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利物浦三十年聯賽冠軍夢旅程:(一)盛極而衰

球外球內 於 26/06/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時移至三十年前1989/90年球季,當時於標準列治(Stand Liege)未獲重用的羅辛杜(Ronny Rosenthal),先後於喜伯年(Hibernian)及盧頓(Luton Town)試腳,其後經理人接獲如日方中的利物浦來電,表達對此名以色列國腳的興趣。鑒於他的國藉以及當時所效力的比利時球會,均並非傳統的足球勁旅之地,因此他的加盟起初備受質疑,不過,經過十日的試腳,其表現足以說服教練杜格利殊(Kenny Dalglish)放手一搏,於轉會窗限期前落實租借此子,以協助球隊於聯賽對抗緊逼其後的阿士東維拉。
經歷對熱刺的敗仗後,回到主場迎戰修咸頓,距離完場只剩下20 分鐘,客隊以1-2領先,杜格利殊終於遣派其秘密武器羅辛杜上場,擁有強壯的身驅以及奔跑速度,上場後立即協助球隊扭轉劣勢,最終以3-2反勝對手完場。之後對查爾頓更表演帽子戲法,對諾丁咸森林及車路士亦有入球進賬。在造訪阿仙奴時,球隊於86分鐘抨平而取得寶貴的1 分。

當時的聯賽只剩下三場,只需兩場勝仗,球隊便可提早宣告奪冠。QPR於開賽早段攻入領先一球,其後魯殊(Ian Rush) 及班尼斯(John Barnes)的入球,令球隊以2-1反勝對手。同時,觀眾席上的球迷透過收音機獲悉諾域治於臨完場前逼和了阿士東維拉,正式確認利物捕提前封王,此乃球隊於國內頂級聯賽的第十八個冠軍,亦是近十五個球季以來的第10個聯賽綿標。

杜格利殊於場邊喜不自勝地與助教摩蘭(Ronnie Moran)及伊雲斯(Roy Evans)相擁慶祝。由於羅辛杜於冬窗才獲租借轉會,上場次數不足而未合乎領取冠軍獎牌的資格,不過,未感狂喜之情亦不止他一人,即使球員於賽後亦有與球迷揮手致謝,大家似乎對勝利已習以為常,那時的歡呼絶對未至於瘋狂,反之,更像是克制冷靜的喜悅之情。

當時已效力紅軍七個球季的蘇格蘭後衛尼高(Steve Nicol) 亦同意此說法,不過,他並不認為是球隊的自滿或常勝者姿態而削弱應有的狂喜之情,他反認為是一年前所發生的希斯堡慘劇,令球隊一整個球季也籠罩着點點的愁緒。
尼高及羅辛杜仍記得當時在更衣室的慶祝情境,香檳與啤酒噴洒於眾人身上,與每一個周末賽後無異,球員開懷暢飲幾杯後才徐徐各自歸家。羅辛杜回想當年,不禁感歎,倘若當時他們預知球隊下一個聯賽冠賽要等上三十年,也許那一夜,他們會更盡情狂歡慶祝。
賽季休息過後,1990/91球季正式開鑼,尋求衛冕的紅軍有着順利的開局,首13場賽事錄得12場勝仗,僅得1 場遭對手逼和。其中於晏菲路以4-0大破曼聯尤其令球迷拍案叫絶,座上席的費格遜亦無幸免遭受主場球迷的奚落。不過,隨球季展開以後,球隊的常勝戰績卻未能延嬻下去。

十二月初,紅軍作客高貝利以3-0敗予阿仙奴,令爭冠之路出現了變數。杜格利殊的佈陣更趨保守,其後於冬季轉會窗分別自考文垂(Coventry City)及米爾沃(Millwall)簽入斯皮迪(David Speedie)及占美卡特(Jimmy Carter),讓球迷大感意外,而比士利(Peter Beardsley)亦淪為後備人選,以往習以為常之事突然變得不再是十拿九穩。

杜格利殊亦同樣處於掙扎之局面,早於本季開鑼前,他已與董事會表達自己身心俱疲,需要一段休息調整期之意願。面對與日俱增的壓力,加上希斯堡慘劇所帶來的精神創傷以及陰影,對他而言可謂不勝負荷。他開始對自己的戰術排陣不再充滿自信,於足總盃第五圈賽事,與同市死敵愛華頓以4-4和氣收場而需進行重賽,因而令他更堅定自己離開的決心。其後他接受訪問談及此事,他指出,當時只有離開利物浦,才可免於心力進一步交瘁。
於1991年2月22日,杜格利殊正式向球員宣布自己已辭任教練一職,羅辛杜憶述,當時所有球員聽到此震驚的消息,眼看教練的面容日漸憔悴,更衣室內頓時鴉雀無聲。即使當時球隊仍處於聯賽榜首位置,同時仍於足總盃中過關斬將,但此消息所造成的震盪,其後證實乃難於平復。

