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掂得,點踢波?

綠茵老人 於 12/04/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身體接觸可以說是足球的根本,但在最近一場友誼賽中,老夫的球隊卻「頭痕」了一回。

某部門同事一向定期港島某大場踢波,我部門的足球隊後來知道了,偶爾會去「黐波踢」,對戰幾次,我方都清脆勝出。

幾天前的晚上,雙方又相約下班友賽。開場下來,雙方一直拉鋸。好不容易,我方終於把握對方門將甩手撿漏打破僵局。對方落後之後加強進逼,得到一次又一次的角球。

「喂!好喇喎你!你好喇喎!」對方上來助攻的中堅甲君突然嚷道,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只見我方一位高大健碩的隊友乙君緊貼著對方,似乎是他伸出了的臂膀惹怒了這位敵將甲。

「我做咩?」隊友一臉惘然。

「你做過什麼,自己最清楚!這種比賽犯不著這樣吧!」聽了這話,我的隊友更惘然。

「我做什麼我做什麼?」我的隊友也不高興了。

我想,踢波的人應該都理解,防守角球時為什麼要伸出這隻手吧。這臂膀的作用當然不是用來推人,但當你用它貼著對方身體時,它卻是一支有用的「盲公竹」,能助你即時追蹤盯防目標的走位。

不過,為了息事寧人,我們還是叫隊友忍忍就算了。

不久,我們利用一次反擊打進了第二球,對方卻錯失了幾次破蛋的良機。後來,隊友乙在中場的一次身體對抗中勝出奪得了皮球,對方甲某看到這幕後,終於爆發了!

「我忍你好耐了!」他步步逼近,仿佛要把我隊友吃掉。
「我踢波咋喎。」
「你野野撞埋嚟,駛唔駛咁呀!」
「我拎位咋喎。」雙方絮絮不休。

或者看倌可道老夫偏幫隊友,不過我跟這位乙君踢過幾次波,覺得他還是相當君子的。不過可能因為他體格健碩,身體優勢明顯,令人覺得他「惹火」吧。不過,其實爭奪皮球時是用肩膀/手臂撞人還是「得位」,在大部分情況波友應該都分辨得出吧。

看見勢色不對,雙方隊員紛紛趕來充當和事老。

「踢波啫!踢波啫!」我們心想,我方作客,又是「公司波」,關係千萬不能搞僵。

好不容易恢復了比賽,我方又打進了一球。不過,不知是不是受到早前的爭執影響,往後對方持球時一受到我方施壓,就大聲叫嚷。

「喂!」
「喂!」
「喂!」
「喂!」

踢來已經有點無癮。

最終比分定格在四比一。我心想,經過今仗,對方以後肯定不會再願意和我們對賽了。

記得小時候初到街場,瘦小的我們往往扛不住哥哥們的身體,雖然如此,我們知道,只要不是惡意傷腳或出術撞人,要踢好足球就得學會「得身位」。兒時在球場聽過有位惡霸哥哥揶揄過對手:「你番去打乒乓波啦!」雖然無禮,卻不無道理。老夫自己曾經踢波踢到斷十字韌帶加半月板撕裂,對茅躉的深惡痛絕不下任何人,但是我知道,踢波是不可能沒有身體接觸的。

當然,上述關於比賽的情節,純屬老夫一家片面之言。只能說,踢波友誼固然第一,但若要享受競賽之樂,還真須找適合的對手。所謂「適合」,不光是在技藝水平上,也在雙方對身體接觸的理解吧。


loading
[關注臉書專頁,結緣綠茵老人!]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足球  身體接觸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銘囝 於 13/04/2015 評論 NO. 1

    我都半月板撕裂...

  • Tsang Jimmy 於 13/04/2015 評論 NO. 2

    打衞竹生波的忌諱是身體作出合適碰撞。

  • Chung Yu Ho 於 14/04/2015 評論 NO. 3

    唔襟撞番屋企打fifa啦

  • 廢托變費托 於 14/04/2015 評論 NO. 4

    我有個食身位食到訓落人地到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