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卡—我的成長故事 In My Own Words

球外球內 於 26/02/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十年前,我是看台上的球迷之一。那年我隨父親坐在客隊席的看台上,當時上演的是阿仙奴迎戰紐卡素,父親是舒利亞的擁躉,理所當然成為紐卡素的支持者。小時候的我未有到訪過很多的球場,當8歲的自己能成為比賽的坐上客之一,可想而知那是一件多令人興奮的事。

十年過後的今天,我薩卡(Bukayo Saka)成為場上為槍手上陣的其中一位。

從草地場上回頭仰望看台上的球迷,那種激動的心情著實難以筆墨形容之。
loading
早於3、4歲的時侯,我已愛上足球。那時候我的對手兼拍擋是父親以及我的哥哥Yomi。放學回家吃過飯後,通常也會花上數個小時在我們的足球場─我家的後花園。每當父親和哥哥想要結束比拼時,我都會加以阻止,我堅持定必要直至我成為勝方才願意完結較量。

長大後我亦會到鄰近的草地踢球。我一向對電影或其他娛樂活動都興趣缺缺,唯獨小時侯特別愛看卡通片,尤其是海綿寶寶(Spongebob Squarepants)。
loading
我於西倫敦Greenford 長大,包括母親在內一家四口一向也樂也融融。直至大槪14歲前,我的哥哥一直於屈福特青訓擔任後衛。每到周末我們一家便為足球而忙碌起來,父母掌管接送我們兄弟二人參加足球課堂,我自7歲起加入阿仙奴的青訓,父親負責接送我到訓練場地,而母親則負責Yomi到屈福特的訓練。

我熱愛踢足球,於17歲時簽下我首份職業球員合約前,我從未曾自信滿滿認為自己定必可擠身一隊之列。

多年以來作為球隊青訓的一分子,眼見一隊球員來來往往,上一季仍是年度最佳的,若干季後可能已離開效力其他球會。因此,我從未理所當然肯定自己可成為他們的隊友,我經常在課堂上努力拿出最好的表現,亦會不斷觀看賽事務求提升自己的能力。那時候教練在更衣室經常會告訴我們,眾多青訓小將中,最終可能只有一名或兩名球員可成功晉身一隊。當時我們各人四目交接,不禁猜想誰會成為日後的一隊球員。

父親與母親均對我的足球事業給予無限支持,他們不會阻止我去踢波,但仍希望我能在學業與足球上取得平衡,而事實上我的學業成績也很不錯。於GCSE中,我取得4科A*以及3科A的成績,而我亦享受校園學習生活。體育亳無疑問是我最喜愛的科目,但我亦很喜愛商業科,而我在此科目亦取得A*的成績。

目前我仍與父母同住,但已遷離Greenford而搬到離訓練場較近的地區,哥哥Yomi則搬到雷丁(Reading)繼續其大學課程,不過兄弟二人的感情依舊緊密。上月在足總盃對般尼茅夫的比賽,我獲頒賽事最佳球員(Man of the Match),哥哥第一時間發訊息祝賀我,而母親亦以我為榮。
loading

我首次為一隊披甲的比賽場是烏克蘭進行,當時我的家人並未隨行到場支持,不過兩周後於主場的比賽,他們均在看台上給予支持。當我首次獲悉自已將會獲正選上陣歐霸對卡拉巴克( Qarabag FK)的比賽,賽前一晚父親和我一樣興奮得徹夜無眠,當時我才17歲而已。

比賽當日我的家人亦有到場支持,我仍記得他們臉上歡喜的笑臉。我還把當天比賽穿著的球衣鑲起來,如今仍高掛在家中。

Source:
Arsenal.com-
https://www.arsenal.com/news/bukayo-saka-my-own-word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阿仙奴  薩卡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