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A、MASTERCARD與VISA 的三國誌: 揭露FIFA 如何一腳踏兩船

[註: 本系列乃根據法庭文件修輯編纂而成。]

要數2015年球壇的風雲大事,不管由誰在點算,肯定要算上國際足協(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Football Association,FIFA,總部在蘇黎世,下稱「國足」)於15年5月始爆發的連串讓人觸目驚心的刑事拘捕。

事件發展至今,仍在發酵,尚未有遏止的趨勢。當現任(當然也是前三任、共15年)主席白禮達(Sep Blatter)两周前被國足道德委員會,下令禁止參予一切與足球有關的業務時,他仍然道貌岸然地為自己的地位護駕,他似乎仍然奢望可以為他的足球事業,畫上完美的句號。如果真的他能完整地做滿這四年任期的話,他將創造歷史,成為國足史上任期最長的主席之一(他師父主政24年),主導世界足壇達20年、五分之一個世紀之久。毫無疑問,他將是個歷史巨人!

如果!

2006年的一場雪(law-suit)
眾所周知,信用卡公司為搶生意、互扭六壬的事例,屢見不鮮、見怪不怪,不過以下發生在2006年夏天的事,卻是以最荒唐的方式發生,並以一場夾雜着胡鬧、謊言及不忠的官司結束。當中的第一主角,並不是那些自以為是的商場營銷高手,而是道行比他們高深不知多少倍的「客戶」,一個到今時今日,很可能比普京的俄羅斯、卡達菲的利比亞、金正恩的北朝鮮等更為厲害及更超然的跨國組織。

故事始於2003年夏天。

客戶的主席老總白先生,招了個新的手下 Valcke,專職找贊助。 Valcke 是法國人,天生有浪漫主義的種子,聰明靈活,喜歡結交新朋友,對舊有的束縳枷鎖不屑一顧。法國人上班後,審視了現有的鑽石贊助商(最高級的、他們稱之為 Partners,全球只有六家),有娛樂電腦巨人 Sony、汽水巨無霸 Colo-Cola、最有錢的中東航空公司 Emirates 及南韓國企船公司 Hyundai,眼球忽然停留在當年尚未上市的「小」公司萬事達。萬事達當時已經贊助了他們1990、1994、1998及2002四屆世界盃合共超過12年,期間進貢了美金1億,並行將再獻新猷,完成合約中的最後一炮,即2006年的德國世界盃。他們倆口子,用土話說,可謂「情義兩心堅」。而且,在他們的定情信物(Sponsor Agreement, 2002)的第9.2條中,就清楚講明,萬事達擁有「優先咬一口權」(right to first acquire,用國足的語言說;或者right to first refusal,按萬事達的版本),並仔細說明萬事達有90日時間考慮屆時到底咬不咬下去。正常情況下,信用卡公司和客戶之間,續約理應是水到渠成的事。用土話說,簡直是打風都打不掉!


世界杯,是很多公司品牌夢寐以求的登場場地。

愛情陷阱

然而,人們往往低估歐洲多情浪子的進取、知慧及膽識。他們發揮了歐洲人不顧一切的特質,借題闖入美國 VISA 公司的後花園 ​​,經過一輪插科打諢之後,終於找到 VISA 裏的對接人,一次生、兩次熟,隨後他們便背着萬事達,在2004年的夏天,到另一個浪漫之都雅典幽會。

當然,VISA也非善男信女之輩,她也要做足安全措施,於是她在頭一次約會之中、情到濃時之際,冷不防給浪子一問,「噯!我以前給傷害過,你對我是真心的嗎(genuine opportunity for VISA)?你不是有家室了嗎(incumbency rights)?怎麼還跑來跟我相好?」

浪子此時焚身以火、如箭在弦,能怎樣說?他當然只能信誓旦旦的說,「親愛的,我明天把那糟糠休了之後,咱們就可以比翼雙飛了。」(FIFA is free to engage in any commercial relationship... post 2006... VISA has a genuine opportunity...)