公布此消息九天後,於看守領隊摩蘭的領導下,球隊收獲三場敗仗,不但於足總盃遭淘汰,同時亦落後榜首的阿仙奴3分而屈居次席。不如意的事接二連三,令人感覺球隊有陷入末日之危。

Stuart Jones 於泰晤士報撰文指,自辛奇利(Bill Shankly)於20年前建立晏菲路堡壘後,他一直查看裂縫的出現,如今終於看似是牢不可破的堡壘,也未可幸免會有倒下的一天,要修復也許亦非易事。他指出,球隊的表現於本季出現下滑,除艾布利(Gary Ablett)、伯羅斯(David Burrows)、荷柏(Mike Hooper)、史當頓(Steve Staunton)及雲尼遜(Barry Venison)以外,球隊長遠未來只能依靠經驗欠奉的小將包括卡特(Jimmy Carter)、馬殊(Mike Marsh)、麥馬拿文(Steve McManaman)以及年僅17 歲的占美列納(Jamie Redknapp),試問對手又豈會懼怕一眾年輕小將?同報的Clive White亦毫不留情痛擊紅軍的處境,指出如今即使任何主帥接手亦舉步維艱。

以新上任的主席懷特(Noel White)為首的董事會亦已有共識,認為球隊目前需要一位熟知球會,並熟悉球會的「Boot Room」體系,倘若擔任看守領隊的摩蘭未能帶領球隊走出困局,曾效力的圖錫(John Toshack) 或桑拿士(Graeme Souness)或是可考慮之替代人選。

阿倫漢臣(Alan Hansen)亦是其中的人選之一。已年屆35歲的紅軍隊長接近掛靴之年,或許他正是可帶領紅軍走出困境之完美人選。不過,最終卻是桑拿士(Graeme Souness)接下此燙手山芋,而球隊於12個月之間,接連失去擔任球會主席多年的史密夫(John Smith)、杜格利殊以及正式宣布掛靴的阿倫漢臣。

利物浦告別連年的盛世安穩,正式進入充滿不確定的動盪之年。
桑拿士辭去格拉斯哥流浪教練一職,與利物浦簽下五年主帥之約。該蘇格蘭球會的主席梅禮(David Murray)接受訪問時評論,此乃桑拿士一生最錯誤的決定。如今三十年過去,回望往昔,桑拿士或許也無從反駁。

桑拿士曾在利物浦度過歡快的職業生涯,不過,離開七年後於1991年4月以教練身份重返球會,他發現不論是球會本身或是球隊陣容,也陷入樽頸的位置。雖然可再次與熟識的面孔合作倍感安慰,不過同時亦響起了警號。昔日並肩作戰的隊友中,門將高巴拿(Bruce Grobbelaar)已年屆33,而基利士比(Gary Gillespie)及比士利亦已踏入30歲,尼高、魯殊及韋倫(Ronnie Whelan)亦將緊隨其後於本年結束時進入三十大軍之列。其餘的包括斯皮迪及希臣(Glenn Hysen)亦已31,而麥馬漢(Steve McMahon)及候頓(Ray Houghton)亦已29。

新上任的教練肩負起提振球隊士氣的重任。擺脫以往的舊有常規,例如以往球員需於晏菲路集合更衣後,才一同乘坐旅遊巴前往米活訓練場( Melwood)。如今桑拿士發令球員須自行駕車前往及離開米活訓練場,此舉不但省時方便,球員於訓練期間亦不用有所顧慮,需在回程的旅遊巴上穿著沾滿草泥的球衣。不過,此貼心之舉並未獲得資深球員的贊同,他們認為節省下來的時間,意味以往球員於車上寶貴的聯誼時間有所減少。

桑拿士於執教格拉斯哥流浪時,亦曾沿用此模式,改變球隊固有的習慣,並引入較為現代化的專業模式。於1986年開展其格拉斯哥流浪的年代,他的身份是球員兼教練,因此球員輕易採納其推行的改變。不過,利物浦卻是一支長年主導聯賽的英格蘭球隊,要推行新措施難免要面對一定的阻力。

球隊於完成客場比賽而於回主場前,享受炸魚薯條(fish and chips)乃視之為神聖不可侵犯的習慣,同時於回桯途上幾罐啤酒下肚亦是約定俗成之事。桑拿士希望球員可改變既有的習慣,同時亦調整飲食餐單,要求球員於賽前禁止進食牛扒,同時要停止攝取雞蛋及薯條,卻得到球員的回應指賽前進食牛扒,可為他們收獲雙料冠軍。

Source:
The Athletic-
https://theathletic.com/1866742/2020/06/24/liverpool-premier-league-30-year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利物浦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