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建立文化 奠定企業勝利

Fergie Time 於 18/07/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作為商業組織的領導人,除了設定目標、制定策略及管理員工外,還有一個重要工作就是要建構組織的文化,例如英國布蘭遜爵士(Sir Richard Branson)把創新和有趣的文化,傾注在維珍集團內;喬布斯(Steve Jobs)將對細節和完美追求得一絲不苟的精神,深深刻畫在蘋果裏面。這種看不見的文化,令商業組織在人前有種鮮明的形象,有助吸引追求類似精神的消費者。

「費格遜時間」不言敗

在足球界,曼聯最廣為人認識的就是永不服輸、奮戰到底的精神,而這種精神面貌在費格遜擔任領隊期間最為明顯。費格遜在位26年多,把這種追求勝利、永不放棄的精神文化帶到曼聯,並往往體現在「費格遜時間」(Fergie Time)裏。「費格遜時間」所體現的精神包括努力工作、在球場上戰鬥到最後一刻、不放棄不服輸、願意冒險和意志堅定。這種文化和精神,不但感染自己的球員,還影響對手和球證。因此,當深受費格遜影響的蘇斯克查(Ole Gunnar Solskjaer)在2018年12月重返曼聯擔任領隊後,就說要把「費格遜時間」的精神帶回曼聯。

「費格遜時間」除顯示出一種永不言敗的精神外,也代表費格遜賽前的準備,以及願意冒風險的精神。費格遜承認,自己絕對不怕冒風險。如果在比賽最後15分鐘球隊還落後的話,他就會放手一搏,收起後衞、多派一個攻擊球員,期望收復失地。

根據調查機構Opta在2010到2012年的數據,當曼聯落後時,會得到比平均多79秒的補時時間。在英超時代,費格遜所領導的曼聯在受傷補時階段共射入81球,佔總入球1627球的4.98%。

代表「費格遜時間」的除了經典入球之外,還有費格遜手指自己手錶的動作。費格遜曾稱,這個動作主要是做給對手看,而不是給自己球員看。他坦白說:「我並非記錄比賽時間。比賽中止造成的補時很難算清楚,所以無法準確估計比賽結束的時間。關鍵是這樣做會給對方球隊造成影響,並不會給曼聯球員造成影響,這才是重點。對手球員看到我指着手錶打手勢就會感到緊張,他們立刻會想到要增加10分鐘的補時。所有人都知道曼聯擅長在比賽末段入球,當對手看到我指着自己的手錶,會認為他們必須在補時和我們對抗,而補時對他們來說,就像是無了期般。他們會感到自己被圍攻,亦知道我們從不放棄,知道我們擅長在後段的比賽創造奇蹟。」「費格遜時間」這種文化,無形中影響着對手,為自己球隊帶來好處。

雖然曼聯在補時的入球比例只有4.98%,但有很多經典入球出現,包括1993年主場對錫周三的英超聯賽,雙方在法定時間打和1︰1,球證決定補時7分鐘。後衞布魯斯(Steve Bruce)就在這段時間,用一記頭槌協助曼聯奠定勝局,亦為曼聯贏得該屆英超冠軍鋪下康莊大道。費格遜回家後再次重溫這場比賽,然後計算比賽中的停頓時間,結論是該場比賽應該要補12分鐘才對!

影響延伸至場外

要數經典,當然不得不提1999年的歐聯決賽對拜仁慕尼黑,法定時間曼聯落後0︰1,當時歐洲足協的職員已經把代表拜仁慕尼黑的絲帶綁在歐聯獎盃上。不過補時的3分鐘卻把局面扭轉,兩名後備球員舒靈咸(Teddy Sheringham)和蘇斯克查的入球把曼聯帶上「歐洲之巔」,為費格遜贏得首個歐聯冠軍。

在費格遜執教曼聯的最後一個球季,曼聯在所有賽事中共錄得12場反敗為勝的紀錄,正是這種精神為曼聯贏得第20個聯賽錦標,也是費格遜最後一個冠軍。

「費格遜時間」的影響不單是在場上,在場外也有故事。就在費格遜宣布退休的一天,英國著名烤雞店Nando's決定當晚在曼徹斯特市的所有門店延長營業5分鐘,以表示對費格遜的致敬,可見「費格遜時間」在場裏場外的影響。

(轉載自《信報》專欄 <神級管理術> 2021年7月5日)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