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將心偷 -- FIFA、MASTERCARD與VISA 的三國誌: 揭露FIFA 如何一腳踏兩船 之 二


(承上文〈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4186〉)
[註: 本系列乃根據法庭文件修輯編纂而成。]

用愛將心偷

2005年10月,女方見咬了牙,男方都遲遲未上,有點焦急了,便有催婚的意思,要求簽意向書(Letter of Intent)。浪子心裏有鬼,自然老大不願意,遂情深地說,「我們都成這樣了,還在乎那一張紙嗎?你是我唯一的……」(…our relationship with MasterCard is strong enough for us to be able to lend credibility, weight and support…we do not feel that an LOI is necessary.) 到12月,國足基本上告訴萬事達說家長們一致同意與萬事達成親,現只等正式的合同。

誰知一拖就是三個月,到2006年3月,即距離當時現有合約的完結只有幾個月的時候,國足終於把結婚證書(完整的合同 Long Form Contract)打好,並於同一天發給二女。這時候,VISA 亦終於口頭上通知,說她已說服了自己的家長(董事會),可以提價至美金180m,亦即現金出價與萬事達一樣,不同的是,VISA 對萬事達每一步、怎樣走都一清二楚,而萬事達空有「先咬一口權」,卻甚麼事都被矇在鼓裏,還滿以為那美金180m的出價會被接受。卻不知浪子變老千,而且是「千王之王」,哪想到和自己有親密關係達16年的枕邊人,其實早已見異思遷!

現在VISA 現金的報價與萬事達看齊了。而為了突出VISA,國足唯有千方百計,搞了個 MIK,說其價值美金15m,雖然當時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子虛烏有。(FIFA… again acknowledged that VISA’s offer of 15m of MIK… was of little or no value… would be needed to justify VISA over MasterCard…)

找不着藉口

剩下來唯一要解決的問題,便是用甚麼理由向萬事達提出分手。本來嘛,男人要「掟煲」,還是件相當容易的事,隨便抓個理由便是。可是,國足便是國足,他們找到的理由,卻真有他們絕的地方!

國足居然說,萬事達的球狀商標、一個沿用多年的商標,與國足的球形商標有衝突。在萬事達的老總把名字在正式合同簽好,於2006年3月3日把文件寄去國足之後,國足竟然搬出這個理由出來,作為他推翻之前16年同枕共處、最近六個月天天見面、談婚論嫁的藉口,豈非有點匪夷所思?連男家其中一個談判的主將 Lampman(市場營銷部老總),當時都看不過眼,說道,「咱們這樣做太對不起人家,人家多年來一切依你,一直都是規規矩矩,且給你睡了那麼多年……這以後我們怎麼渾下去?」(What impact will us pulling back from a deal have... on FIFA's reputation... our personal conduct... our collective ability... MC has done everything right in the process, they are a long standing partner... there is something to be said for the way we conduct business.)

披着羊皮的狼

講道理是永遠都不足以阻止男人變心的。浪子絕少會回頭,尤其是前方的陰暗處藏了不知多少的金不換!

在2006年3月下旬的董事會中,老白終於原形畢露,他首先裝呆,說他不知道原來萬事達一直在攻擊國足;然後他一本正經地說:「我們絕不能忍受這些威脅。」(…FIFA should not accept threats…)雖然,事實上他老早就知道這些商標的問題,這些所謂的威脅並沒有在之前阻礙萬事達獲得四屆世界盃、共16年的贊助權。

就是這樣,浪子就以此為由,甩掉16年的女朋友。不過,甩的過程也毫不乾淨俐落。雖然國足找到了藉口,但別忘記 VISA 尚未開家長會(董事會),VISA 要兩星期才能召集所有董事,決議批准那180+的方案。注意,當時國足手上有的,是萬事達已經簽署好的整套文件,和 VISA 的一個電話!(…at that time, however, FIFA had not agreed on a long form contract with VISA and had no commitment from VISA...other than...telephone call...the preceding day.)

於是,國足自編自導了一場大龍鳳,哄着萬事達。開始時說明天電話聯繫然後沒有下文,再而說老闆剛去開小差,晚點回覆你,但一直至幾天後人影都見不着,到最後,他們被萬事達迫得沒辦法了,只好說,「咱們在兩周後的4月6日成親吧!」為的是等 VISA 開董事會。

這樣的安排,連國足的內部律師都受不了,喘氣說:「這是場惡夢,場面將變得非常醜惡,難道我們就不能給原配半點機會嗎?」(Guys... upon wake up… it seems like… nightmare… this is going to be very ugly… giving MasterCard… at least a half chance…)不過,到最後,正所謂一不做、二不休,他們還是決定一邊勾着萬事達,直到 VISA 批准他們自己的出價為止。 (…string MasterCard along and keep them in play until got a call from…VISA that the VISA board had ratified…)

終於,3月29日,VISA 董事局批准了先前的180+的出價。隔天,國足也只通知萬事達,說男方家長不同意婚事,但還是不敢提到 VISA。

魔法戀人

萬事達如晴天霹靂,雖然之前她或者猜到了少許,才會有2005年年底要求簽署意向書的一招,然而,她造夢都沒有想到,國足是如此這般的耍流氓,其實,誰又會想到,有人會狠心使出這種手段來對付一個合作了十幾年的「情人知己」的呢?

也許,她覺得還有一絲機會,讓浪子回頭;也許,她以為講道理、講法律,會讓浪子回歸理性,她於是馬上發律師信,要求國足不要簽署文件,她要趕在情敵之前阻止她最不想見到的事情發生——不讓浪子與情敵名正言順的上牀!於是,4月4日,國足及 VISA 雙雙接到萬事達的信件和電話,警告他們別輕舉妄動,並拿出那「先咬一口」的信物。

後來,事態發展出了個羅生門:對 VISA 而言,萬事達的警告,理所當然是沒有任何阻嚇作用,她倆本來就是死對頭,習慣了拳來腳往。VISA 自顧自的在4月6日,由一把手簽署了那份協議,同日也讓老白對簽。奇就奇在,在國足的版本中,他們說在收到4月4日律師信之前,他們已經和 VISA 簽了約,一切都來得太遲,還拉出一份4月3日有雙方簽名的文件。這不是在變戲法是甚麼?

不過,有心人還是可以看得清楚的:VISA 4月6日的文件,是用美式日期格式印刷上去的(美國公司的文件當然是用美式格式),簽名頁(第30頁)是他們老大的正常簽名。而國足4月3日的文件,日期用的是歐式日期格式,而且是手寫填上去的;而其中 VISA 大佬的簽名,落在單獨的第31頁上,簽字樣式連大媽都能一眼看出與 VISA 的版本中老大的簽名有所不同。這讓明眼人不得不下以下的判斷:「這純粹是為了打官司而做手腳、把日期手寫上去,造成米已成炊的假像。」(The purported copy… by FIFA… the signatures… to untrained eyes, appears noticeably different from… someone at FIFA dated the contract April 3 after receiving… letter of April 4… in order to create the appearance… by the time… the original VISA contract already had been executed.)

(待續)
本文曾上載 master-insight.com (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4251),現經少量修改。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FIFA  Mastercard  Visa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LordBendtner 於 06/01/2016 評論 NO. 1

    好文😇
    想問下D 英文quote係邊度來?

  • hippolean 於 07/01/2016 評論 NO. 2

    lordbendtner: 法庭文件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