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一樣會有經典

雖然我們不能像美斯(圖)天生一扭十,但我們卻可以學C朗或伊巴不懈地輸出。(Shutterstock)

球員在掛靴前遇上機會,能否創造經典?在下《超級巨星經濟學》一篇以費達拿遲開竅的故事,講「跨能丄(倒轉T)型」,指球員和打工仔在初中熟年於邪惡的職業生涯裏,常轉賽道,而遲來春天更加可愛。這裏再作個小延伸──夕陽之歌,成就不會比破曉之鳴低,把握力是沒有限期的。

以足球來説,球員要適應的戰術千變萬化。以前你要嘛是步大力雄,不然就刁鑽古怪,天之驕子賣的是一套功夫,作戰的陣式不外乎433或442。可是今日的足球,是「邪惡」的環境,球王C朗拿度在紅魔處子驚人的演出後,由邊路快放的翼鋒,在皇馬是使右腳的左翼,現在在祖記又可以是單箭頭或雙中之一;而陣式的變化就更五花八門,4231、4321、901、無鋒陣……

今日的叛逆經濟,行業環境更邪惡,洗牌再來不是新鮮事,原來對熟後球員/中熟齡打工仔,並非壞處。複雜電腦網絡學的科學家團(Roberta Sinatra 等,來自歐美著名大學),花了5年時間,以物理學和經濟學等7個「勁」食腦的行業,揭示了在這些領域裏最重要的研究,其發表與早晚先後的次序無關,而且點鐵成金之力,沒有期限。

數據揭示如何食尾糊
這個截至2010止超過一個世紀龐大的數據庫,追蹤了近3000個物理學家(其餘6個界別共約25000人),每人至少有20年的職業生涯,加總約23萬份(51萬份)發表,結果於2016年在Science上刊登。

團隊的第一個發現是「一炮而紅」之作,不一定會在職涯的前中期出現,中後期出現的機會率是均等的。第二個發現,是Q,一個運氣以外、不會衰老的成功因子。

模型既簡單,又複雜。簡單,因為它只有三個元素:「成就=r + Q」。複雜,因為運算燒腦。界定成就為各從業員的發表被引用次數(類似今日的like和tag)後,團隊設計的模型,以”r”代表運氣,是每個發表背後的創意的真實價值,由於價值是無法預知,模型就首先要使”r”化成隨機的、沒有固定軌跡、50/50似的一個因子。

好戲是Q,它是技藝或能力的因子,從業員憑它把各個創意,加工而成為正式的發表。模型要求Q要有正有負,正數的Q能把創意放大,負Q卻把之搞砸。

符合以上條件,又與以上近3萬個從業員共80萬個發表、逾百年的生涯軌跡吻合的Q,是怎樣的?

天才的Q是與生俱來
由運算倒逼出來、即實證上的Q,是一個不變的二極因子(高分和低分)。草根地説,Q作為技能因子,是持續不變的天賦技能,它有高有低,天賦高的物理學家/經濟學家,當她碰上有潛質的創意,可加持成為影響力巨大的論文或預言;同一個人就算碰上沒有實際價值的創意,也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只是這個「奇」曇花一現。這樣的Q的預測力超強,它能估計某人成就有幾高(如奪諾奬)、能呃多少個likes。

最重要的一點,是Q乃獨立於生涯階段,不會老化!

換句話説,大數據總結,成就不錯有賴運氣和天賦技藝,而天才的Q是與生俱來的,但這結果對我們平凡人不無好處。雖然我們不能像美斯天生一扭十,但我們卻可以學C朗或伊巴不懈地輸出。只要持續在陣,經典的一球或奠定地位的一役,也許就是下一場賽。

天才的Q不會變大,美斯19歲類馬勒當拿的入球,就算對他自己而言也一早就是絕響。反過來説,平凡人的能力是不愁會過期,老來嬌的例子比比皆是,關鍵在於堅持産出。

晚春的夕陽,一樣是可以無限,經典是沒有保鮮期的。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