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經濟學的偏見和寓言

紅魔在蘇斯克查接手後聯賽未嘗一敗, 接手後...

旅美的英國學人、身處密歇根州大學運動管理學院的史提芬‧舒曼斯基(Stefan Szymanski)教授,可能是其中一位最領先的學者,以經濟學的分析工具透視足球產業。

能力曲線的升跌
以近日因蘇斯克查而重生的紅魔鬼為例,被問到「娃娃臉殺手」是否有過人之處時,史提芬就堅持,現在的數據太少,不足以說明什麼。(按:專訪是在2月底做的,當時紅魔在接手後聯賽未嘗一敗)為何史提芬不願給蘇斯克查一個肯定的答案?因為史提芬和他的研究團隊根據多年英足的聯賽數據(一年760場、20年15000場)得出的結果是,領隊的能力是有限的,能力曲線因初期的經驗積累,沒錯是會有急速的提升,但是它很快就到頂,之後不是橫行,就是跌回平均值。換句話説,領隊很快就技窮!史提芬弔詭式地問,在今日資訊爆炸、影片泛濫的日子,有哪個教練會有獨門秘笈?哪裏會有秘密的訓練方法和戰術?就算有新招,很快就會纖毫畢露的展現在行家眼前,大家學了之後,不又在同一起跑線上競賽了嗎?

據其分析,唯一可以長期制勝的工具,就是擁有像美斯或C朗這些稀缺的資源,而這些武器,就只能用錢買,因此,史是這樣總結:短期靠運氣,長期靠錢;即是說,短線的運數,長遠而言,會被財力扳倒。

李斯特城2015的奇遇和之後的浮沉,就是運氣、領隊的技術和財力的最佳寫照──偶然的運氣、平凡的領隊和一般的財力。因此,史提芬對雲尼亞里,就沒有太多的惋惜之情。

傲慢與偏見
近年無論是經濟學還是金融學,都在熱議「行為學」(Behavioralism)。過去經濟學以理性人為基本假設,這假設貫穿許多理論的推導、假說和檢驗。然而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社會上許多行為並沒有與理性人的預測一致。把這些行為統統說成「非理性」,已不能夠滿足今日對社會科學的要求。因此,一門介乎心理學、人類學、社會學和經濟學等跨界別的大合成應運而生,近年更成為多個諾貝爾經濟學的奪標人馬,最新近是2017年的Richard Thaler。

史提芬雖然不是行為經濟學家,但也表示他不同意把許多解釋不了的現象,說成是因為決策者不理性。他認為行為學的確可以幫助我們解讀為何有許多貌似精明的生意人,願意投資足球這門多數會賠錢的生意。在行為學有一個講法,指我們都會有偏見,而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上,這些偏見便導致「自信心爆棚」。許多事業有成的老闆,在某處發跡了,便以為憑那點道行,便可以到足球圈這個門檔裏混,卻不知這裏水很深,管理上、戰術上沒有什麼秘密武器或配方,沒有護城河,要贏波就得投資於買球星和發工資,以至在英超球壇中,有許多著名的成功商人(如前熱刺班主Alan Sugar──英國財富榜上的十億富豪,曾在熱刺有大手筆的投資),就因耐不住褲穿窿,而弄得個落荒而逃的結局。

中超趕英超
最後,史提芬以英國學者身份談到英超近30年的盛世。他指近年西甲有不錯勢頭,但他認為中期而言,德國的聯賽及球會勢將跟隨國力持續上升而逼近英超。長遠而言,史提芬語出驚人,他認為最大的威脅是來自中超。很簡單,以英超的經驗而言,本國球員的水平一般,從來不是問題,只要不斷有新富豪上鈎,只要投資球會政策沒有被限制,他認為中超馬上會迎頭趕上,成為商業上最成功的聯賽。

且看金球大師的預測,到底是預言還是寓言?

波經可以上神台二之二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 / 作者近作:《誰偷走了紅魔》
https://www.facebook.com/whostolereddevi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球王經濟學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