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軍】《窮孩子的夢—著上白飯魚,當正自己係朗拿甸奴咁去踢波》

白飯魚徵文比賽 於 02/07/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如果足球是我的最佳好友,咁白飯魚一定是我的最佳戰友。每一對白飯魚都伴隨我戰至「甩皮甩骨」,有情有義。

我細細個就已經是「雙失」—失去父愛,失去母愛。父母掛住工作,根本冇時間理我,冇人陪我玩遊戲,冇人陪我做功課,屋企喺公公婆婆節衣縮食的「統治」下,我唔會有機會去參加學樂器或者學英文等等課外增值活動。我的童年好簡單但無憂無慮,唯一一個玩具就是「西瓜波」,我已經自得其樂。隱約仲記得電視機播緊世界杯,係,嗰一年係1998年,個個人口中都提及「朗拿度」,哼唱緊「goal,goal,goal⋯」

到小學階段,喺公公婆婆教導下,我只有功課,我冇乜娛樂,上體育堂已經是我最快樂的時刻,因為可以踢波。喺草地上奔跑,一邊奔跑一邊踢波,個感覺就好正,比賽入過幾次波,俾同學仔讚賞過我所謂的「腳法」,被人當係「贏波英雄」,令我執返唔少自信,令我唔記得未食過M記、未飲過可樂同未擁有過Gameboy。細路仔都有虛榮心,如果大人的夢想是買樓,咁細路仔的夢想就是買遊戲機。我冇零用錢,有時望住人食薯條打機,內心好羨慕,而唯獨足球冇嫌棄過我,更令我喺學校「名聲大噪」,我唸呢個係我鍾意踢波最原始的理由,佢俾到我 「夢想」,佢令我相信我就係下一個「細哨」!

足球已經成為我開心的來源。做完功課就梗係落街踢波,踢完之後成身臭汗味都引以自豪,打前鋒的我又入左波,天真的我一度幻想自己遲早進軍全國聯賽。幾經轉折,我終於儲夠8蚊雞買左人生第一對白飯魚,嗰對「白過白雪仙」的鞋,喺我眼中竟是如此繽紛多彩,我感動到喊咗。自此我就著住白飯魚縱橫喺街場同學校之間。對白飯魚爛過無數次,喺我僅有的針線技術下「重生」,我諗同《少林足球》入面趙薇幫周星馳補的嗰一對鞋差唔多咁殘舊。而我拋開世俗的眼光,喺別人暗自恥笑底下,我用每一個入球去「反擊」別人的眼光,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學利物浦fans話齋「I'll never walk alone 」,最後我成功進入校隊司職主力前鋒,憑信念我贏得「首席射手」稱號。好快,我成為校內明星,個一年是我來到新學校渡過的第一夏天。

比起小學校隊,中學校隊似樣得多,有教練有人工草地靚球場,仲有免費「保礦力」,當好多人急不可待地炫耀自己對「波boot 」個陣,我對「戰靴」仍舊係白飯魚,風雨不改,一齊奮鬥。

功課天天都多,考試期期都難,正所謂「球場得意,試場就失意」,喺一次小測中敗北,本來就風平浪靜,就好似你單刀有時都會橫傳唔入,但驚動咗我公公婆婆,少不免的責怪聲頻頻響起,我由全級頭20名跌出頭50名,公公喺飯檯上訓斥我。我都明,我讀書機會得來不易,但我冇可能咁就放棄踢波,人冇夢想同鹹魚有咩分別?不過經一事更懂事,除左比賽同訓練,我都大幅減低踢波時間,惟屋企收到大陸台,我先有機會漏夜「偷雞」睇英超歐聯,一旦俾屋企人發現就將我「禁賽」—禁止我睇足球比賽。正當我以為同足球的緣分有機會「完了吧,如無意外」之際,我收到校隊教練通知,本地乙組某某球會,招募球員,教練推薦我試訓。

人生交叉點,莫過於此。升中四同踢乙組(有機會),兩條唔同的人生路,我諗我根本冇資格挑選,而且機會機會,喺機會之前係要俾錢。我忽然恍然大悟,呢度唔係巴西,呢度係香港,窮孩子踢波改寫人生通常是非洲故事或者美洲故事,喺香港踢波當職業,難以脫貧,更難以發展,所以,我在家人的壓力下最終放棄做一個球員。

但足球,始終伴隨我,到我出來工作,一得閒就會去踢波,雖然經濟能力已經有「質的飛躍」,但我依然著白飯魚踢波,踢「火車頭足球」,冇買過一對「波boot」,正如當日白飯魚冇「嫌棄」呢個窮家男孩,我如今始終將此番情義深深珍藏鞋心入面。

我終於明白,點解朗拿甸奴踢出快樂足球,腳下有波而面上總有笑容,因為「愛上足球是一見幸福的事情,不論貧窮富貴,不論身處何方。」

作者:執筆之臣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季軍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