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名利場的陰暗面

大阪直美在法網因壓力退賽,媒體不免上綱上缐一番,其實也許不過是巨星想做回平凡人的素求


賦能,是今日社會壓力大的一個救生圈,不過,切忌盲目賦能。佈道似的(不)流行曲”Everyone is A Superstar”固然未能激起漣漪,但商業的幼教補習班喜以「個個都是優材生」、偶像訓練營樂以「你就是超級巨星」等的口號宣傳,總忽視統計和邏輯上的矛盾。其實,優材或超級巨星有那麼值得大家嚮往嗎?許多過來人的甜酸苦辣,不為人道。近日大阪直美在法網扭計,不正是巨星不勝壓力、負出沉重代價的例子?

名利場的工具
香港第一代歌神許冠傑不少歌曲,正能量滿滿,教「學生哥好溫書囉咪卦住拍拖」,訓「尖沙咀Susie青春一去空悲嘆」、勸人不要「埋沒了天才」等。雖然叫人「NG咗take two 嚟過就腐朽化神奇」,但也沒有忘記提醒大家,「被銀燈照」的歌者,也許不過是《傀儡》,為自己為別人「求名利一世做工具、他朝跌倒可憐寄望誰」。

阿Sam和黎彼得慣以調皮的方式唱寫警世箴言,但他們的後輩歌手陳百強,卻是以身教的方式把歌迷殺個措手不及。Danny借徐日勤的詞告訴大家,《偶像》是「有幾多悲傷、有幾多驚慌」,他是「天天都背負重量、每一分偏差全受到注望……他的一生包括淚與汗」。亦因此,1993至今近三十年,不少偏偏喜歡他的歌迷只好眼睙在心裡流。

也許在「時代的廣場」上,許陳等巨星的心底話是不大會被關注的,小朋友、經理人和造星經濟所需要的,始終是《下一站……天后》。因此,當阿Sa、阿嬌以幼嫩的嗓子唱出黃偉文曉有寓意的句子時——「但華麗的星途、途中一旦畏高……人氣不過肥皂泡」——大家也許還沒有明白到,鄰家女孩在百德新街上執仔之手,原來看在天后眼裏卻是「顧盼自豪」。

平凡和陰暗
有道「吃得鹹魚抵得渴」,貴為天皇巨星,有名有利自然也要跟從遊戲規則,這是公平交易。唔……是嗎、公平嗎?朱麗亞·羅拔絲在《摘星奇緣》中飾演的比華利山天后,在倫敦諾定山的小書店向店主男生示愛被拒時,不也就和所有女孩一樣,強擠歡容、兩眼星光下跌出一句:「我也不過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子,現站在男孩面前,請求被愛。」明星想做回平民,還可以嗎?

大阪直美向來直腸直肚,當下受到極大的壓力,有外來的,有自己給自己的,但無論如何,不顧大局就「劈炮」,是真性情,也是「真·自我」。記者會記者問問題,有刁難的,也有是球迷真的想知、對賽事有推廣作用的。大阪這支炮,是否等如「輸不能打贏就一定要」?如果她不是正在冒起的大滿貫贏家,不是巨星,大衆也懶理她是否輸了就跑,正是贏過也輸過,才更應可以應付不速之客。巨星想隨心所欲?


網紅KOL命懸一綫
今日的網紅KOL,在直播經濟下爭分奪秒,快意恩仇,當中不少紅人驚懼自己曇花一現,在衆人視線仍在時強作歡顔,為保人氣時還要別出心裁,朝思夜想。網絡紅作家為每天上載貼文小説,茶飯不思,連洗手間都忘了去訪,搞出笑話,時有所聞。

這也許只是件小事,耗時3年將真人實境和3D動畫結合的奇幻電影《刺殺小説家》,今年春節國內的票房據說超過人民幣9億,其複雜玄幻和時空穿梭的兩條主綫之一,就是網絡爆紅的小説作家,一個身處四川民間、普通話很普通的宅男,招惹瘋狂粉絲貼身追蹤和企業狂人歹心行刺,命懸一綫。電影當然是虛幻,但背後的故事卻似不斷重複。
面對如此的陰暗,你還想做明星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足球經濟學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