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聯前軍醫的雙紅會回憶

Fergie Time 於 24/0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今晚英格蘭足總盃再有「雙紅會」,曼聯將坐鎮奧脫福迎戰利物浦。上週英超聯賽「兩紅」對決緊張而不精彩,缺少了以往「國家打比」的氣氛,最後兩隊只打成0:0平手,未有留下太多經典的場面。

兩隊昔日的火花,並不限於球場上。每次「雙紅會」的張力會延伸到場邊甚至場外。最近「The Althetic」就做了一個曼聯和利物浦之間的恩恩怨怨的回顧,除了訪問前球員和領隊,更有前曼聯軍醫費夫爾(David Fevre)的分享,幾次作客利物浦的經歷都令他記憶猶新,值得和大家分享箇中的小故事。

首先介紹一下費夫爾的背景。他在1994年6月加盟曼聯,之前是聖海倫斯醫院(St. Helens Hospital)工作,也有為韋根區欖球聯賽服務。有一次曼聯助教傑特(Brian Kidd)帶一名年青球員莊臣(David Johnson)到醫院進行治療,由費夫爾主理。當時莊臣膝部韌帶受傷,但球隊希望他可以在下一場比賽上陣,所以傑特帶他去見費夫爾。費夫爾一看,就認定莊臣的傷勢還未完全康復,並不適合比賽。這次是費夫爾第一次和曼聯結緣。

1994年曼聯奪得球隊首次雙冠王之後,軍醫麥佳格(Jim McGregor)離隊,傑特因此想起費夫爾,邀請他加盟。當他來到和費格遜見面20分鐘之後,以為自己是來面試應徵,需要等進一步的消息。但想不到曼聯馬上向他提出聘書。

雖然首次和費格遜見面很愉快,但費夫爾很快就見識到費格遜的「風筒」待遇。1995年3月,曼聯作客晏菲路球場以0:2不敵利物浦,衛冕聯賽冠軍的前景大受打擊。那場比賽曼聯在半場落後0:1,中場休息時費格遜在更衣室大發雷霆,當時費夫爾正在為沙柏(Lee Sharpe)治療,但激動的費格遜將一樽水不經意地擲向費夫爾的一邊,結果水樽破裂而水就彈向費夫爾的面部,但他不敢發聲,只是低著頭繼續為沙柏治療。這次經歷讓費夫爾感受到雙紅會的意義和張力。

雖然只是軍醫,但費夫爾也親身經歷過利物浦球迷的敵意。另一次作客晏菲路的比賽,費夫爾在賽事中出場為球員治療,之後經場邊返回後備席,途中利物浦的球迷並無放過這位曼聯的軍醫,向他破口大罵洩憤。由於費夫爾是光頭的緣故,有位利物浦球迷就向他大叫:「喂,你個光頭係咪用黎比直升機降落架?」尷尬的費夫爾只能苦笑示意。

雙紅會對曼聯的意義,亦深深種植在球員的意識裏。每次作客利物浦,費夫爾除了治療傷患外也有特別的任務,就是在隊巴前往晏菲路的途中陪舒米高玩啤牌讓他冷靜下來。有一次當隊巴到達晏菲路時,有班利物浦的球迷已經在「恭候」曼聯球員。這時候舒米高放下手上的啤牌,取出一疊約有20張的10元紙幣向利迷揮動,被煽動的利迷當然毫不客氣,拿起雜物擲向曼聯的隊巴反擊。

第二年作客晏菲路的時候,費夫爾一早就勸喻舒米高不要在途中再做傻事。不過雙紅會的敵對氣氛令舒米高實在忍不住。當大軍到達晏菲路時球員陸續步出大巴,舒米高再次取出一疊銀紙向利物浦球迷揮動,這次利迷卻有備而來,同樣取出一疊厚10倍的銀紙向舒米高揮動。好彩舒米高並沒有被激怒,反而向那名球迷擊掌示意。費夫爾估計,該疊銀紙應該有1千英鎊之多。

費夫爾在1999年和曼聯一起奪得三冠王之後,就跟隨傑特加盟布力般流浪。結束自己5年的紅魔生涯。雖然傑特在1999年11月被布力般辭退,同時間費格遜也有邀請費夫爾回巢,但費夫爾卻選擇留下來完成自己和布力般的三年合約。

參考資料:“Liverpool and Manchester United: The rivalry, the history, the stories” The Althetic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曼聯  費格遜  利物浦  雙紅會  奧脫福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