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地戰中的Dynamic與阿仙奴》

紙上談兵工廠 於 04/0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低位防守(或者叫泊大巴)在現代足球已不是甚麼罕見戰術,對於處於下風的球隊,可以壓縮敵方進攻空間,容易做成進攻方的失誤,取回控球權後展開防守反擊。加上不少球隊調整防守細節,如兩翼走到後場防守、高大前鋒走到禁區爭奪高空球,還有現今能以一己之力摧毀防線的進攻球員已買少見少,故此領隊調教球隊進攻、破解密集防守的難度則更大,亦見不少豪門在進攻端和取得入得感到吃力,特別見到進攻節奏非常緩慢,無法製造接下來談及的Dynamic。

何謂Dynamic呢,筆者在撰文時嘗試找出其定義亦無結果。其實簡單來說,就如某香港女歌手的名字一樣,進攻時需要Get Everyone Moving,其關鍵是迫使防守球員走動,因陣地戰的防守是以區域聯防作為底子,則每名球員會有一個專屬的防守範圍,如有辦法令守衛離開他們原定的岡位,就會造成防守失位,使防守球員之間的分工變得混亂。當然進攻球員也需要走動,才能做到配合,但前提是場上球員也需要清晰分工、在合適時候跑位來牽引對手為隊友製造空間/在心臟地帶接球/入楔埋門。

製造Dynamic的主要途徑
1) 帶球突破
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一對一過人,試幻想防守方處於人盯人的狀態,守衛被突破後,即時形成進攻人數比防守人數多的狀態,而且持球球員在身前無人緊貼時,就可以引球推進,將球送到心臟地帶並起腳,或是其他守衛需要進行補防下「被迫要移動」,為阻止持球者突破後起腳或推進,離開原先的防守範圍或目標,故此突破對手的防守亦會為隊友製造空擋。而當後場防守受到球員成功突破的影響,球員之間的聯繫沒有最初般緊密,就易被進攻方找到空擋入楔,亦引來進攻球員的跑位。

2) 無球走位
要知道維持控球及減低敵方反擊的威脅是有多重要,而嘗試帶球突破對球員的技術要求相當高,更甚是其風險大,萬一被截下球後被對手打反擊,隨時輕易失球,故除非球員能力上有壓倒性差距,否則如只依靠球員突破製造Dynamic,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其實與帶球突破相似,無球走位的目的之一都是「迫使防守球員移動」,看戰術圖一,古亞達度向後走試圖接球,對方左閘企圖迫近,不放空古亞達度。中場麥堅尼留意到左閘壓前後(戰術圖二),露出身後的空間,並向著其方向前插,這一走動逼使中堅球會跟上麥堅尼,否則後者就能接球後在Final Third內發動攻勢;此時兩名中堅的距離太遠(戰術圖二),故此戴巴拿及後的前插就無人阻止,最終該10號球員在禁區內起腳並取得入球。在這攻勢中,幾個球員尤其是麥堅尼的走動,造成防守球員主動出擊,因離開現定企位而暴露防守缺口。

戰術圖一:戰術圖二:
戰術圖三:
參考球壇的事例,部分球隊利用個別球員的跑位積極性,成功改善進攻問題,例如皇馬在夏薩特狀態不如前、經常受傷下,其他翼鋒又未能擔起大旗,加上其他問題,使皇馬進攻表現不如以往般流暢及具效率,今季華斯基斯不再受傷患影響,得到更多上場機會時,此名能兼任右路多個位置的球員,藉住積極向前跑位,令隊友有更多傳球選擇,還有是他以團隊為先的做法,不會佔據太多持球時間,主動與隊友做配合,令賓斯馬、摩迪等星級球員有更多發揮空間,他的存在令皇馬的進攻配置較恰當。經常不惜氣力跑位來製造Dynamic的球員,還包括馬體會的馬高斯洛蘭迪、祖雲達斯的麥堅尼、曼聯的馬達,或者像列斯聯的幾名中後場球員,瘋狂地後上跑位,使防守方要全神貫注地所有球員的走動。

阿仙奴的進攻問題
缺乏Dynamic是阿仙奴的進攻死症,多場比賽中的進攻節奏非常緩慢,對方後防線大多時間可以守好自己的岡位,等待進攻球員犯錯,或者因輕易預計到槍手的下一步,而成功破壞攻勢。
隊內突破能力最強的比比和韋利安,都未能發揮到這個功能,特別是前者現時跟上季尾足總盃時的狀態落差較大,被對手看穿推大位進攻的傾向,影響他突破成功的次數,而今季現時為止,阿仙奴球員的突破成功次數為108次,排名英超倒數第3。當然,陣中有以上兩名富有侵略性的翼鋒,不能完全將所有責任推到他們身上,其實其他隊友的無球走動如能造成威脅,使對手需分神防守其他球員,或企位上移動,就可為持球球員製造空間,更有利他利用個人能力進攻。
綜觀阿仙奴,除了球員走動略欠機動性,球隊不太懂得善用中路,發動攻勢及製造空間,韋利安/韋諾克/拿卡不能成為稱職的發電機是主因之一。既然能力和表現有不足,只有將勤補拙,雖然馬天利尼的復出、路維開始受器重,加上薩卡所組成的「年青三人組」上場時,以上問題有改善的跡象,但除此之外,跑位積極的尼爾斯和尼爾遜亦值得有更多的上場機會,尤其是右閘比爾連近來狀態較為低迷,尼爾斯是有力挑戰其正選位置。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