就是這樣,一段地下情就此展開。 2004年12月,國足給 VISA 偷偷地開出的標價為美金225m,並且將之說成為兩屆世界盃打包的特別優待價,並巨細無遺地把要求羅列出來。

萬事達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自2005年2月開始,她主動派員與客戶商議續約,當獲悉肉金為美金225m(即以前標價的四倍)後,肚子裏生氣但仍然盡量迎合。畢竟一夜夫妻百夜恩嘛!而礙於那「先咬一口」的承諾,國足在2005年2月(在他與VISA最少有五次幽會後),也勉為其難地把該等要求給萬事達發了一遍,並正式啓動了「咬一口」的90天時間。當然,國足不會蠢到跟萬事達表白自己一腳踏兩船,反而,在他們多次親密的接觸和私信之中,都以獨家丶唯一等愛的宣言作為標題(Exclusive Negotiation Period)。

國足於是沉醉於享受二女同侍一夫之樂,他一方面要把萬事達釣起,欲拒還迎,一直釣到90天過了。而對 VISA 嘛,他則萬般逢迎,打得火熱,保證 VISA 的熱情不會降溫,但又不能引發火山爆發。 (…keep them [VISA] hot... interested... enthusiastic, be encouraging, but slow them down until the 90 days expired.)

不過,由於國足叫價確實太高,以及無厘頭地把與信用卡無關的東西塞進來,托高造價,二女居然同時拒絕了客戶美金225m要求。國足只有厚起面皮,先把那些無謂的東西拿走,然後把新的嫁裝套餐再轉給二女。

你猜他這次先給誰看?

誰明浪子心

嘿,那該死的東西!還是死性不改,沒有先找原配。

2005年5月23日,國足與 VISA 的團隊在三藩市再次約會,並把那號稱為輕便的套餐(Financial Service Light Package)提供給 VISA。其中標價由美金225m減至美金180m 。同時,他們強調,這是個國足可接受及執行的方案,雖然事實上,在那「咬一口」的條件下他根本不可能執行這個方案。有意思的是,女方也好像鬼迷心竅,雖然她應該清楚哪裏有人做生意沒有那「先咬一口權」,而且她們兩家爭風呷醋習慣了,都懂得這自我保護的套路。也許,就像國足的人說,他們也看穿了VISA其實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她只是選擇性地收聽,只要你自己不拆穿自己的謊話,她也樂得詐傻扮懵。 (VISA does not even want… to know… the exact truth… because if we tell… then he will never get approval from any of … bosses…)

​​至於國足沒有把這蘋果先給萬事達咬,國足後來是這樣打圓場的:「我是為她好的!」(I think it was to MasterCard's benefit that we did that [not telling them first].)而兩天後,即5月25日,國足也把這美金180m的輕便套餐提供給萬事達。

不過,萬事達也不是傻女,她也有自己的線人,當她拿着這些謠言跑去跟浪子對質時,浪子「打死不認」,並說,「在沒有和你分手前,我正眼都不會看別的女人」(FIFA would not enter into an agreement with regard to the financial service package… unless and until… could not reach an agreement with MasterCard.)

為了自圓其說,浪子後來是這樣解釋的:「親愛的,為了咱們的幸福着想,我還是不把那騷貨的事告訴你吧。如果你一直被矇在鼓裏到90歲,那不是挺好的嗎?」(… well if you tell your wife that you are cheating on her, it's a disruption of your marriage. If she doesn't know about it until the end and you live happily until 90… then maybe it's the better way.)

好了,二女都有標價了,你看,老實的原配就老實到底,一萬個不願意都咬咬牙,答應下去,美金180m便是!而外頭那個還在使法術,回了個附帶掩眼法的標書:美金140m+美金15m的等價物支付(marketing in kind, or MIK)。由於表面條件相差太遠,男人的家長(董事局)很快便選擇了萬事達,決定維持現狀。

不過,只要有有心人,死了的老鼠都可以翻生。

(待續)

本文曾上載 master-insight.com (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4186),現經少量修改。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FIFA  Mastercard  Visa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