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盃冠軍背後的囚徒困境

皮耶魯齊的自傳《美國陷阱》。(Amazon)

視頻導讀:https://youtu.be/72WGtzeDZBk

2018年當法國國家隊在世界盃決賽以4比2擊敗克羅地亞隊時,舉國歡騰。然而,在大西洋的另一端,一个身陷囹圄的法國經理人卻得壓抑情緒。

電視機前的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Frederic Pierucci)不敢張揚,因為他已學會了在美國這所一級戒嚴的監獄裏,任何一個明顯的動作和高興的表情,都或會招來殺身之禍,對於他身邊的重罪犯和黑幫大佬,殺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囚徒困境」最適用的始終是監倉
皮耶魯齊一直在問,如果他一開始沒有選擇招認,他能否躲開這5年多的身心折磨、當中2年半淪為階下囚的日子呢?

在下的新作《超級巨星經濟學》(下稱《超經》)介紹博弈論裏「囚徒困境」的普遍性,以英超電視轉播作為場景,透視經濟主體如何被囚,這個視角在本地的房地産市場、環保污染或公共衛生上還可應用。不過,囚徒自困,最適用的始終是監倉!

皮耶魯齊本是現已被通用電器吞併的法國能源企業阿爾斯通(Alstom)的高管,自傳《美國陷阱》,訴説他在美國出差時被FBI和司法部(DOJ)以超長臂的《域外反貪法》,逮捕、威嚇以至招認兩項他由始至終不認為自己有罪、但卻不得不簽下認罪協議,成為經濟戰爭的犧牲品。

當中涉及的法律和政經博弈,錯綜複雜,不是球迷可以插嘴的,雖然《經濟學人》在2019年1月也有長文介紹皮耶魯齊和該自傳,內容基本上與皮耶魯齊一致。然而,皮耶魯齊故事中幾個招認的過程,有如《超經》囚徒招認的場面。

大學主修工程的皮耶魯齊在阿爾斯通是20幾年的高管,阿爾斯通是世界領先的核能工程公司,業務不單只在法國,在歐洲和中東也有不錯的市佔率,與對手美國通用電器、德國西門子和日本三菱叫板。2013年他派駐新加坡,在一次從香港乘國泰飛抵紐約機場時被FBI拘捕。他向來循規蹈矩,沒有收過任何回扣或拈手黑金,本想否認,以為美國司法部沒拿下他的辦法。

阿爾斯通(左)與美國通用電氣本是競爭對手,後來卻被通用收購了核心業務。(Shutterstock)

超長臂的《域外反貪法》打擊對手
然美國自1970年代水門事件起訂立的《反腐法》,本來是要打擊國內的政商勾結,到80年代卻變了味,在國內巨企以不應自毀長城為由,推動法例的適用範圍擴闊至海外企業;911事件後,美國政府為了防恐, 廣納情報,國家安全部(NSA)等多個情報部門,以最先進、幅員最廣的數碼科技採集情報,而司法部就統統用到《反腐法》上,因而成為政企聯合打擊對手的一個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獨門武器。

皮耶魯齊遂發覺他面對的,不是一兩張罰單,而是整個國家機器,而與他前後腳一同被捕的,還有兩個職位比他低、但吃回扣比他狠、而又急於招認的二五仔。在「囚徒困境」的作用下──「那傢伙怎會不出賣我」──直至出獄後的今天仍然堅稱自己沒罪的皮耶魯齊,在美國律師的引導之下,還是簽下了認罪協議,接受2年半的囚期。(否則有可能被判125年!)

獄中他還與一個在2015年被美國司法部以《反腐法》在瑞士FIFA總部拘捕的英國人成為好友,友人指美國在競逐主辦權時同樣不擇手段,只因失卻主辦權才穿上世界警察的外衣。

囚徒困境,對於皮耶魯齊,不是遊戯;是明知道招認將會導致被困,與死囚同處一室、吃飯拉屎都得提心吊膽的下下之選,但對當事人而言,卻是均衡上策。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