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軍】《有波就踢──我的「白飯魚」回憶》

白飯魚徵文比賽 於 02/07/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有波就踢,有魚就吃。」但此魚不同彼魚,穿「白飯魚」落場射波,俾男仔朋友瘀之餘,更吃不到女,噢不,吃不到魚。我問老豆:「老老豆豆,俾我買對型啲波鞋得唔得?」縱橫球場多年的他一派見慣風浪的樣子,氣定神閒地答:「後生仔使乜講裝備,你睇班老鬼換極Air都唔夠氣,就知踢波用對腳,唔係靠對鞋。」這位善於偷換概念的老豆雖也是老鬼,卻最最夠氣,幾句話足夠把我吹脹。

好的,客觀環境不容更改,只有以主觀的心克服障礙。晴空浩蕩,烈日張狂,那些年脫去波衫的我以一身浮凸肌肉為潮T,「白飯魚」仰頭追逐我植滿兩腿的豐茂水草,一樣自有其意境,自有其品味。咁有無實際呢?由於「白飯魚」鞋面較薄,我控球感更佳;鞋身輕,我負荷也略少。我們齊上齊落,鞋腳合一,越中場,乘敵隙,破後防,至龍門前轉身射個世界波,鞋沒有甩,波是圓的,人是勁的,球就應聲入網!論功行賞「白飯魚」自然也有功有勞,但you and me but mostly me,重點係「人是勁的」,我倒沒有戀物癖地抱著它們又親又愛撫──君子之交,淡如「白飯魚」本來素樸的顏色。可是當年吹雞散場,腳掌痠軟地除下「白飯魚」的儀式,還是我腦海中揮之不去的回憶。無他,只因隨意套上「白飯魚」就敢走落街開波,那是青春。

青春的另一記憶,是「白飯魚」塗上白油後,friend 過打 band 的隊友會忍不住幫你踩它幾腳,令它看上去又再既髒且舊。想裝作沒有歲月痕跡,隊友卻會以實際行動提醒你,「人生有幾多個十年,白飯魚有幾多對捱得過一年」?

我最後一對「白飯魚」穿得魚腹破開後,老豆又買一雙放在櫃頭。不過,人大了,「自我」長得比身量還要更快──我以抗命之姿堅決不穿那雙陌生又熟悉的鞋,老豆也不知怎的彷彿看破了世情,竟真的給我另買一對名牌,終於我便自「白飯魚」的行列脫了隊,像許多人,像許多我曾經的隊友那樣。

對,都脫了隊。自青春,自球場。

我不會因為徵文比賽就說「白飯魚」質料很舒服,踢波不會痛,穿了不拗柴,那跟《食神》吃爆醬賴尿牛丸而說會變聰明和大隻的情景沒有兩樣。當柔軟得輕薄的鞋面親炙足球達九十分鐘,完場後的痛比輸了波的苦其實差不了多少。只是,當今天換上色彩斑斕的型格名牌波鞋,波友卻各有各忙,孤身走路的腳再難匯集成軍,射波的對象也由龍門變成了公司……我還是懷念那種帶笑的痛,銘刻著青春的壯烈、不惜身、義無反顧。這才是「白飯魚」給我的最深回憶。

拋句書包:「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
喂!朋友們,有魚就吃,幾時同我講:「有波就踢?」

作者:余境熹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亞軍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