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完沒了的角力 - 西班牙杯決賽場地的選擇

球壇雜文 於 31/03/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一套肥皂劇終於落幕,可是有趣的是,這齣劇目下年多數又會再次上演。同一時間、同一地點。或許應該是「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不過,在一份西維爾的報章透露今年的西班牙杯決賽會在貝迪斯的主場 Benito de Villamarin stadium上演後,西班牙足總隨即宣佈今年的西班牙杯決賽會於5月30日,在巴塞羅那的主場魯營球場(Camp Nou Stadium)上演。

畢爾包以及巴塞羅那會在6年間第三次於決賽碰頭,地點亦是在第三個城市、第三個場館。沒有一次決賽他們是在他們希望比賽的場館中進行。此前,他們雙方均同意在皇家馬德里的主場班拿貝球場(Santiago Bernabeu)進行今年的決賽,不過皇馬一方卻不願意(雖然他們沒有公開地反對),所以所有人又需要重新考慮場地的問題。而事實上,雙方提出在班拿貝舉行時,當中都有些是裝模作樣的成份,彷佛想要營造出一種奇怪的氛圍(譯注:作者的意思應是指他們都知道皇馬會拒絕,但仍如此要求,使皇馬好像很小家一般)。

AC/DC(譯注:一隊來自澳洲的樂隊)將會在Vicente Calderón(譯注:馬德里體育會的主場)表演,因此就算畢爾包主席Enrique Cerezo提議在那裡舉行,馬體會的場館已不能考慮。巴塞本來不希望在自己的主場進行決賽的,但在上星期三的會議中,他們最終決定提議他們的主場館。同時,畢爾包亦建議用他們的主場San Mamés Stadium(譯注:座位只有4萬人,對比魯營的98787人),這令到巴塞一方堅持一點,只有在他們能夠獲得更多門票收入分成的情況下,他們才會答應使用畢爾包的主場,因為這才較為公平。

其他候選名單還包括Mestalla(華倫西亞的主場)、Estadio Benito Villamarín(貝迪斯的主場)以及Estadio de La Cartuja(西維爾的主場),其中後兩者均在西維爾市。在上星期三前的會議,畢爾包的主席Jose Urrutia對外宣稱「他們希望在Mestalla或者魯營,我們則希望在San Mamés或者西維爾」。最後,巴塞某程度上如願以償,魯營球場在26張選票中贏得18張當選。
皇馬主席佩雷斯(Florentino Pérez)並沒有到場投票。相反,前巴塞主席Joan Gaspart則有到場,他同時是酒店集團HUSA的主席,他高興地說:「我為皇馬的酒店感到難過,他們損失了二、三千萬歐元。」揀選了更大的場館下,西班牙足總得到了1萬9千張門票,其餘的則由兩間球會瓜分。

因此,魯營將會繼2009年的Mestalla,以及2012的Vicente Calderon後,成為巴塞以及畢爾包之間上演西班牙杯決賽的場地。值得一提的是,西班牙沒有任何球隊比這兩支球隊贏得更多次西班牙杯。

在獨裁統治的年代,大部份決賽均會在馬德里舉行,除非法蘭高(Franco)不在首都的時候,那麼決賽則會在他所在的城市舉行。在民主統治回歸後,總共在10個場館裡舉辦了38場決賽,其中22次在馬德里(13次在班拿貝、9次在Vicente Calderon),7次在Mestalla,3次在Romareda(薩拉戈薩)以及2次在Cartuja(西維爾)。魯營球場只曾舉辦一次,當時是2010年西維爾對馬體會的比賽。另外, Martínez Valero (艾切), the new Zorrilla (華拉度列), 以及Montjuic (巴塞羅那)亦曾舉行一次。因此,今年將會是魯營第二次在民主政治回歸後舉辦此決賽賽事。

這會是巴塞的優勢嗎?或許是,但不要相信這個主場優勢。在主場作賽並不保証能夠捧杯而回。巴塞曾經在1957年以及1964年在魯營踢決賽,均能奪冠而回,在主場贏得他們一共5次冠軍的其中兩次,但不是所有球隊都能這樣。例如皇馬,他們兩年前在班拿貝負予馬體會,那場比賽是他們14年來第一次敗予對手。事實上,皇馬在西班牙杯決賽的主場紀錄並不太好,因著法蘭高統治的關係,他們曾經多次在主場踢決賽。然而,10次決賽當中,他們只贏了兩次,其中一次更是面對著Castilla,他們的B隊。

另一次更著名的敗仗,要數他們創會100週年的那一年。2002,他們在3月以1:2敗予拉科魯尼亞。當時,或許他們的壓力太大了。之後,當時效力皇馬的英格蘭中場麥馬拿文曾說,這個以往只像英格蘭聯賽杯般雞肋的杯賽,當時突然間變得無比重要,變成他們必須要捧杯用以慶祝100週年。無人曾經懷疑他們會落敗,其他球會甚至投訴冠軍一早已安排了給他們。

