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格遜與副手傑特

Fergie Time 於 10/1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每當回顧費格遜在曼聯生涯的時候,總會跳出費格遜在1993年時主場反勝錫周三2:1後激情慶祝的畫面,而當時跟他一起衝入球場的,還有副手傑特(Brian Kidd)。

傑特是曼聯的名宿,在1968年歐冠決賽在自己19歲生日那一天為曼聯在加時射入一球擊敗賓菲加4:1為曼聯首次贏得歐冠冠軍。費格遜來到曼聯之後,為加強青訓發展,在1988年委任傑特為青訓主管,代表作是在曼城手上把傑斯搶過來。

當原本的副手諾斯(Archie Knox)在1991年離開曼聯重回蘇格蘭發展後,費格遜正在尋找副手之際,曼聯名宿史泰奧斯(Nobby Stiles)就向他推薦傑特,結果費格遜接納了他的建議。本來傑特想專心在青訓工作上,但經過費格遜多番游説最終接受任命,成爲奧脫福的2號人物,讓自己和費格遜攜手打造曼聯第一代皇朝。最後兩人以正副領隊的關係合作有7年多之久。

傑特成爲副手之後,主動地去到不同球會去交流訓練心得,然後將一些新的訓練内容帶到曼聯的訓練場 The Cliff。亦因如此,費格遜就放心將訓練完全交給傑特,讓傑特有更多時間和球員相處和溝通,所以他在曼聯球員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高爾記得,當他在1997年斷腳休養時,沒有人比傑特向他提供更多的幫助和照料,渡過養傷康復的這段時間,而且傑特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每當高爾有甚麼不順心的事情都會先找他溝通。

另外,當費格遜扮演壞人的時候,傑特就會配合扮作好人,當球員被費格遜駡個死血淋頭後,傑特就負責安撫球員,提出可以肯定的地方。傑特和費格遜的互補正是穩定曼聯更衣室的一股重要力量。

雖然費格遜和傑特一起工作超過10年的時間,而球員對傑特也有很高的評價,但後來費格遜和傑特的關係就走向一般。費格遜在自傳中對傑特的評價是最苛刻的,其中特別提到幾個傑特和自己南轅北轍的決定。

首先,1995年夏天費格遜決定力排眾議要出售中場主將因斯(Paul Ince),當他和太太 Cathy 在美國渡假時收到愛華士的電話,說傑特並不同意出售因斯。費格遜很驚訝,因為傑特從來沒有向自己透露這個想法。

到1998年夏天,曼聯需要收購一名前鋒,當收購荷蘭前鋒古華特(Patrick Kluivert)失敗後,費格遜就把目標對準轉約基(Dwight Yorke),並叫愛華士去斟介。但傑特另有想法,反而建議愛華士收購韋斯咸的赫臣(John Hartson)。同樣傑特並沒有直接向費格遜提出自己的想法,同樣費格遜是在自己在法國度假時和愛華士的電話會談中才得知這事。不過更令費格遜驚訝的還未出現。因為之後愛華士向他說:「我覺得你應該好好和傑特溝通,你們兩者之間好像出了問題,傑特想加盟愛華頓,你知道嗎?」對此費格遜當然毫不知情。

兩人後來作了一次坦承的溝通,傑特提出自己的觀點,認為約基並不是一個好的盤球手,他亦坦承道出自己確實收到愛華頓的邀請。原來愛華頓提出三倍人工邀請傑特。為挽留傑特,費格遜決定向董事局提出改善他的待遇,最終愛華頓邀請了蘇格蘭人和達史密夫(Walter Smith)為領隊。

不過這次的挽留只能將這段關係維持半年的時間。1998年12月,布力般流浪辭退鶴臣(Roy Hodgson),並向傑特拋出橄欖枝。他決定接受這個挑戰,向費格遜提出請辭。費格遜當時很驚訝,因爲傑特後來沒有再向他提及有出任領隊的想法,而自己亦剛剛在球季開始時為他爭取改善待遇,因此他從沒有想過傑特會在這個時候離開自己。

原本傑特在布力般流浪有個好開始,自己贏得1998年12月的當月最佳領隊,可惜好景不常,在英超護級,當屆就要降班英甲,同時間看著曼聯奪得「三冠王」。更不堪的是,布力般流浪在降落英甲之後就一直排在榜下游的位置,結果傑特在1999年11月就被炒掉,結束自己不夠一年的領隊生涯,自此也再沒有再擔任過領隊,只是重回老本行從事青訓和助教的工作直到現在。

傑特和費格遜除了在工作上分道揚鑣之外,兩人的關係也不能回到以前,甚至到互不瞅睬的地步。

1999年夏天,費格遜自傳《Managing My Life》出版,令人驚訝的是,自傳裡費格遜對傑特有極苛刻的批評,例如費格遜形容傑特的性格複雜缺乏安全感。費格遜也不看好傑特接手布力般流浪領隊一職的決定,因爲他覺得傑特並不是一個能夠作出困難決定的人,所以他只適合做副手而不是領隊之才。究竟費格遜對傑特的批評的出自真心,還是希望藉著傑特來製造話題從而提高自傳的銷量,這個外人不得而知。不過對一個和自己共事有10年時間的舊部作出這麼尖酸的評價,只顯得費格遜的無情,特別是在曼聯球員心目中,傑特還是有深厚的感情和一定地位的。

據後來一起和傑特轉會布力般流浪的物理治療師費爾(Dave Fevre)私下說,傑特對於費格遜的批評感到很詫異和傷心,好像抹煞自己一切在曼聯的功勞。他甚至認為,正是費格遜對自己的評價,影響了布力般流浪版主獲加(Jack Walker)對自己的觀感,導致自己在不久之後被辭退領隊職務,結束不夠一年的領隊生涯。

後來傑特得到奧拉利(David O’Leary)的邀請加盟列斯聯負責青訓部分。有次曼聯作客列斯聯,賽後奧拉利邀請費格遜喝杯紅酒時剛好傑特也在,但他和費格遜互不對望也不說話,所以奧拉利就形容當時的氣氛是極度尷尬的。

今日費格遜和傑特成爲陌路人,兩人一同為曼聯勝利振臂高呼的情景,就只能留在回憶裏重現。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