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位於佛羅倫斯的科維西亞諾,瞭解頂級主帥搖籃之所在地

球外球內 於 24/06/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位於意大利佛羅倫斯(Florence)市郊地區,鄰近景致優美的菲耶索萊(Fiesole)山脈,是科維西亞諾教練學院(Centro Tecnico Federale di Coverciano)的所在地。一群球壇的明日之星定期聚集此處,為的是考取歐洲足協專業教練執照(UEFA Pro License)而成為合資格的教練。


此教練執照乃為最高級別的執照,矢志於意大利甲組及乙組聯賽執教的意大利人,均須經過學院嚴謹的培訓,才有望通過門檻進入教席。不少著名的意藉教練也曾為其門下學生,包括有卡比路(Fabio Capello)、史巴列堤(Luciano Spalletti)、文仙尼(Roberto Mancini)、雲尼亞里(Claudio Ranieri)、干地(Antonio Conte)等。

意藉教練遍佈歐洲各地,於剛結束的球季,意甲共有19 支球隊聘用本土教練,數目之多位居歐洲五大聯賽之首。西甲共有18支球隊聘用本土教練而緊隨其後,剩下的2支則聘用了阿根廷藉教練。法甲則只有6名非法藉教練,德甲開季時本土教練數目比賽季完結時為多,而英超卻只有5位英藉的教練。

歐州各大球隊喜愛聘用意藉教練不難理解。近年,科維西亞諾的畢業的教練於國內外球壇上大放異彩。於英超場上,文仙尼、雲尼亞里及干地先後於2012年、2016年及2017年帶領所屬球隊奪得英超冠軍,干地更於2018年帶領車路士奪得足總盃。於剛結束的球季,沙利(Maurizio Sarri)則帶領車路士於歐霸盃登頂。於法國、西班牙及德國,安察洛堤於國內外也取得成功,兩次奪得國內聯賽錦標以及一次歐聯冠軍。

於意甲,艾歷尼 (Massimiliano Allegri)帶領祖雲達斯屢破記錄,共贏得5次聯賽錦標、4次意大利盃,並先後2次殺入歐聯決賽。其他的成功的故事包括目前執教拉素的施蒙尼恩沙基(Simone Inzaghi)、執教阿特蘭大的加斯柏連尼(Gian Piero Gasperini)以及執教森多利亞的基保羅(Marco Giampaolo)。

上述各教練的執教成績均讓人眼前一亮,他們的相同之處除了國藉同是意大利外,且均畢業於科維西亞諾。學院一直作為意大利國家隊訓練的基地,同時也成為有志之士踏上教練之路的搖籃。不少退役球員亦是學院的學生,近期的學生就有派路(Andrea Pirlo )、基拿甸奴(Alberto Gilardino)、曾效力拿坡里的保羅簡拿華路(Paolo Cannavaro)以及費倫天拿傳奇巴迪斯圖達(Gabriel Batistuta)。

雖然有志之士眾多,但要成為門生卻非過門而可入。首先,他們須通過為期四日的研習,組織他們的方案,微調他們獨有的思想體系,並證明自己乃具備能力通過嚴格的敎練考核,之後還須經過由學院總監及其圑隊主理的口試,內容涵蓋場上的戰術以至人事管理溝通方面。

科維西亞諾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每一名學生也須呈交一份論文,題材僅須與足球有關而可自由挑選,各自撰寫一份精闢獨到的論文。甚少足球院校要求此類型的論文,至少未有要求如此深入程度的探討,因而令科維西亞諾顯得更為別樹一格。於口試中,學生需就他們所撰寫的論文加以論述申辯,提出他們的見解可為人賞識的埋由,同時解構如何將其善用於現代足球上,並對日後的足球產生什麼的影響。

烏利韋利(Renzo Ulivieri)為教練學院的總監,亦是掌管考核的人。年屆78歲的他曾擔任拿坡里及帕爾馬的教練。他於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訪問中指出,有兩組詞於考核中為大忌,分別是「於我的年代」以及「我的足球」。科維西亞諾以及其學生所推崇的是創造力,他們的目光有創新的方向,故此,陳舊的槪念乃予以禁止。他們所思所想是今日與明日,而並非昨日與舊日。

於接受Bleacher Report的訪問時,烏利韋利強調創新的重要性。科維西亞諾於課堂上並無採用任何教課書,「學生們並不會獲分發任何教科書,原因是,當你編製一本教科書時,可能要花上兩年的時間,而當你手執此本教科書時,已是兩年前不合時宜的資料。確實,你需要對一些足球的核心理論加以更新,但有些老生常談的原則是歷久彌新。不過,你亦需要從零開始重新汲取,倘若,我將我的老師所教的傳承予你,那已是50年前的資訊,肯定追趕不上現世代的足球。因此,我所教授的是,足球於未來十年的模樣,我要預料出未來將會出現的足球。」。

教練論文是科維西亞諾最引人入勝之處。干地畢業於2006年,他的論文題為「深入探究4-3-1-2及採用影像教學」,當中列出採用4-3-1-2陣式的利弊、防守及進攻的排陣、過渡性以及一支球隊於腳下無球時的踢法。干地闡述多個場上的狀況,並考慮到非場上的因素如心理狀況、聯賽積分表等。於其38頁的論文中,正正展示他一貫注重細節的原則。

更歷史悠遠的論文有史巴列堤(Luciano Spalletti)題為「3-5-2的比賽制」,他於文中詳列出3-5-2對現代足球的重要性,並舉出如何採用才能見效,當中甚至列出各個戰術的詞彙術語。他其後於羅馬、聖彼得堡辛尼特的成功,正正歸功於採用3-5-2陣式。

除了上述兩位名帥外,沙利於其當年的論文中,亦有顯示出其細心及著重訓練的一面,他指出,一星期的訓練課中,其中兩天是基本的體能訓練,另外兩天則用作糾正過去比賽的失誤,一天則作球隊集體訓練,而剩下的一天則作個別針對防守、中場或進攻的訓練。

近年,安察洛堤於拜仁的失利,文仙尼之於國際米蘭,以及雲杜拿(Gian Piero Ventura)未能帶領國家隊打入2018世界盃決賽周,以上種種也不禁令人對科維西亞諾生疑。儘管如此,科維西亞諾確實孕育出一代又一代的名帥,所謂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還看日後意藉教練是否再有統領球壇的一天。

Source: These Football Times-
https://thesefootballtimes.co/2019/06/20/inside-coverciano-the-thinkers-factory-producing-world-class-coache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意甲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