然而,麥馬拿文卻在「El Macc」a,一本描述他在西班牙歲月的自傳中指,「我們注定要落敗的。當時情況是我們未比賽已經在慶祝一般。這是一個錯誤的心理狀態,最後亦被這份壓力反噬。」

在當時決賽的前一週,麥馬拿文曾與他的朋友Sarah Edworthy說:「試想像我們輸了。在我們的場地,我們的週年慶上。」然後真的發生了。在主場落敗,他們全隊被抛棄在更衣室內安靜地坐著,而北看台卻有拉科魯尼亞的球迷唱著「生日快樂」。
「巴塞!」大大的一個字刊登在馬卡報上,同時放著一張看見無數加泰隆旗幟的相片。當時是1997年6月29日,亦是對上一次巴塞羅那在班拿貝踢西班牙杯決賽的日子。他們在加時以3:2擊敗敗迪斯,88分鐘Pizzi的扳平球,以及115分鐘費高的絕殺,卜比笠臣送上離開巴塞前最好的禮拜。「這是一個最美妙的完結。」當時卜比笠臣捧杯時笑說。

對於很多巴塞球迷而言,這是相當特別的一天,不是因為他們捧杯,而是他們在「那裡」捧杯了。當球員們作一輪慶祝後,「馬德里正在焚毀」的歌聲亦隨即響起。Sergan Barjuan作為巴塞的青訓產品,形容這次經歷為「絕對的快感」。他說:「能夠在班拿貝捧杯,而且看到場內滿是加泰隆的旗幟,沒有其他事情能比這樣更美好了」。

Joan Gaspart是巴塞羅那當時的主席。他回憶道:「那是一次雙重的勝仗!比賽過後,我做了一樣假如在別個場地舉辦不會做的事:我叫他們用擴音器播放巴塞的歌曲,多達五次!」

這一切已足以表明為何皇馬會拒絕今年的決賽在班拿貝上演。撇除國歌以及獨立的風波,讓巴塞羅那在班拿貝球場捧杯已經是不可以讓他發生的事。相反,作為巴塞球迷,能夠在班拿貝捧杯、在球場裡巡遊、以至夜晚在馬德里街上跳舞慶祝會是一件多麼興奮的事情。

2010年便曾差點發生這件事情,幸好哥迪奧拿的巴塞在四強的時候不敵國際米蘭,錯失了在班拿貝踢當年歐聯決賽的機會。之後,帶領國米奪得三冠王的摩連奴亦轉到皇馬執教。

或許不能說是「災難」,但舉辦此項比賽決賽卻絕不會是榮幸,而且,所有董事會以及主席均不會希望前皇馬主席卡達朗(Ramón Calderón)要求先季初擬定決賽場地的情況再次發生。這亦應該不會再次發生了。
2012年畢爾包對巴塞的西班牙杯決賽,皇馬稱他們不能舉辦,因為場館的廁所正進行裝潢。今次,他們甚至沒有想出任何藉口。佩雷斯唯一對外宣佈的是班拿貝並沒有被要求借出場地,「我們亦沒有拒絕任何事情」。完!

理論上,不在賽季開始前便擬定決賽場地是希望等決賽的隊伍出爐後,能夠安排一個對雙方都公平的場地,而不偏坦任何一方。理論上是這樣的,但實際上,這造成了一個爛攤子。

兩隊決賽隊伍均對外聲稱班拿貝是最好的場地,因為他位處首都,而且差不多位於兩地的中間點,而且,既是中立的球場,又是容量夠大的場地。他們甚至聯署寫了一封公開信,要求皇馬一方舉辦是次決賽。不過,皇馬並無回應。然而,佩雷斯卻公開對巴塞主席Josep Maria Bartomeu說:「你不應對朋友做這種事。」當然,拒絕「朋友」是應該的。

主要原因是皇馬球迷不會歡迎這場決賽在他們的主場進行。雖然皇馬不是事事都會諮詢球迷,但作為一間由球迷「擁有」的球會,他們的意見當然不能忽視。

另一個重要的因素(雖然未必是真正的主因,卻是一個會被討論的議題),就是怕西班牙國歌響起時會有加泰隆以及巴斯克的球迷報以噓聲。有些政客已迫不及待發表他們的意見,有些卻希望此事不會發生。然而,兩間球會的董事都沒有對騷擾國歌播放的事表達任何立場。另外,亦有些政客談到足球應該保持政治中立,目的是搏取選票。

有一定數量的皇馬球迷堅持,他們不希望舉辦一個活動奏起國歌時,會有兩班球迷報以噓聲,因為國歌代表著他們。有趣的是,這場辯論發展到一個境地,好像國歌在另一個場館被噓是沒有問題一般。「我們不要在班拿貝舉辦決賽,因為他們會噓我們的國歌,但你可以在Mestralla又或Calderon中舉辦,就算他們已曾經嘗試這樣做。」

