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斯狂奔半場2分鐘造2球 慘遭撞飛血染球場+美斯對陣尼日利亞個人精華

南亞之行,美斯受到了當地安全部門無微不至的照顧,不但賽前被西班牙媒體戲稱為“被綁架在酒店裡”,而且比賽現場也有多達2500名警力荷槍實彈嚴陣以待。而在比賽中,尼日利亞球員也對美斯非常“照顧”。
最令人揪心的一幕發生在第21分鐘,美斯中場附近拿球準備轉身,這時對方五大三粗的奧孔科快速插上,其肩部對陣美斯的面門便是一陣猛撞。美斯頓時捂臉倒地並不斷痛苦轉身,醫療小組迅速上場給美斯嘴角附近貼上止血膠布,如此情景持續了近2分鐘,而後美斯在場邊繼續接受治療。央視解說員調侃道,“保安中最好別有太多美斯鐵杆的球迷了,要不看到美斯這樣被侵犯,他們可不幹了。”
事實上第30分鐘,剛剛為隊友創造兩次進球機會的美斯就再度被侵犯,彼時他護球被奧賓納惡意絆倒,裁判對其果斷出示黃牌。美斯賽後說道:“他們不僅僅只是撞我一下那麼簡單,而且還踢了我好幾腳,不過他們的動作還談不上骯髒。我是來球場踢球的,並不希望挨踢。”
 
南非世界盃5場比賽,美斯沒有進球;美洲杯4場比賽,他依舊忍受著球荒;回到歐洲後,美斯身披巴塞戰袍竟在4場比賽打入6球;不過此番前往亞洲,美斯2場國家隊比賽的進球數又回歸為零。似乎美斯只有在歐洲才能找到自己的進球感覺,但從與尼日利亞的這場比賽看出,無論在世界的任何角落,他都能表現出自己超群絕倫的實力。

又一個90分鐘過後,美斯的球荒已經提高到617分鐘,自從美洲杯前對陣阿爾巴尼亞第43分鐘進球之後,他已經連續6場比賽未能在國家隊破門,但正如他自己所說:“我在巴塞可以以任何方式破門,但在阿根廷我竭盡全力都無法進球,也許這是我內心不夠平靜的緣故。”除了內心的煩躁,這也的確與他的運氣有關,譬如本場比賽,對方門將阿耶努格巴不但奮力撲出了美斯連過3人後的射門,而且還在上半場補時階段撲出了美斯直奔死角的遠射。
此番南亞之行,對美斯而言有不同尋常的意義,因為他首次被國家隊主帥任命為球隊的第一隊長。“跳蚤”自己也表現得非常興奮:“我一直都夢想有朝一日能成為阿根廷隊的隊長,戴上袖標的那一刻,我感覺所有的血液都湧上大腦,那是其他任何事都無法比擬的感覺。”臂纏隊長袖標首場比賽,美斯就助攻奧達文迪破門,幫助阿根廷1-0取勝委內瑞拉。本場比賽對陣尼日利亞,他則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奧萊報》賽後說道:“美斯又一次與進球失之交臂,但是他極大改善了球隊的進攻。他在美洲盃上未能進球,並且還在失利後流淚,不過這場比賽顯現出:美斯又回來了!”看到美斯如此精彩的演出,現場球迷自然大呼過癮。要知道,本場比賽的最低門票為100美元,一位25歲的年輕人對媒體說道:“這真是個奢侈的價位,他們根本不想讓真正的球迷去看美斯的比賽,我每個月的工資才108美元,我怎麼可能承受這樣的價格?”據媒體報導,孟加拉人民的平均月薪為50美元。由此可見,美斯在孟加拉的號召力有多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