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足球最黑暗的一天》

- 知足常樂 - 於 05/04/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見足師並不是什麼平權或大愛左膠,自問亦沒有高尚情操,但足球本應只是一項運動,作為球迷只想好好的欣賞一場球賽,有些球員卻想謀殺我們那卑微的願望,見足師便忍不住要破口大罵。

星期日晚深夜ViuTv免費為大眾送上一場西甲的比賽,對於一些平時未能在大電視上欣賞球賽的朋友來說,這絕對是可喜可賀。雖然戲碼並不是十分吸引,沒有什麼皇馬巴塞,只是已褪色的勁旅華倫西亞對上下游球隊卡迪斯,但萬萬想不到這場比賽會發生一件插曲。

時間大概發生在比賽的三十分鐘左右,當時比數已經是1:1,場面亦相當激烈,但球賽突然停下來,場上的球員都湧到中場勸交,原來華倫西亞的中堅Diakhaby和卡迪斯的中堅Cala正在進行激烈的罵戰。

之後鏡頭開始慢慢交代衝突的來龍去脈,但兩人從未有過肢體碰撞,只有Cala前後兩次以言語攻擊Diakhaby,最後Diakhaby像失控般衝了上中場,完全沒有理會球賽依然在進行當中,其他在場球員當時正在專心作戰,只得兩人就像與世隔絕般瘋狂進行口水戰。

慢鏡其後不斷放大Diakhaby的面容,而他的表情絕對是七情上面,他的瞳孔亦無限放大。如果昨晚是西班牙的國定殺戮日,Cala絕對會被Diakhaby殺掉。見足師作為普通人也可以想像到他的心情,皆因這樣的表情絕非常見的,打個比方,可能你遇見了殺父仇人才會像他那樣面露凶光。


直播時並不可能重播Cala當時所說的話,但所有人都相信Diakhaby受到Cala的人生攻擊,而內容便與種族歧視有關。賽後翻查了一些資料,原來Cala以Shitty Black來形容Diakhaby,在見足師看來,這比Nigger來得更加有冒犯的意思。

真相大白後,相信各位都能理解他的憤怒及不滿,但最讓Diakhaby感到無奈的是球證在此情況下依然向他出示了黃牌,雖然球例是不容許球員之間有衝突,但是球證這一動作絕對令整件事情升溫。


這件事亦勾起了見足師在2018年11月3日的回憶,當時李斯特城球員Gray在55分鐘成功攻入一球,隨後他便脫下球衣慶祝,而底衫正正印有「For Khun Vichal」的字眼,可惜球證依然大煞風景,以一張黃牌破壞了如此美妙的畫面。當然球證始終不是錯的一方,但見足師一直相信足球場上是一個傳達訊息的媒介,若非如此,足球絕對不會令您我著迷。


事情擾攘了好一段時間,而華倫西亞的球員更加為了聲援隊友Diakhaby而一度拉隊離場。見足師對於此行為報以尊重,為隊友挺身而出絕對體現了何謂體育精神,所以見足師特別欣賞那些會第一時間上前保護隊友的球員。

在比賽中斷的時候,鏡頭亦不斷集中在Cala的神情上,那表情實在是百感交集,可能他會後悔自己的出言不遜,或者不明白自己為何會禍從口出。但是見足師只期望他能夠為自己所闖的禍承擔,他一直在原地思考人生根本無補於事,只要他肯誠心道歉,Diakhaby或許能夠釋懷。

當人的怒氣過後,只會剩下滿滿的憂傷,Diakhaby當下或許只需要得到尊重和真誠的致歉,唯Cala並未能做到。見足師明白道歉從來不容易,但是逃避在很多情況都是可恥並沒有任何正面作用,男人大丈夫能屈能伸吧。作為31歲並擁有不少球賽經驗的Cala,他理應能把事情處理得更加好,但以結果來說,見足師對他失望萬分。

最後華倫西亞的球員依舊要硬著頭皮作賽,教練亦只可換走情緒失控的Diakhaby,反而Cala依然能在球場上比賽。賽後華倫西亞的隊長Gaya 在接受訪問時有以下回應 (節錄於 Givemesport):

"The team were warned that there would be serious repercussions if they did not return to the field. "

"We went back out to play because they told us they could penalise us with three points and something more. He asked us to go back, he's gutted, it was a very ugly insult."

"There you have it. A horrible, dark day for Spanish football."

"We came back on to the pitch because Diakhaby asked us to please come back on to the pitch."


西甲賽會的處理手法實在令人髮指,但這手法依然是預計之內,皆因幕後牽涉不少的經濟收益,賽會很難會作出妥協。球員再一次成為扯線公仔,即使他們內心有十萬個不願意,他們依然要硬著頭皮作賽。球員根本不如外界想像得那樣高尚,很多時根本就身不由己,疫情下復賽的安排又是另一有力例子。

Diakhaby最後反而勸籲隊友要繼續作賽,見足師真的十分欣賞他的成熟,只希望賽會能夠為他抱不平,作出公正的裁決。但可惜華倫西亞仍然在比賽落敗,要是他們能夠勝出,那將會是一個完美的劇本。

種族歧視在二十一世紀依然未能解決,足球比賽更加能反映這問題的嚴重性。見足師不奢望球迷能夠放下成見,但至少希望球員之間能夠互相尊重。大家同場競技,你要是想擊倒對手,基本上有很多方法,一句Trash Talk反而有失風度,在這件事上更加侮辱了力爭上游的Diakhaby。不少黑人都有悲慘的童年,但當他們決意努力成為足球員,在草地上為自己的而戰,Cala一句說話便想推翻一切,他的所作所為可謂天地不容。

現時不少球賽依然堅持在賽前進行單膝跪地的儀式,但一切只是形式化,事實擺在眼前,歧視並不是跪一跪便可得到解決,這些做法更加令人嘔心,希望賽會可以反思一下這一切意義何在。


更多即時動向:
loadin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