有些皇馬球迷認為畢爾包以及巴塞羅那並不是真的為場地問題所困擾,他們只是想藉由這個看似被動的態度令皇馬難看。其實皇馬應該應承的。可是,他們卻把這個問題變得愈見複雜。噓聲只是一些借口,那些感覺上的不爽才是造成僵局的主因。

皇馬有權選擇是否外借他的場館,以及借給那一方,直至西班牙足總改變他現有的條例。事實上,西班牙杯種種的條款都需要修改,包括在決賽隊伍出現後才決定場地的條例,不過,在這出現前,球會有他的權利去決定是否借出場館。皇馬不願意借出場館是可以理解的,但這樣做確實有些遺憾,因為他放棄了一個機會。

是否偉大可以體現在幾個範疇,皇馬自豪於他們的偉大、貴族身份以及紳士特質。這就是一個機會去証明這些東西。一直以來,班拿貝內都有種困惑,就是人們多數覺得巴塞羅那在道德層面上更為高尚,這就是一個機會去改變這個看法,去提昇自己的形象。擴闊自己的胸襟,主動地去改善大家的關係,減少對立,把責任推給對方。或許他們可以擬定一份聲明,不過,他們沒有,甚至沒有任何解釋。
西班牙足總的主席Ángel María Villar
最後,雙方無法得出完美的方案,Urrutia亦不甚滿意最後的結果。這已不是第一次他覺得西班牙足總故意推畢爾包到牆角,然後作一些他們不願意的決定。然而,現在西班牙足總的主席Ángel María Villar以前是一名畢爾包的球員。

在眾多方案中,有一項數據令這個最終結果看起來是最佳的選擇。魯營球場可容立98787人,畢爾包會員一共有44000人,39500人將會得到決賽的門票。

對那些在過去兩次決賽因場館埸座位只有55000個而不能到場的球迷,又或者使用了各種手段,例如買黃牛票希望入場的球迷而言,這次他們大部份都能夠入場支持了。

不過,他們會嗎?因為其實一點也不便宜。在場地確實後不久,旅費亦迅即提升。對於巴塞球迷而言,他們乘坐地鐵到場只需1.2歐元。但對於畢爾包球迷而言就貴得多了。由畢爾包到巴塞羅那的飛機票將需要700歐元,而這已是廉航的價格了!
(然而,對於巴塞亦有麻煩的事情。)在巴塞的更衣室裡,球員的名字會寫在紅色的儲物櫃前,而這個名單隨著日子會愈來愈長。例如,每次碧基更衣時,他會瞥見曾經用過這個儲物櫃的球員,包括艾斯基路、沙維奧拿、哥迪奧拿、馬勒當拿。他們的位置亦不會改變。美斯坐在阿祖安奴以及丹尼爾艾維斯旁邊,然後下一個是尼馬,尼馬用的儲物櫃以前艾比達以及朗拿度亦用過。

經過一段日子後,這個儲物櫃就變成了一個個人的東西。球鞋會放在下面或頂部,相片、紙條等東西會貼在櫃門上。其中一個櫃門上貼上一段聖經的經文,哥林多前書第9章第24節:「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Do you not know that in a race all the runners run, but only one gets the prize? Run in such a way as to get the prize.)」

在決賽的那天,所有個人的物品將要搬離這間更衣室,所有儲物櫃將需要清空。因為畢爾包比巴塞羅那更早成主,所以,決賽那天,他們會是主場的一隊,主場的更衣室將會被他們使用!

然而,說完這一切後Z日月相信下年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又會出現同一番爭論。或許有人會改變這個困局吧,因為其實不是那麼難。

譯自:Copa del Rey final venue, Barcelona's Camp Nou, not decided without a fight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Sily Wong Atz
    Sily Wong Atz 於 01/04/2015 評論 NO. 1

    皇馬就係小氣,高層又咁,球迷又咁

  • Kin Chung Lo
    Kin Chung Lo 於 01/04/2015 評論 NO. 2

    前年皇馬對馬體會開頭夠問巴塞借場啦,最大丫嘛,
    咪又係唔借,咁巴塞都一定係好小氣啦,
    我就唔覺唔一定唔只係小氣問題,
    可能都係尊嚴問題

  • Chan Wai Ho
    Chan Wai Ho 於 02/04/2015 評論 NO. 3

    下届皇馬話借巴塞個主場踢決賽 唔該!

  • Kelvin Sham
    Kelvin Sham 於 02/04/2015 評論 NO. 4

    你最憎個個人同你女神仆野,仲要問你可唔可以去你屋企仆。你會唔會借?唔借就小氣?

  • Ka Chun Derulo Li
    Ka Chun Derulo Li 於 02/04/2015 評論 NO. 5

    巴斯克人同加泰隆尼亞人對馬德里人既仇恨我地外人係唔會明白同唔會感受到 所以我地講乜佢地咩唔小氣 尊咩唔尊嚴

  • August Yick
    August Yick 於 02/04/2015 評論 NO. 6

    年年一開頭九成話皇馬主場搞
    九成皇馬都入唔到決賽
    其實應該比華倫搞
    華倫好多年無入決賽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