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斯克查和曼聯前軍醫的一場誤會

Fergie Time 於 31/0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上星期提到,曼聯前軍醫費夫爾(David Fevre)有關雙紅會的種種回憶。其實費夫爾在效力曼聯5年間的回憶何只限於雙紅會。The Athletic 在上年有一篇關於費夫爾的訪問,提到他在曼聯期間和一眾球星的點點滴滴,包括和現任領隊蘇斯克查的一場誤會,很值得和大家分享。

當費夫爾在1994年夏天來到曼聯的時候,中場因斯(Paul Ince)率先向他打招呼並下個馬威,介紹自己為球隊更衣室的「總督」(Governor),但費夫爾也不甘示弱,回應因斯說:「如果你是更衣室的總督,那麼我就是醫療室的總督!」費夫爾之所以那麼強硬,因為他知道需要建立自己的權威,讓球員們可以更聽從自己的專業意見,方便自己日後的工作。確實費夫爾和因斯在日後惺惺相惜,兩人的關係也不錯。

其實作為軍醫,費夫爾的工作並不限於球場,訓練場和更衣室,他也要處理球員們的日常生活,檢查可能影響他們表現的各方各面。記得傑斯初出道時常常受到大腿筋腱傷患的影響,費夫爾來到曼聯後,也要為傑斯找出原因並提供建議。原來傑斯在23歲前,身體的骨架還未完全定形,因此他要等到24歲之後才少了受大腿筋傷患的困擾。除此之外,費夫爾也檢查傑斯每天駕駛的座駕,為他調教好座椅的高度和前後,讓傑斯可以更舒服地開車,以免雙腳因爲操作汽車而受到額外的壓力。費夫爾這麼關注細節,是因為他知道球員每天要開90分鐘甚至兩小時的車來回訓練場,因此令球員正確地開車對他們的訓練和比賽是大有幫助的。

除了開車,睡眠也是球員生活重要的一部分。為了令球員有更好的休息,費夫爾在曼聯作客的時候帶上可充氣的床褥和枕頭,因為酒店提供的設備未必適合曼聯球員的特別需要。其中史高斯自少患有哮喘,因此費夫爾怕酒店本身的床褥和枕頭會令他產生過敏反應,所以每次作客都要為他帶備特別的床褥和3個枕頭。另外美爾(David May)和貝治(Henning Berg)也需要特別的床褥,費夫爾都要特別為他們到處張羅。可想而知,每次曼聯作客比賽,費夫爾和負責裝備的摩根(Albert Morgan)都要準備大包細包的行李,為的都是讓球員得到更好的休息,爭取在球場上有更好的表現。

曼聯現任領隊蘇斯克查,在1996年加盟曼聯之後,第一個遇到的曼聯職員就正是費夫爾。當年夏天,蘇斯克查來到曼徹斯特之後,曼聯為他安排入住米特蘭酒店(Midland Hotel),而費格遜就臨時安排費夫爾去接他。當時上網並不流行,因此費夫爾只知道這名挪威人叫 Ole。當他到酒店之後就告訴接待員,請他們通知蘇斯克查。結果他坐在大堂等了20分鐘沒有消息,再等20分鐘也見不到目標人物的蹤影。後來他發現大堂的梳發的另外一邊一直坐著一名年輕人,外表上好像一名大男孩,所以認為他可能是酒店住客的兒子,但後來這名年輕人上前和自己打招呼,介紹自己正是 Ole,費夫爾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這名眼前的新球員確實長得太後生,看上去一點都不像23歲。結果蘇斯克查的娃娃臉,就令到自己和費夫爾一同在酒店呆等了一個鐘而未能相認。

由於前曼聯助教傑特(Brian Kidd)在1998年12月離開曼聯到布力般流浪執教,他也有邀請費夫爾一同前往。費夫爾考慮到布力般離自己的屋企更近,方便自己照顧年幼而患上糖尿病的兒子,因此他決定球季結束就離開曼聯,並會在歐聯決賽之後知會球會和費格遜自己的決定。到曼聯在巴塞羅那決賽之夜,曼聯反勝拜仁奪得冠軍。賽會安排了25個冠軍獎牌給曼聯,費格遜決定費夫爾成為第25位獲得獎牌的職球員,而負責裝備的摩根卻落選,這令費夫爾感到非常尷尬,因為他知道自己即將離開曼聯,但自己又不能在那個時刻告訴費格遜。他只能將這件事告訴同樣準備離隊的舒米高,舒米高知道之後就叫費夫爾不用擔心,二話不說就將自己手上的勞力士手錶送給摩根。舒米高這一舉動,總算令費夫爾心裏好過一點。

到自己離開曼聯加盟布力般之後,費夫爾在新球會訓練場上班的第一天就遇到傑特的助教,前曼聯球員麥佳亞(Brian McClair)。他告訴費夫爾,接待處剛剛幫他收下了一大箱東西。原來這箱是堅尼和太太送來的禮物,包括一系列的水晶酒杯,以答謝他在曼聯時對自己的照顧,讓他在1997年傷到膝部韌帶後可以從新回到球場,並能重拾昔日的狀態。費夫爾非常感動,並認為這是堅尼不為人知的一面。

參考資料:<The details man who helped Ferguson, Giggs, Solskjaer and co. reach immortality> The Athletic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