會想起要吃東西。然後,過了45分鐘,就有人走過來說他們有點餓了。」當時,史杜貝治已為他們準備好茄汁意粉了。

大米布丁配米漿

巴西世界杯對任何球隊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尤其是巴西的天氣炎熱、潮濕,大大影響球員的營養需要。體溫過高會很危險的,僅上升兩、三度的體溫,已經可以對健康造成極大影響。而天氣過於潮濕的話,汗水不能蒸發,一直依附在皮膚上。球員必須攝取額外的水份,而蕃茄汁又或其他湯就能夠作為攝取水份以及鹽份的食物了。在如此的天氣環境下,史杜貝治估計每個球員每天需要飲5公升的水,假如是比賽天的話,更要飲額外兩公升的水。另外,史杜貝治亦在世界杯期間改變了他慣常用的食材。他解釋道:「我摒棄了乳製品,因為天氣太炎熱了。」不過,他不希望球員們會因這個改變而不愉快。「但我們每場比賽前都會有大米布丁(Rice Pudding),球員們覺得這會帶給他們好運。所以我把食材轉為米漿(而非牛奶)。其實幾好吃的。動物的脂肪會令人類身體體溫微微上升,因為分解他們需要很多能量。沒有乳製品,球員的感覺更好。」

艾斯基巴奴的神奇飲品
當然,德國隊並不是唯一一支擁有像史杜貝治這樣專業的廚師在陣中的球隊。營養問題在球會間亦愈來愈受重視,西班牙籍的艾斯基巴奴(Antonio Escribano)是享負盛名的專家。馬體會、熱刺以至西維爾都曾請教這名運動營養師。或許史浩克04的球員會記得,2006年的時候,他們曾在歐霸杯4強比賽,加時後敗予西維爾。當時,艾斯基巴奴為西維爾製定了一杯神奇飲料,他把香蕉、橙、蘋果、楊桃、西瓜混合榨汁,再加上百分之二的葡萄糖,與水又或牛奶混合來飲用。雖然這款飲料相當神奇,但其實他並沒有施展任何魔法。相反,他純粹以科學計算出球員比賽所須的能量,然後以那些食材制定適當的份量比例。而且,他強調這杯混合飲料,比外面買到的運動飲料便宜得多。

除了運動飲料外,市面上亦有售賣很多方便食用的補充食品。這對於運動員非常珍貴,因為有些情況下並不容許運動員進食正常的食物,例如訓練中途、又或比賽前或後的那段時間。不過,很多這些補充食品的營養功效並未獲得驗證。而且,很多產品都沒有清楚列明他們的成份,有的更是在不合標準的衛生環境下生產。

在「足球的營養(Nutrition for football)」守則中,國際足協警告「球員必須留意他們飲食可能帶來的嚴厲法律後果。不知情並不是服用禁藥的合理解釋。請與合資格的醫務人員檢查所有補給品。假如有任何疑問,請不要服用。」

外記:
1. 愛國意粉
綠白紅是意大利國旗的顏色,也是意大利國家隊比賽日餐單的主要顏色。據他們的營養顧問奧斯( Elisabetta Orsi)說,綠色的橄欖油、白色的意粉,以及紅色的蕃茄,組成了他們完美的賽前料理。

2. 足球與香腸 - 成功的料理
漢尼斯一直以來都妥善規劃自己的將來。在1985年,漢尼斯擔任拜仁慕尼黑總經理時,他開設了一家肉廠。現在,漢尼斯的香腸每天能夠售出4百萬條。巧合地,普斯卡斯亦屬於肉類行業,他的爸爸是一名層夫。

3. 澳洲的風格
「一定要有咖啡!(Not without my coffee)」是澳洲國家隊在巴西世界杯時的座右銘。據說,他們在球員房間附近裝設了一部咖啡機,以慰藉他們對咖啡的追求。另外,報紙亦會準備好,讓球員在比賽前一齊就緒。

4. 暴風雨的前夕
成功的關鍵乃充足的準備,而(西班牙籍門將)拉爾拿則有那慣常的賽前餐單。他會在比賽前一個夜晚,享用兩個芝士火腿三文治以及一杯酒。這些食物能令他好好休息,從而準備好下一天的比賽。

5. 美酒
足球員需要盡可能地遠離酒精,但此不代表他們不能自行釀酒。巴塞羅那那球員恩尼斯達在他的家鄉中擁有個人酒莊,為高級餐館釀製出高質素的美酒。

6. C朗的餐單
C朗最喜歡吃什麼?據葡萄牙國家隊的主廚羅里路(Helio Loureiro)透露,C朗最喜歡吃蔬菜湯、一款葡式鱈魚、燴飯以及粟米粥。C朗亦曾經說過:「你可能有極高天份,但如果你生活規律不好,你不能夠成為最佳。」

7. 迷信的力量
香口膠能夠幫助戒煙者抵抗尼古丁之惑,同時吃香口膠亦能令人放鬆。或許告魯夫亦會相信,香口膠能成為勝負的分野。這名前阿積士球員有個相當特別的賽前習慣,他會在比賽前一刻,拳打隊友門將波斯(Gerrit Bals)的肚,然後把口中的香口膠吐向對方的半場。比賽接著就會開始了。告魯夫在1969年歐冠杯決賽發現了沒有跟隨這個習慣的後果,他在賽前拳打了該門將的肚後,卻發現自己沒有吃下香口膠,結果,他們以1:4落敗收場。

8. 披薩愛好者
入球慶祝動作千變萬化,例如高路斯便喜歡翻筋斗,哥倫巴亞國家隊會跳舞。美職聯球隊哥倫佈機員(Columbus Crew)球員奧度路(Dominic Oduro)就有一個新奇的慶祝動作。在入球後,他就到邊線上,然後拿起一個披薩盒,並且吃下裡面的其中一塊皮盒。有一天,他更曾把他的頭髮剪成披薩的模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UvDU_c3A00

譯自:FIFA Weekly P.5-13 - http://www.fifa.com/mm/Document/AF-Magazine/FIFAWeekly/02/67/21/02/33_EN_Weekly_Lowres_33_EN_Neutral.PDF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博文 於 11/09/2015 評論 NO. 1

    好特別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