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基輔戴拿模主帥—二次經歷烏克蘭戰火的人

球外球內 於 31/03/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當合上雙眼進入夢鄉,你可忘記生活上的大小二事,忘記繁擾,忘記愁緒,一覺早起又迎接全新的一天,充滿希望的一天。」羅馬尼亞哲學家蕭沆(Emil Cioran)

當第一枚俄羅斯的炮彈擊中鄰近基輔以及其他烏克蘭城市時,作為基輔戴拿模(FC Dynamo Kyiv) 教練的盧錫斯古(Mircea Lucescu)正在熟睡中。

於半夜半醒過來,他還在想怎麼會在二月天出現暴風雨。當時的聲音很大,刺耳得令人戰慄。其後,他在清晨時分被鬧鐘吵醒,他才發現怎麼一回事。

那一朝早,大家未可回復充滿希望的新一天,生活頓時成為了生存的競賽。那一天,俄軍起兵入侵烏克蘭,人們原本臉上的笑容,瞬間被慌張驚恐所取代,四處逃避尋找安全的地方躲避戰火。
loading

已年屆76歲,盧錫斯古是其中一位如此年長卻仍於頂級聯賽執教的教練。於2004至2016年期間,他曾執教頓涅茨克礦工(FC Shakhtar Donetsk),其後於2020年轉至同一聯賽的對手基輔戴拿模(FC Dynamo Kyiv)執教。

盧錫斯古的職業生涯始於1979年,退役後執起教鞭,曾執教國米、加拉塔沙雷 (Galatasaray FC)、羅馬尼亞國家隊及土耳其國家隊,帶領各支球隊奪得共36項冠軍,執教的佳績僅次於費爵爺的49項冠軍,而哥廸奥拿要追平他的記錄,仍有5項冠軍的距離。
loading

即使如今盧錫斯古已回到家鄉羅馬尼亞,他的全副心思仍被烏克蘭的戰火所佔據,記掛那些留在基輔的東西。

他坦言自己並不想離開,但他相信相較與球員一起留在基輔,自己能在羅馬尼亞的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提供更多的協助。聯同歐洲足協、羅馬尼亞足協及摩爾多瓦足協,他們協助外籍球員前往布加勒斯特,從而各自轉機回家。

羅馬尼亞領事館極力勸盧錫斯古離開基輔,而基輔戴拿模亦認為他不宜留下,而他最關心的,則是球員的狀況。球隊原定在當日早上有訓練,而周末並未有任何賽事。於俄軍掀起戰火後,烏克蘭迅即頒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包括足球在內的所有體育賽事均需暫停。

球會認為球員繼續留在距離基輔不遠的訓練營會較為安全。當他一抵達布加勒斯特,便協助把球員的家人送抵以確保他們安全,當中包括球員的妻子、父母、子女等合共多達八十多人,共分開兩架旅遊巴才可順利離開烏克蘭。

盧錫斯古並不覺得自己身負重任,他認為在當時那刻,定必需要有人挺身而出作出一些行動,他亦盡自己有限的力量,協助各個家庭。當球員知悉自己的親人有安全容身之所,也感到安心。

頓涅茨克礦工的球員克里夫索夫(Serhiy Kryvtsov)及斯特帕寧科(Taras Stepanenko),與基輔戴拿模的隊長施多卓克(Sergiy Sydorchuk)一起平安離開烏克蘭,他們各自也有子女,盧錫斯古協助他們在布加勒斯特附近安頓好。
loading
施多卓克更於安頓不久喜迎第四個孩子,因此他對羅馬尼亞的首都有著特別的感情。訪問至此,記者首次在盧錫斯古的眼裡看到一點神采,而不再只有對戰爭的悲傷。不過,其後談起由基輔前往羅馬尼亞的旅程,又是另一段傷感的經歷。

他親歷自己由烏克蘭通往於鄰近羅馬尼亞的邊境道路,都是看不見盡頭的車龍,有大人甚至一手拖著行李,一手抱著年幼的子女下車徒步而行,只為盡快到達邊境遠離戰火。盧錫斯古坦言當時自己未敢多看新聞報導,多看一次只會更添傷感。

克里夫索夫、斯特帕寧科以及施多卓克共同發起了一個慈善基金,為仍留在烏克蘭的人送上食物以及各項補給。他們主動聯絡超市,盡力張羅烏克蘭當地所欠缺的物資。即使他們各人在聯賽上各為其主,但在國難當前拋下敵對而團結一致。
loading
被問到足球在戰火中的烏克蘭可擔當的位置,盧錫斯古直指目前仍未可找到足球的位置。不過,於下月六日,基輔戴拿模U19將於布加勒斯特與士砵亭(Sporting)上演歐洲青年聯賽(UEFA Youth League),此乃烏克蘭國家隊首次在俄烏戰事爆發後的首場正式賽事,盧錫斯古希望自己能出一分力,確保賽事可順利進行,藉此為烏克蘭人帶來一點歡樂。

或有人會認為,當自己的國家仍飽受戰火威脅時,何以有人可在平行時空踼足球,道德上似乎說不通吧?對此,盧錫斯古指出,每個人也有自己參與的一套方法。足球場上表現正可凝聚人心,達致互相激勵的作用。

盧錫斯古亦希望可以協助烏克蘭國家隊,而他亦身體力行立即與烏克蘭足總分享自己的想法。他提議於六月舉行對蘇格蘭的世界盃外圍賽前,頓涅茨克礦工以及基輔戴拿模的球員可組成一支球隊,一起於布加勒斯特進行訓練。他希望目前未有歐洲賽事的球員,可參與一同訓練以及進行賽事。基輔戴拿模的球員目前身處鄰近另一城市利維夫(Lviv),而球員亦未敢鬆懈,仍繼續努力訓練以保持狀態,他們亦會與教練分享訓練的影像。
loading
雖然亦有人建議把烏克蘭聯賽餘下的賽事移師羅馬尼亞、波蘭,甚至在意大利舉行,即使身為本季爭冠大熱的班隊主帥,盧錫斯古仍未感樂觀可完成餘下賽事。頓涅茨克礦工隊中有超過十名的南美球員已返回家鄉,因此球隊並未有完整的陣容。目前,他亦拋開宿敵對決的心態,只希望大家能守望相助渡過本次危難。

本次經歷亦令盧錫斯古憶起於2014年,他仍擔任頓涅茨克礦工教練一職。當時發生在頓涅茨克的衝突,球會被逼捨棄當時的主場頓涅茨克頓巴斯球場(Donbass Arena),當時一別,他未敢想過自己能重返主場,被逼丟下的不只是各樣實體,還有各種美好的回憶,他仍回味球場上的夜空,認為那是歐洲最美的一片夜空。
loading

執教頓涅茨克礦工12年,盧錫斯古帶領球隊奪得8次聯賽冠軍、6次國內的賽事獎盃,以及2009年的歐洲足協盃。

盧錫斯古曾公開指,俄國運動員不應為國家發起戰事而為其國家負上責任,此番話引來大量的攻擊。他認為體育應該是公平的競技,同時體育亦可發放和平的訊息。

盧錫斯古尚未有退下來的念頭,即使身處當前的局勢,期望只要自己身體健康,他仍想不言退。他仍希望可回到烏克蘭繼續執基輔戴拿模,繼續享受訓練及以及賽場上的歡樂,希望可以再見烏克蘭人展現充滿希望的笑容。

Source:
The Guardian -
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22/mar/28/dynamo-kyivs-mircea-lucescu-my-dream-is-to-see-ukraine-smile-again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烏克蘭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